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51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能亮愣了愣,嗤了声:“破木头还谢个屁啊……”
  仿佛想到了什么,郑能亮追着金锋跑了两步大声喊叫:“喂,明天继续来啊,这里拆迁,东西好收的……”
  回到梧桐洋楼,曾家的保镖们乍见金锋推着个破三轮回来也是吓了一大跳。
  姑爷这是重操旧业了?
  这不科学撒!
  早已等候的卫恒卿呆呆的看着灰头土脸黑不溜秋的金锋也是半响没回过神来。
  董事长这是……鱼龙白服干起老本行了。
  忽然间卫恒卿想明白了什么,双腿顿时一个哆嗦,脸都白了。
  “董事长,海关总署的邹宏亮首长在等你。”
  金锋轻轻嗯了一声,瞥了卫恒卿一眼淡淡说道:“资料准备好。”

  卫恒卿面色顿变,吓得赶紧点头。
  跟随金锋多年,他可是太知道金锋的性格了。
  董事长这是要发飙的节奏。
  幸好,幸好自己早有准备,不然今天绝逼要完蛋。
  简单的洗漱下来,金锋在客厅跟邹宏亮见面。

  自打上次在特区海关挖坑埋了孔纬之后,这还是金锋与邹宏亮的第一次见面。
  邹宏亮大首长穿着相当随意,脚下也穿的是一双皮凉鞋。
  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着装,那就说明了一点。
  邹大首长……这是私事来的。
  当穿着背心短裤的金锋从楼下上来的时候,邹大首长正蹲在地上,好好的看着茶几上的一个木托盘。
  这个木托盘正是金锋刚刚捡的漏。
  金锋到来的时候邹宏亮还捧着这个木托盘看得正入神,嘴里喃喃自语的也不知道念着什么。

  冷不丁抬起头来,邹宏亮一下子站起身跟金佛握手。
  金锋随意的家装穿着也让邹宏亮对金锋多了几分的敬佩。
  既然是私事,那气氛也是极为融洽的。
  “邹哥认得这玩意?”
  非正式场合的一声邹哥让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千里,邹宏亮恋恋不舍的放下这个木托盘轻声说道。
  “这应该是明中晚期呈放圣旨的御托。”

  “看纹路应该是千年小叶紫檀的材料。”
  金锋微微一怔,偏头看着邹宏亮,露出一抹不小的惊讶:“邹哥也玩收藏?”
  邹宏亮说得没错。
  这个木托盘担子的的确确就是明代英宗时期的御托。
  只是这个御托却只有一半。
  在古代圣旨发放有着严苛的规定。除了呈放圣旨的御托之外,还有专门用来放置圣旨的宝箱。
  金锋在好人大哥郑能亮那只找到了御托而没有宝箱,虽说有些遗憾,但能意外得到这个圣旨御托已是天大的惊喜。
  这种玩意虽然冷生偏僻,但遗存下来的是却是太少,几乎就没有。
  这些年出过很多的圣旨,也出过很多装藏圣旨的宝箱,但呈放圣旨的御托却是凤毛麟角,根本就没听说过。
  这种生门冷门的东西邹宏亮竟然一口就道出了来历出处,让金锋也感到很是意外。
  人邹宏亮赶紧摆手摇头,冲着金锋解释起来。
  “我哪懂什么收藏?这东西……我们家原来有一套,康熙御赐。”
  金锋一听眼睛一亮,哦了一声,轻轻抬手。
  邹宏亮当下缓缓轻轻的说出一番话来。
  邹宏亮小的时候也在魔都长大,那些年家里条件虽然差但祖辈那辈人却是喜好收藏这一口。
  毕竟当年邹家也是书香门第,民国时期大爷爷还做过一省的教育督导员,二爷爷也是黄埔后期的毕业生。
  后来时代变迁,邹家没落,但家里边还存着不少的老物件。
  当年邹家就有一套完整康熙时候的圣旨、宝箱和御托,小时后邹宏亮还见过好几次。

  康熙前期时候,满清还延续着朱明王朝的一些老传统。在圣旨一块,除了盖的大印不一样,其他的圣旨材料、御托和宝箱材质规格都几乎差不离。
  也就是这个原因,邹宏亮才一口道出了这个御托的来历。
  那御托的底座上刻着翰林两个纂书字,就是明代时期做好的证明。
  “那你们家那套宝贝呢?”
  回答金锋的是邹宏亮一声叹息。

  九十年代初期那会,经济回暖一切大好,身处在魔都感受最为明显。
  那时候古玩热开始兴起,满大街都是铲地皮的不良贩子,邹家有一套的完整的圣旨的事早就传遍了各个铲地皮的耳朵里。
  当时国家对这类古代遗存并不在意,二来神州大地上遗存下来历朝历代的圣旨数量绝对不少,也就没怎么重视。
  邹宏亮那一年刚刚考上大学,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虽然那时候学费不贵一年也就几百块钱,但对于邹宏亮家里来说,这些钱就是笔天文数字。
  别说学费,就连最起码去天都城的火车票都买不起。
  在这种情况下,这套完整的圣旨家伙什也就保不住了。
  说完这些往事,邹宏亮也是满脸的心痛和悲伤。

  以前卖出去,现在,却是怎么也买不回来。而且,那套圣旨已经流落到海外成为了大收藏家们永不示人的珍宝。
  “所以,你就选择了海关?”
  邹宏亮重重点头:“不能再让那些国宝流散出去。”
  一个圣旨的御托把两个人的距离再次拉近。按照神州千百年来的老传统,闲扯了一会风花雪月之后,邹宏亮也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穿的是最随意的衣服,谈的也肯定是私事。
  这个私事,是镭于金锋工地的。
  没错。
  邹宏亮来找金锋……谈拆迁的事。
  邹大署长的老宅子就在拆迁的范围内。
  这事,有些太凑巧了啊。
  卫恒卿在被金锋叫到了跟前轻声询问,卫恒卿顿时露出一抹惆怅,硬着头皮低声说道。
  “邹……邹哥家的老辈那个片区的钉子户……最狠的钉子户。”
  “我亲自去找老人家谈的那天……老人家拎着一桶屎尿从我头上倒下来……”
  顿了顿,卫恒卿低着头说道:“我洗了一晚上都没洗掉……”
  这话当着金锋跟邹宏亮两个人的面说出来,那就是相当的尴尬了。
  金锋嘴角顿时狠狠的一抽,闭上了眼睛。
  邹宏亮一只拳头低着嘴巴鼻子咳咳咳的咳嗽着,另外一只手盖住自己的脸和额头,满屏的痛苦和愧疚。
  邹宏亮静静的给金锋说了一番话出来。那钉子户是自己的小姨,一辈子未婚。邹宏亮可以说就是他小姨一手拉扯大的。
  现如今的邹宏亮不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那权势显赫完全是没问题的。

  邹宏亮曾经无数次要把自己小姨接到天都城最享清福,老人家根本不去,也曾经无数次把小姨接到魔都最好的养老院,当天去了当天就回来了。
  日期:2019-01-0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