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5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板给个价,打包给你。”
  对方直直的看着那三轮车堆积得小山一般、都快冒过自己货车顶端的巨量破烂垃圾,木然的冲着金锋竖起了大拇指。
  “兄弟,你的绑扎技术,牛逼。”
  “比我当年都牛逼!”
  小山高的各种破烂一起打包卖给了糙汉子老板。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让金锋始料未及。

  “不好意思,我不用微信。”
  这句话顿时引来了糙汉子老板的严重鄙夷,指着金锋大声教训起来。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现金付账!?脑子秀逗了……这滚地龙的破地小偷多得很,偷不着就明抢,好些落单的同行都被抢过。”
  “现金不安全记住没有。呐呐呐……过来过来,我教你耍微信!”
  “真是乡巴佬。”
  糙汉子嘴巴虽然挺毒蛇,但心却是好的。
  劈头盖脑的教训了金锋一番,糙汉子还给金锋讲起了自己的过往来。
  “等着啊,我去拿现金给你。你自己上货。多给你二十。”
  糙汉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郑能亮,人如其名,大大咧咧却又充满了正能量。
  这里还真是郑能亮的地盘,他也是这里的住户,祖辈是当年从苏北逃难过来的渔民。
  1931年苏北大水灾,死亡七万多人,白天像火炉似的的闷热,积水里漂浮着人畜尸体,污秽垃圾发出阵阵恶臭。蚊蜢鼠蚁,翔集攀缘,与人争地。
  瘟疫蔓延,苦不堪言。
  那一年正是九一八事变,举国上下举步维艰,救灾迟缓也导致了大量的人口疯一般的往魔都逃亡。

  这些逃亡的难民到了魔都之后就在最边缘地方住了下来。
  白天出去讨生活,晚上就用一席单薄的芦席卷起来就当做睡觉的地方。
  这也叫滚地龙。
  后来条件好了一些了,就用芦席或茅草等作为材料搭成矮小简陋的草棚。这类草棚夏不能避暑热,冬无法御风寒,雨天潮湿又漏雨,但比起滚地龙却是好上了不少。
  那时候逃难过来的大部分都是赤贫如洗的社会最底层,在魔都只能做最简单的劳工和当地人不屑的低等职业。
  码头工人、黄包车夫、工厂工人、面粉厂搬运工等等繁重底层劳动力,在二、三十年代的魔都,黄包车夫十有八九是这种。
  就这样,一代一代的艰难的生存下来。
  郑能亮的家里算是运气比较好的一类,至少在这里还有自己的房子。只不过读书少,又没那好运气赶上拆迁暴富的年代,只好继承了父业做起了收破烂的行当。
  郑能亮去给金锋取钱,金锋慢悠悠的将一干破烂卸下来再装车,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脖子一探眼睛一瞄,顿时嘿了声。
  上了货箱里边,手一阵摸索过后,掏出一块漆黑得发亮的木板来。
  这个木板看着就是厨房里端菜用的托盘,不过在样式方面又跟菜托盘不太一样。
  菜托盘的底部是平的,而这块木托盘下面还有四条弯曲的装饰木条,两边边角纹饰像极了螭龙纹。
  在装饰木条之下分别是四只半寸长的弯脚。弯脚的上方各自还有两颗暗金的铆钉。
  这东西看着又像是琅时候端菜的托盘担子,又像是放置茶具的小茶桌。
  拿着这东西在手里,金锋足足愣了不下五秒。
  举起木托盘担子跟视线齐平,金锋又嘿了声。
  在担子下方的两条棱边木条上,赫然有两条黑金色的龙纹。
  两条龙纹已经模糊不清,隐约只能看见两条龙的轮廓,但金锋却是如获至宝。
  虽然这两条龙纹已经模糊不清了,在金锋的眼里这两条龙金光闪耀,刺得自己眼睛都咪了起来。
  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翘得老高,反手一扭,逮着托盘担子的边缘翻转过来。
  木盘底部的中间,还有两个早已看不清纹路的字体。
  拇指摁在两个足足一寸见方的字体上,金锋嘴角都扯歪了。
  还有这样珍贵稀有的东西遗存下来,还保存这么好!!!
  真是,造化!
  这当口,糙汉子郑能亮从取款机那边走了回来递给金锋八百多块钱,又多给了金锋二十块的零钞。
  除去金锋的本钱,这一天金锋足足挣了两百七十块。

  把买车买喇叭的钱扣除,净赚一百三。
  所以只要人肯吃苦,肯抛下脸面,能不管别人异样的眼光去做那些被人看不起的下贱工作,绝对饿不死!
  数了钱之后,金锋冲着郑能亮说道:“给多了不?”
  郑能亮当即就横起了眉毛绿了眼睛,没好气叫道:“给什么多了。我都还赚了你的油钱的。”
  还没等金锋开口,郑能亮手一挥大声叫道:“我今天没装满,就当帮你拉一趟货好了。”
  “省得你个乡巴佬还跑一趟,那边远得很,就你这破车,今晚都别想回来了。”
  “行了行了,赶紧装车,别啰嗦少墨迹。”
  金锋笑了笑,不再说话。
  两个人都是破烂行里的老鸟,装车速度相当快,配合也非常的熟练。什么东西该放什么位置完全不用交代直接就码上去。
  垃圾破烂装车也是一门功夫!

  三下五除二搞定关上车门,郑能亮看金锋的眼神径自多了一份欣赏,掏出烟来递给金锋一支:“小子不错暧,老把式了啊。”
  “瞧你这破烂样,刚从山上下来的?”
  金锋点燃烟,手里拿着那块托盘担子嗯了声:“对。刚从牢里边出来。”
  “犯了什么事了?”
  “得罪了几个大佬,他们要我命。”
  “杀人了?”

  “嗯。杀了!”
  咝!
  郑能亮看着金锋淡漠平静的神色,再看看金锋裸露在外的恐怖伤口伤疤,重重的叹了口气。
  紧缩眉头纠结挣扎了一会,一摆手大声说道:“像你这样的人也就废了。翻起来的希望等于零。”

  “过来跟我干吧。收到多少破烂都往我这里送,不赚你的钱。”
  “虽然苦累,但好歹也能挣着几个。存够十年的钱,我给你说个老婆再生个小崽子,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
  金锋重重的点头,冲着郑能亮说了声谢谢,冲着郑能亮要了手机存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郑哥你人好,好人有好报。”

  “这个号码别弄丢。遇见过不去的事打给我。”
  “天大的事,我给你扛了。”
  郑能亮一听顿时吓了一跳,上前一步冲着金锋厉声叫道:“少他妈说这些傻逼胡话。杀人,那是犯法的。你想拉去打靶还是静脉死?”
  “没有过不去的坎。记住我的话。没有,过不去的坎。”

  “凡事忍一忍让一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老实人,不吃亏。吃亏也是福!”
  金锋平顺和气的点头,扬起手中的木盘担子冲着郑能亮大声说道:“谢谢你送我这东西。改天见。”
  脚下一踩,单手握着车把滴溜溜的飞射出去老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