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8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青璇懊悔不迭,心说自己怎么净做些冒失事儿,她把车驶到小区外面,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细看马文生的额头,却是红了一块。
  赵青璇下意识地伸手去摸,马文生一让,握住了她的手腕,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一握,马文生便觉得她手腕纤细,肌肤细腻温软,心头一漾,竟然忘了松手。
  赵青璇也是愣住了,她的身子本来就是侧着的,被马文生捉住了手之后,她不但没避让,反而更近一步地凑了上来。
  跟着她轻轻地笑了笑。那两个漂亮的酒窝又显露出来。

  马文生更是情迷,他伸手一揽,也没用力,赵青璇便软软地扑到他的怀里。跟着俩人的嘴便凑到了一处。
  俩人嘴唇一旦交缠上了,便不舍得松开。马文生暖香入怀,便肆意地攻掠,而赵青璇起先避让,跟着也主动地和他交缠。
  吻了一会儿,赵青璇幽幽地问道:“你住哪儿?”
  马文生便说是在农商行宿舍。赵青璇坐正了身子,又一次发动了车,将马文生一直送到了农行宿舍区域。
  到了之后,马文生便下了车。
  赵青璇还坐在车里,雪亮的车光照亮了马文生前面的路。马文生不知她的心意,也不好叫她上去,便一步一回头地走着,向她挥着手,示意着让她回去。
  等马文生走到单元楼前,回头看时,却不见车灯亮了。他估计着赵青璇已经走了,便掏了钥匙开了门,走入黑暗的楼道里。

  他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刚才和赵青璇的一幕。赵青璇身体之软,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他只是品尝了她的香唇,没有更进一步地了解她。马文生心里不禁有些惋惜。
  上了楼之后,马文生摸索着寻找开门的钥匙,却因为楼道的黑暗,一时间根本找不着。无奈之下,他掏出了手机,翻开屏幕照亮。这一翻,便注意到一条未读短信,他急忙打开看了,只见上面写道:“你不请我上去吗?”正是赵青璇。
  马文生脑子里转的,本来就是赵青璇脸上的那两个酒窝。他刚才和她长吻一番,正暗暗责怪自己没有更进一步,如今收到短信,哪里敢轻易罢手。
  此时的马文生什么也不想,他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于是立即给赵青璇回复道:“我在7号楼三单元401。你上来吧。”
  短信发出去了之后,马文生却又觉得自己孟浪。
  女人一般都很矜持,他发这样的短信,不是邀请而是拒绝了。
  马文生想到这里,便又发了一条短信,“你等着我,我来迎你。”
  两条短信发了出去,也不见回复。马文生开了门,却没有进去,而是把门掩在这里,蹭蹭地下了楼。
  楼下黑咕隆冬的,什么也看不见。倒是不远处的路灯光在夜里发着寒寒的幽光。
  马文生四下看了看,也不见人,心里便有些灰了,他慢慢着踱着步,上楼而去,心里却想着这回估计伤了赵青璇,俩人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默契估计也被打破了。再想和她好上一回,估计是万难了。
  等他来到楼上,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人正站在那里,马文生吓了一跳。那人见到他过来,轻轻地推门了他虚掩在那里的门,跟着走了进去。

  马文生迅速地跟进屋里。屋子里的灯一开,马文生便看到赵青璇有些害怕地看着他。他忙关上了门,向她走了过去,伸出手臂来抱住了她,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赵青璇浑身颤抖着,她像是打摆子似的,声音也颤了,小心地问道:“我,我是不是很差?自己送上门来了。”
  马文生听到这话,心里隐隐有些痛了,便吻着她,一边摇头。
  “我知道你下去迎我了,可我不敢让人看到,所以自己上来了,”赵青璇说着,也回抱住了马文生。

  马文生越是吻她,她越是浑身发软,一直软到自己却站立不住时,她撤开了环抱马文生的手臂,转而搂住了他的脖子。
  马文生顺抛弯腰,将她抱在了怀里,一步一步地朝着卧室走去。赵青璇知道即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心里颤着,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
  跟着俩人就贴到了一处。
  俩人欢好已毕,跟着马文生去卫生间弄了盆热水,让赵青璇洗了洗。
  赵青璇羞涩地洗完,告诉马文生道:“我得回去了。太迟了不好。”
  马文生点点头,叮嘱她小心开车。
  赵青璇嘴里应着,又将身上的衣服牵了牵,忽然苦涩地向马文生笑道:“我这叫什么?倒贴?马主任,你要是想弄清工业园区的事,就得把戚雨婷搞定。”
  马文生暗吃一惊,心说这个女人挺有心计的。她只观察了自己谈了一个下午的话,便知道自己的着力点准备放在哪里。

  但她说搞定戚雨婷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戚雨婷知道的情况很多?就算她知道很多,他一时半会儿估计也搞不定她。再说了,什么叫搞定?弄到床上就叫搞定了吗?
  赵青璇回到家里,周才能和毛天宝还在呼呼大睡,甚至连睡姿都没有变化。
  赵青璇心里轻叹着,毛天宝,今晚我给你戴了绿帽子了。但你不戴绿帽子,就凭你今晚说的那些冲话,估计马文生也会记在心里慢慢整我。
  毛天宝在喝酒前,听马文生自我介绍说他以前是村干部,在腾龙中学经常蹭饭吃,不由得嗤之以鼻,他这样告诉马文生,“腾龙中学的学生能考进一中的,五年都难找到一个。上上县城中学,估计还有几个吧。那些教师素质,估计也高不到哪里去。至于村干部,那更是,嗨,素质差。”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马文生涵养虽好,脸色也是微变。不过这也只是一刹那间的事,他很快恢复了正常。

  但马文生脸上表情的变化,没能逃脱赵青璇的眼睛。
  周才能后来和毛天宝拼酒,其实气的也是毛天宝这话。
  赵青璇把自己的身子送给了马文生,却没想到马文生会给她带来那种舒服和愉悦。等马文生和她欢好后,赵青璇就清楚地了解了丈夫和马文生的区别了。
  这俩人的战斗力根本不能比啊,人家是连珠炮,丈夫虽然年龄不大,却是隔夜粮。
  等马文生第三次时,赵青璇幸福得差点晕了过去,她不再有任何委屈的感觉,相反,她有的只是无尽的欢乐。
  女人一旦放开了,比男人更猛烈。
  赵青璇想把毛天宝抱到床上睡,可是她哪有那个力气,抱了几次没抱动,只好悻悻地不管他了,自己跑到床上睡了,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回想的,都是刚才她和马文生交合的场景。
  以后这样的机会可是多着呢,赵青璇想到这里,微微地笑了。
  马文生第二天凌晨便起了床,他跑到卫生间冲了把澡,又把衣服泡到盆子里,自己穿着套运动服上了街,顺着街道小跑了半个小时,这才回来,又冲了把澡,把衣服洗了,晾在晒衣杆上,便拨通了林水岳的电话。
  林水岳的电话不一会儿就通了,传来的却是一个年轻的声音,“是马镇长,不,是马主任吧?我是林先生的保镖阿彪,你林戴先生?他还在睡觉呢。哦,好的,等他起床后我告诉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