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9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也不理他,继续说道:“我马文生在津县县虽然只是乡镇长,但也懂得发展是硬道理,也懂得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道理。在其位谋其政,市里主要负责同志建工业园区,目的是什么?是想为工业带动农业,带动全市经济腾飞。我们作为具体实施的同志,自然要紧紧把握这个大方向,尽快改变目前工作的停滞局面。不能就这样听之任之,白白地让国家的资金,省里的资金和市里的资金打了水漂。建厂房有什么好处?一,可以改变目前园区里光秃秃的现状。你们自己看看,这个园区像什么?荒滩?飞机场?这是工业园。是市委市政府负责同志寄予厚望的工业园,是已经花掉了几千万的工业园。二,建厂房可以解决入驻企业的前期费用,他们不用置地,不用投资建房,直接就可以带着设备来生产。三,就算有企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不愿意再在这里生产下去,他能不能带走厂房?能不能带走土地?回答显而易见。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那就是,建起一个千平米的标准化厂房,一幢不超过50万元。我们把账目盘一盘,看看现在手头的资金是多少。有多少钱,建多少房。现在我宣布,由审计局的同志负责接管园区账目,由国土局的同志负责重新丈量园区实有土地面积,由戚雨婷同志协助纪委同志做好园区工作人员的思想工作,凡是在建园以来,有向企业吃拿卡要行为的,尽快向纪委同志交待清楚。我们党的政策,历来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刘之介立即意识到不对头,他随便和王晶扯了几句,便火速坐着车赶到了市委见陆子强去了。
  陆子强刚接完丰家田的电话,脸色阴沉着坐在那里。他本想以这种方式来支持一下马文生,助他在工业园区立威。纪委派人过去,也只是起威慑作用。
  哪想到丰家田自己跑过去了,而且一挖,竟然挖到刘之介这么大的一个蛀虫。这么大的事,瞒是瞒不住了。
  关键是,怎么善后才好。

  刘之介走进了陆子强的办公室,秘书长迟子越知道些情况,他聪明地让了出去。
  陆子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刘之介,那张脸沉得都能拧出水来。
  刘之介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见到陆子强这个模样,他却说不出来了。
  陆子强对他有知遇之恩。可以说,没有陆子强,就没有他刘之介的今天。十年前,刘之介还是县里的科技局局长。科技局听起来不错,可是这个局的真正处境,却和地震局文化局差不多,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一台破吉普还开不快,一上街就被上学的孩子撵着追着,跟在后面笑。
  “陆书记,审计局和国土局去了工业园区,我作为分管领导,怎么一点儿也不知情?”刘之介小心翼翼地问道。

  陆子强听到他开始说话了,看也没看他一眼,也不让他坐,继续坐在那里不吭声。
  “听说纪委丰家田也去了?那里出了大案子吗?我,”刘之介还要说什么,陆子强站了起来,他指着刘之介说了一句:“亦农啊,你,太让我失望了。”
  刘之介听到这话,知道大势已去。他忽然捂着脸哭了起来,“陆书记,我,我错了,我是鬼迷了心窍,赌得太凶了。您,您救救我吧。”说到这里,他扑通一声给陆子强跪下了。
  陆子强一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马文生这件事做得,让我觉得寒心啊。”这个时候,陆子强既对刘之介深深厌恶,又开始意识到马文生的不可靠。
  他要求过马文生,要及时地把情况汇报过来,让市委掌控局面。如今倒好,丰家田自己过去了,面对这么大的贪腐问题,纪委不向上级纪委汇报,那就是失重失职。

  他陆子强要出手拦,就是包庇罪。马文生竟然事先一点儿口风都不露,简直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陆子强大为光火,向刘之介训道:“你看看你,你还是党员吗?还是副市长吗?你,你堕落到什么地步了?出去,你给我出去。该怎么交待的,你向纪委去主动坦白。”
  刘之介对陆子强的性格却是很了解。陆子强要是不发火,只是冷笑,估计自己肯定完蛋了。如今一发火,说明他内心深处还是想挽救自己。
  于是刘之介揩了揩眼睛,向陆子强鞠了一躬,走了出去。
  陆子强在刘之介走后,还是怒火难遏。省委已经找他谈过话了,想让他离开市委书记的位置,去省里担任政协副主席。

  陆子强只说想再工作一段时间,把工业园区搞起来再说。
  他清楚,有人已经盯上了他的位置,想要赶他走了。可是工业园区没搞好,他心有不甘。于是省委便答应了他再干到年底。如今,恰恰就是马文生在工业园区点了一把火,迫使陆子强要主动向省委承认错误了。班子成员出了这么大事,他作为市委书记,能说一点儿也不知道吗?
  看来是得走了。陆子强心里长长地叹息着。
  陆子强毕竟老谋深算,他想了许久,便有了比较成熟的应对计划。跟着他拨通了远在美国的女儿的电话。
  “爸爸,”女儿在那边叫了一声。因为时差的关系,那边还是在夜里。
  陆子强想到这一茬,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当领导久了,什么都喜欢从自己这个角度出发,也许女儿埋怨他,正是从因为这些原因。

  “青青,爸爸的工作可能要调整,我想告诉你一声。怕你回来,在市里见不到爸爸,”既然打了电话,不如就说出来吧。
  孟青青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问道:“爸爸,是不是有了什么事?”
  陆子强心说知父莫若女啊。他嗯了一声道:“玩了一辈子鹰,却被小鹰啄了眼。算了,不提这个。我可能去省政协任职。我准备动用些关系,你干脆别回来了,就留省里任职吧,好吗?”
  孟青青想说不好,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她听到父亲语气有些凄惨,想到他一旦从实职转到虚职上去,心里估计一时半会儿难已承受,便嗯了一声。

  陆子强听到女儿答应了,更是有些伤心,缓缓说道:“青青,说起来爸爸一直把你当孩子了,现在还是最亏欠的是你。要是爸爸多关心你一些,也,”他忽然说不下去了。
  孟青青听到父亲动了真情,心里也觉得凄然,她柔声说道:“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多爱惜身体。权力是国家给的,身体是自己的。”
  陆子强应着,又问起上次孟青青的男朋友。孟青青不再隐瞒了,答道:“爸,他是你认识的。他叫马文生。”
  马文生?陆子强吃了一惊,刚刚酝酿好的计划被女儿击了个粉碎。
  日期:2018-11-2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