《红色的年代》
第1046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圣胡安国际机场原来只有一条八十年代铺设的跑道,早已年久失修,不能起降大型喷气式客机,中国工程队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翻修跑道,先整理出一条能用的备用跑道,然后修建国际标准的机场跑道,中国人的效率就是高,现在新跑道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了。
  从飞机上看下去,机场上停着好些飞机,候机楼搭着脚手架,也在翻修之中,停车场上有很多汽车,高规格的沥青跑道在阳光下显得无比整洁,从圣胡安机场来看,西萨达摩亚已经隐隐有了些非洲发达国家的影子。
  塔台控制中心的指挥人员以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指挥飞机降落,缓缓停稳之后,大家下了飞机,看到不远处有一架运输机正在卸货,穿红色搬运工作服的黑人从飞机上搬下许多大箱子,箱子上印着意大利文,还有大批用热缩塑料包裹着的法国矿泉水和德国啤酒。
  众人走向海关,因为他们是国王的贵宾,所以可以免检通过,海关工作人员穿着整洁的白制服,微笑着为他们服务,但那些从中国来的普通旅客就没那么幸运了,海关人员打开他们的箱子乱翻一气,不断刁难,不过有些机灵的旅客递上一盒清凉油或者五元十元的人民币,海关人员也就喜笑颜开的放行了。
  “我靠,公然索贿,就没人管他们么?”贝小帅怒道。
  “想一夜成为发达国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胡清凇说。
  东门吹牛的新书《神医柳下惠》不错,能看到让我笑的书,还真没几本,真tm的恶搞。
  候机大楼是中国建筑公司承接的装修任务,内部装潢的富丽堂皇,和浦东机场简直有得一拼,透过玻璃幕墙可以看到外面的脚手架上,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籍工人正在辛勤的劳作着。
  出了候机楼,非洲的阳光热辣无比,白花花的太阳当头照,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从口袋里摸墨镜,一辆旅行车驶到近前,车上下来一个男子,热情的招呼道:“胡先生,欢迎来到西非。”
  来者是码头承建单位的项目经理刘宇航,这个项目能中标全靠胡清凇从中运作,所以听说胡清凇要飞过来,提前一小时就在机场外面等着了,当他看到站在胡清凇背后的刘子光时,更加激动了:“刘总,您也来了。”
  刘子光的威名,西萨达摩亚人民那是如雷贯耳,刘宇航在当地耳濡目染,更加对他钦佩有加,招呼大家上了这辆涂有建筑公司名称的宇通客车,车里冷气十足,众人找了位子坐下,司机一踩油门,沿着崭新而宽阔的柏油路向圣胡安市区驶去。
  中国工程队的效率就是高,上次来时还在修路,现在已经变成坦途了,黑色的柏油路上涂着黄色和白色的导向箭头,路边竖着巨大的指示牌,如果不是道路两边的无尽原始莽林,居然会让人生出一种身在发达国家的感觉。
  机场到市区的道路很通畅,路上也没有多少车辆,很快进入市区,圣胡安的大街上热闹非常,到处都是巨幅的海报和标语,刘子光指着一幅海报上笑容可掬的混血男子说:“他不是前驻华大使何塞么?”
  刘宇航介绍道:“人家现在可不是外交官了,成立了自由**党,要推进**化进程,进行全民公投选出新的内阁来代替以前的临时内阁。”
  刘子光问:“那马丁首相怎么应对?”
  “还能怎么着,马丁首相也怕国际舆论啊,所以现在两方面大张旗鼓的要打选战呢,拉票,打击对手,无所不用其极啊。”
  “那么谁占据上风呢?”
  “这个也难说,首相手里有权,有兵,何塞也不简单,圣胡安的上流社会都为他马首是瞻,据说他背后还有外国支持,所以马丁也不敢玩硬的,现在就看大选的结果了。”
  胡清凇讥讽道:“半个国家都在原始状态下的王国,政客们居然都是孟德斯鸠的门徒,真不知道是祸还是福。”

  刘宇航问:“胡先生有什么看法?”
  胡清凇说:“西萨达摩亚根本没有**的土壤,此前一直是元老会和国王轮换制,所谓议员都是德高望重的部落长老组成,虽然体制落后,但相对稳定,战乱之后兴起的知识分子阶层不甘心政权旁落,企图用**的手段获得这个国家的主导权,而依靠枪杆子起家的马丁首相势必不甘心将大权拱手相让,再加上这个国家丰富的铁矿资源和延续上百年的民族仇恨,简直就是一个大型的火药库,所谓选举就是个导火索,不管哪一方上台都会导致**。”

  刘宇航笑笑没说什么,胡清凇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了,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还有另外一些因素他没有考虑进去,原先西萨达摩亚只是一个贫瘠的西非弹丸小国,发生什么都不会被人关注,现在已经是西非的明星国家,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在这里投资数百亿美元,又岂能容忍**存在。
  汽车来到圣胡安大饭店,这里又恢复了殖民地时期的繁荣与豪华,穿着整洁制服的黑人侍者彬彬有礼的帮客人把行李提了进去,当刘子光在前台出示了自己的护照后,立刻引起一阵骚动,大群的黑人侍者跑过来,拿着廉价的中国产手机要求和他合影。
  饭店大堂里充斥着大批来自中国的工程建设者和商务人员,也有部分欧美人士,他们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被侍者包围着的刘子光,不过在非洲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半分钟后这些人的注意力就转到别处去了。
  前台服务员拿出一个黑色塑胶箱子放在柜台上对刘子光说:“先生,这是您存放在这里的东西。”

  “谢谢。”刘子光刚要伸手去拿箱子,早被一个侍者抢了过去,一群人前呼后拥的跟着刘子光上了电梯,胡清凇他们依然可怜巴巴的站在前台等着办理入住手续。
  圣胡安大饭店一直以来都为刘子光保留着一套豪华房间,楼层和朝向都是最佳的,窗外就是蔚蓝的大海,刘子光把箱子放在床上打开,里面是两把glock18全自动手枪,以及配套的大容量弹匣,他现在已经不是红星公司的总经理了,在西萨达摩亚这种地方,身上没枪可不行。
  准备好枪械,刘子光换了热带地区的服装,和胡清凇他们一起下楼,搭乘刘宇航提供的客车先去王宫拜访小国王去了。
  从大饭店到王宫的道路更加拥堵,不时可以见到游行的人群和演讲的高台,西装革履的竞选者站在台上拿着电喇叭咆哮着,台下观众不时发出欢呼,载歌载舞。
  好不容易来到王宫门口,卫队已经接到通报,开门将客车放了进来,在觐见国王陛下之前,所有的人都要经过安检,身上不许携带武器,就连两寸长的水果刀也不允许,但是卫队却对刘子光身上那两把威力巨大的自动手枪视若无物。

  “为什么你可以带枪,我们连指甲钳都不能带?”胡清凇明知故问道。
  刘子光笑笑:“这叫剑履上殿,咱有这资格,你们羡慕不来的。”
  日期:2018-11-30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