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8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正犹疑间,一辆普桑驶到了他的身边停了下来。跟着周才能摇开车窗向他挥手,示意他上车。
  马文生笑了笑,拎着公文包就钻了进去。马文生习惯于坐在副驾驶位上,今天也是不例外。周才能轻声向马文生说道:“领导,我这次沾了你的光,有口福了。”
  马文生摆了摆手道:“同事间吃顿饭有什么关系呢。对了,赵青璇家孩子几岁了?我们去买点礼物,空手去人家总是不好的。”

  周才能答道:“估计两口子响应当初的晚婚晚育号召吧,她还没孩子呢。她丈夫叫毛天宝,是市一中教师,教语文的。”
  马文生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车驶到市区之后,周才能把车停在了一个超市门口,自己一溜烟跑去买东西。
  马文生也跟着去了超市,他想了想,买了两罐茶叶,又买了条好烟,然后便去刷了卡。
  马文生刷卡付了单,回到车上,又等了会儿,
  周才能才来,买的却是些化妆品。
  马文生暗想这周才能在选择礼物方面,却是高了自己一筹。周才能却以为马文生觉得礼物贵了,所以才目不转睛地看。
  周才能便道:“马主任,这东西我出钱,不要公家报销的。”
  马文生笑了笑,说这个不便宜吧。你一个月多少钱,怎么能让你掏腰包呢。明天我给你钱。“倒是这化妆品是怎么个买法,你得教教我。”
  周才能便介绍了起来,又说什么油脂性皮肤了,又说什么干燥型皮肤了,听着听着马文生头就大了,连连摆手道:“得,你一个军人出身,怎么对这些事知道这么清楚?”
  周才能便说他妻子喜欢化妆。“听得多了,也就学会了。”周才能自嘲地笑了笑。
  等马文生听到他妻子所在的厂倒了,只在家里带孩子时,心头有些沉重。
  “工业园区下一步肯定要招人,我帮你留心着,”马文生说到这里,便不再说话了。

  周才能听到这话,却是觉得如闻福音,异常地兴奋。他对马文生本来就有亲切感,如今更是觉得自己跟对了人。
  车不一会儿便驶到园丁小区里。周才能提着东西,马文生便跟着他上了楼,叫开了赵青璇家的门。
  开门的,正是毛天宝。毛天宝对赵青璇请的客人迟迟不来心里焦躁,如今见到正主儿到了,仔细一打量,却是比他年龄还小的年轻人,心里很是诧异。
  赵青璇早把饭菜做好了,见到马文生到了,便和毛天宝开始收掇端菜上桌,又热情地招呼马文生和周才能坐。
  赵青璇这嘴能说会道,毛天宝却显得笨拙。四个人面对着满满一桌菜,自然是要放开吃。一边吃一边聊。周才能却问道:“赵姐,你家没酒啊?”
  赵青璇说了声有啊,又说你不是说了吗,马主任酒量不大。

  周才能笑了笑道:“酒量不大也不代表不能喝啊。领导你说是不?来一点吧,累了一天,回去好睡觉。”
  马文生觉得推却了,倒是拉远了他们的距离,便点了点头,说那就少喝一点吧。
  没想到毛天宝说话不行,喝酒却是个高手。他喝了酒之后,嘴巴却变得利索起来了,一个劲儿地说了个没停。而且他频频举杯向马文生敬酒,说什么感情深一口吞之类的话。
  马文生心里有些烦了,后悔轻易答应喝酒这事。
  周才能见毛天宝这架势,也只好硬着头皮上,自己也倒了一大玻璃杯,和毛天宝喝了个痛快。
  马文生想劝,可哪里劝得住。
  周才能担心毛天宝把马文生灌多了,这才上阵的。他一上阵,便咬住毛天宝不放,一会儿就把毛天宝给灌趴下了。
  周才能喝着,又问赵青璇还有没有酒。
  赵青璇见他们一会儿工夫就喝掉了三瓶白酒,吓得再也不敢拿酒。
  周才能伸手拿过马文生的杯中酒,三下两下喝到肚子里去了,然后向马文生说道:“领导,我喝了酒。为了你的安全,今晚的车我不能开了。”
  马文生也不怪他,只觉得周才能很是可爱,笑了笑道:“那行。我打车回去。赵主任,你要是有酒,还给他喝点。”
  赵青璇只好起身去拿酒,她刚才也喝了一点,头晕晕的,身子一绊,绊在桌角上,差点绊倒了。
  马文生连忙伸手拽住了她。一抓之下,只觉赵青璇那双小手光滑柔嫩,一种说不出的愉悦传到了马文生的脑海里。

  赵青璇手被马文生一拉,立时一种温暖的感觉传了过来。
  她只觉得这只手粗大有力,掌心的茧子抵在她的手背之上,却是有着别样的滋味儿。
  赵青璇站稳了,马文生便松开了手。她却没动步,站在那里,虽然这一站不过数秒时间,她和马文生的心头都有了些异样。
  再拿了一瓶酒过来,马文生劝周才能少喝一点。

  周才能此时也是有些晕乎了,不过他酒醉心明,还记得马文生是他的领导,连忙点头,又倒了一大玻璃杯,这才将酒交到赵青璇手中,笑道:“赵主任家酒好,我忍不住了。”
  马文生听他说得可怜,倒是一怔。想了想,又从赵青璇那里将酒瓶拿了过来,递给了周才能道:“你带回去喝。今晚的酒,算我请的。”说着,他将那张工行卡交到了周才能手里,让他明天去超市买一件酒送过来。
  赵青璇见马文生客气,连忙拒绝。
  可周才能是军人出身,视领导的话为命令。他也不客气,顺手就将卡揣到了口袋里。这酒现在归了他,他一边喝着,一边和马文生他们聊着天,不一会儿,一瓶酒又是下了肚。
  马文生见他如此海量,暗暗咋舌,心说这下好了,以后遇到酒场,周才能却能帮他一把。
  马文生吃过饭,毛天宝和周才能强撑了一会儿,都是支撑不住,趴到桌上睡着了,跟着就是响亮的鼾声传来。
  马文生帮着赵青璇捡碗,赵青璇哪里肯依,说他是领导又是客人,怎么能做这事呢。

  马文生摆了摆手,继续端着碗,收拾好了,他便向赵青璇告辞。
  赵青璇忽然问道:“马主任,天宝我由他去。这周才能可怎么办?”
  马文生哈哈一笑道:“让他睡你家沙发吧。”他说着,便出了门。赵青璇却追了过来,在楼道里嚷了句:“马主任,我会开车,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原来周才能进门后,把车钥匙就放在她家的电视墙边,赵青璇看到此时已近十点,忙追了出去。让领导打车,毕竟不太成样子。
  赵青璇的驾车手艺也是成熟,发动了车之后,示意马文生上去。
  马文生坐到副驾驶上之后,车便驶了出去。
  赵青璇虽然会开车,却不是天天开车。在小区门前差点撞到一名行人,她把车猛的一刹,马文生顺着惯性冲了出去,头重重地砸在档风玻璃下面,马文生差点撞得晕了过去。
  日期:2018-11-28 07: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