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9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不好接这茬往下说,只是笑道:“到哪儿不都是干工作嘛。林先生说起来,还是我的救星哪。”他要林水岳引一帮外商来,不能不说好听的。
  林水岳听到马文生说的真诚,也笑了,问道:“那你今晚的宴请,应该是私人答谢的性质了?”他知道马文生没事不会找他,故意开了个玩笑。
  马文生一一替林水岳引见了自己这边的人。然后才向胡明星戚雨婷他们介绍林水岳。
  林水岳笑眯眯地看着马文生,他知道马文生在工业园区管委会当主任,今晚的宴请显然就是与工业园区有关了。
  “池市长一会儿也来,林先生,”马文生微笑着,亲自给林水岳沏了杯茶。
  马文生当然看得出池薇和林水岳关系非同一般。

  林水岳点点头,跟着他问起了马文生今晚的主题是什么。“市长还没到,你先介绍介绍一下,让我心里也有个底嘛。”
  马文生见到林水岳直奔主题而来,也不回避,反正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于是他声音清晰地说道:“林先生的乐天公司,已经在朗中铺开了,我想,林先生总不能厚此薄彼,对我们大朗市发展视若不见吧?我们完全可以加强合作。这种合作完全可以拓宽范围和渠道,林先生在那边认识的公司和企业,也可以给我们工业园区引荐引荐啊。”
  林水岳听了这话,想了想,用着赞许的目光看着马文生,“马主任,说实话,我们公司一直有个想法,想做动漫产业,但那个产业能不能放在工业园区,这个有待考证。初步来看,还是不太适合的。因为工业园区以实体为主,至于引荐企业,也不是不行。但需要你拿出真正的能打动企业的政策来,光靠我们之间的私人情谊,我去游说,估计很难。企业家是要利润的,他在别的地方能挣到钱,为什么一定要到大朗市来?大朗现在的人口也不过二百万人,加上郊县,总数也不过六百万。八百万人口,富余的劳动力是多少?他们能接受的工资底线是多少,这些,你都要进行测算。”

  林水岳的话,让马文生一行人陷入了思索。
  马文生正要说话,池薇的秘书小贾打了个电话过来,说市长现在正在参加常委会,估计要迟一点才能过来。马文生忙把小贾的话告诉了林水岳。
  “好,我们可以等,”林水岳答道。
  小贾却说市长让他们不用等她了,散会后,她会过来敬林水岳一杯茶。
  于是这边便开了席,林水岳告诉马文生,说他本周末要回去,取道香港那边,马文生可以和他一道同行,“南边的沿海城市有个企业家联谊会,港台方面都企业参会,你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林水岳建议道。
  马文生满口答应了,他看了一眼胡明星。
  胡明星立即明白了马文生的意图,这趟差,是他和马文生同行了。
  池薇来时,已是晚上九点了。
  赵青璇事先在五楼上的酒吧里安排了一个包间,池薇向林水岳敬了杯茶,又聊了几句,听说马文生准备和林水岳一道去南边沿海城市,她点头道:“让招商局的同志和你们一道,在外面也有个照应。文生同志,要有力挽狂澜的魄力。市委市政府可是看着你的。”
  她这话说得含蓄,其实内里并不简单。马文生琢磨着她的话,想到了刘之介。他觉得,池薇的话和刘之介的事之间应该有联系。但具体是什么样的联系,他不得而知。
  池薇略略坐了一会儿,便嘱咐马文生好好陪一下林水岳先生,自己便匆匆离开了。今晚的常委会开得气氛很压抑,陆子强不点名地批评了她,说她的行为有欠妥当,
  “团结是是重要的,一个班子议事时可以有不同的声音,但就某个具体问题,是必须要维护市委的权威的。”陆子强虽然前半部分谈的是学习方面问题,可意指何方,却是众人心知肚明的。
  跟着陆子强谈的是当前学习任务的布置,着重讲三严实的实践问题,他说了很多,却只字不提刘之介和工业园区的事。弄得市委常委们心里很是疑惑,但池薇感觉陆子强必有凌厉的后招。
  她对他的后招也有充分的准备,权力这个东西,是上台者必须牢牢抓在手里的。一旦失去了权力,不但失去了利益,也失去了话语权。
  池薇任代市长几个月了,对市政府的工作却是一抹黑。这并不表示她不懂,而是陆子强掌控得太多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成了睁眼瞎。
  她试图拉近和陆子强的关系,甚至和他的女儿成了好朋友,都这些都无济于事。该抓的,他还是抓着。该放的,他也不放。
  是马文生替她把一个盖得严严实实的幕布拉开了一个角,而有了这个角,她就可以动手了。甚至她都不需要动手,因为她后面的势力自然会出手。
  说起来,还是马文生帮了她的大忙。但马文生会遭到打压吗?这个答案是无庸置疑的。陆子强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副县级干部公然挑战他的权威呢。
  池薇甚至想过马文生被免职后,她会把他安置在哪里。
  结果,一直到会议结束,陆子强也没提这些。他说完了话,最后强调道:“要大胆任用年轻干部,让他们尽快成长成熟起来。真正能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池薇听到这些,心头暗喜。这暗示着马文生逃过了一劫了。所以散会后,她赶到凤凰楼,也只逗留了一会儿,便回到自己的常委楼里,开始打起了电话。
  她有很多疑问,必须向自己后面的力量请教。
  马文生谢绝了林水岳去楼上消费的邀请,他把陆艳梅的约会牢牢地记在心里,同时还有一种不安。这种不安,他不知道究竟是来自哪里。
  马文生让胡明星陪着林水岳,他说自己要回去休息,便让周才能送他走了。

  戚雨婷和赵青璇也跟着离去。赵青璇昨晚和马文生一夜风流,今晚她自然不敢再约马文生。这样美好的滋味还是偷偷摸摸地进行好,被人发现了,就意味着家庭的破裂和自己被人议论。她没那个胆子。
  车到了农商行大楼前,马文生便下了车。周才能把那工行卡放马文生口袋里一插,也不提究竟有没有用钱。他要是知道马文生对这些细节问题从来不关心的话,肯定要说一声酒是买了,却是掏自己腰包买的。马主任的钱,他怎么能动呢。
  周才能驾着车回家,马文生却没有回到宿舍。他又打了一部出租车,直奔市中心而来。
  此时已是十点多钟,初夏夜的风和煦地吹着,路上颇多行人,然而出租车却是间隔许久才驶过一辆。这个城市距离繁华还很遥远。
  马文生下了车,走在路灯下。凄冷的光线将他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想着自己和陆艳梅在津县的种种往事,不由得心里一漾。跟着他又陷入忧伤之中。那时候他想的是如何脱离村干部身份,现在呢?他已经感觉到做事之难。
  一件一件的事都是利益千缠百结,牵一发而动全身。甚至他想过自己在工业园区所做的审计呀重新丈量呀什么请纪委参与啊,从为官的角度来讲全是错的。但他能不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