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3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发现疑似目标……”
  “目标确认中……”
  “确认目标!”
  又一个声音重复道:“确认目标!”
  霎时方晟长长吁了口气,身体摇晃两下险些摔倒,严华杰眼疾手快一把托住。
  人虽然抢到了,怎么回双江仍障碍重重。
  凭被击毁的无人机和最后那辆吉普车上特种队员发的警讯,邾江军区已得知车辆被劫,明知劫车者很可能来自双江军区,盛怒之下哪肯吃这种亏?特种大队倾巢出动,同时先期抵达机场的第一批车队立即返回,形成前后夹击!
  对于如何撤退,方晟事先做了充足准备。掀开两侧田野里伪装网,里面露出一排锃亮的大马力摩托车,紧接着行动小组成员纷纷上车,带着牧雨秋从田间小道呼啸而去。
  其中两辆摩托车穿过村庄,静静等机场方向车队经过后,迅速拐上大路,与前面不远的出租车会合,一路通行无阻直抵邾江机场!

  双江省公丨安丨厅十处两名同志早早候在机场,亮出证件后随即背着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牧雨秋登机,直飞朝明市。
  爱妮娅得到通知后密令亲手提携的公丨安丨厅副厅长到机场接应,随即带到隐蔽的度假山庄,此后销声匿迹仿佛从人间蒸发。
  躲过这一劫,惊魂未定的方晟专程赶到京都,到白老爷子面前狠狠告了一状。白老爷子何尝嗅不出其中利害,雷霆万钧,表示要让胡刚尝尝苦头!
  之后方晟请樊伟出来喝茶,也透露了惊心动魄的一天一夜经历。樊伟没说什么,只把胡刚的名字记了下来——那是樊老爷子要考虑的事,他不便表态。

  既然难得地单独相处,樊伟便详细解释了近几个月发生的一些事。
  首先是诸云林出逃事件。如方晟所料陇山省常务副省长宋远冬压力非常大,层层追责虽然到监狱局副局长这一级就轧然终止,但隐隐有人透露与宋远冬有关,陇山省委内部有人不想放过此事,不时就拿出来提一下,弄得宋家很难受。
  不过巫石卫事件险些波及宋家,关键时刻是方晟在京都穿针引线,弥合樊宋联盟,于老爷子更是率一班老同志到医院看望宋老爷子,之后宋仁槿升任晋西省省长,成为此轮较量中的既得利益者。
  想到方晟的作用,想到方晟背后庞大的人脉资源,宋家非但不打算声张,还劝樊伟不要告诉方晟,免得生出不愉快。
  其次便是鱼小婷执行追杀任务反被狙杀之事。
  诸云林出逃关系到国家层面安全,更牵涉宋远桥暗中打招呼违规操作问题,樊伟遂动了杀心,安排鱼小婷执行这桩任务。

  主要出于两层考虑,一是本身与鱼小婷有五年内三桩任务的约定;二是叶韵与方晟关系特殊,想借鱼小婷履行告知义务,免得事后叶韵没完没了搞报复。
  不料半路杀出个赏金猎人,又加之系统内部出了内奸,鱼小婷险遭不测,并由此产生严重后果,也就是樊伟重点说的最后一件事:
  方晟被耿哥绑架事件。
  “如果我早些坦诚说明鱼小婷误中圈套的原因,你就不会专门跑到银山跟红雨见面,完全能避免一场风波,那事儿我负有直接责任,一直想开口道歉又拉不下脸,今天总算……”
  “说哪里去了,”方晟连忙打断道,“理解你们情报系统的保密性,很多事确实宁可烂在肚子里也不能吐露一个字,要我在你位置上早就憋死了……”
  樊伟不觉笑起来,道:“有职业习惯因素,还有家丑不能外扬以及种种复杂考虑,总之要吸取教训,以后建立顺畅的沟通渠道,互通有无,共同进步。”
  “对,共同进步!”方晟展颜道。
  这席谈话除了加深两人之间感情,另一层作用是为鱼小婷前往英国做铺垫。
  听说去英国是赵尧尧的意思,鱼小婷竟有几分激动。
  一方面终于能看到宝贝女儿,实在是做妈妈最强烈的念想;另一方面相当于自己的身份被赵尧尧所承认,这个意义十分重大,对鱼小婷来说。

  即等于赵尧尧默许她长期陪伴在方晟身边!
  乘机去英国,鱼小婷当然使用伪造身份,但这一点瞒不过精明的樊伟。此次茶叙方晟虽没明说,樊伟是何许人,已从方晟隐隐卓卓谈话中察觉到鱼小婷即将出国。
  聪明人之间聊天其实是桩体力活。
  分别前,樊伟犹豫了一下,看似无意地说最近红雨好像身体不太舒服……
  方晟顿时惊觉过来!

  连续快四十天了,樊红雨没主动联系过自己;每次打电话不是开会就是出差,似乎忙得不可开交。
  方晟还奇怪:自己在红河当管委会主任从没这么忙过,是不是经济发展起来了,摊子也大了,管的事情越来越多?
  现在想来樊红雨压根在回避自己!
  想到这里方晟冷汗都下来了。

  体制内领导干部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身体出毛病!
  小毛病没事,正好引起上级领导关心,叮嘱“工作不要太累,注意身体”;下级则是源源不绝地看望、慰问等等,增进与领导的感情等等。
  大毛病则是严防死守,坚决不泄露一丝风声,宁可倒在岗位上。
  从京都飞回潇南,落地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樊红雨,又是支支吾吾说下午有个现场会,抽不开身。
  见鬼!
  樊红雨是典型的空降干部风格,红河管委会干部员工百分之九十也都不是当地人,要么住省城,要么住银山,若非万不得已原因绝少双休日加班,更不用说周日下午还召开现场会。

  方晟不象平时听了之后很快PASS,而是很有耐心地询问什么现场会,哪些人参加,明月的表现如何等等。樊红雨其实不擅长撒谎,在他一再盘问下破绽百出,以旁边有人为由匆匆挂断。
  没过十秒钟,严华杰打来电话:“确定具体位置了,位于省城和红河交界的香榭国际花园……”
  “噢,我明白了,谢谢。”
  那是樊红雨租居的小套房,离红河不到二十分钟车程,去省城也很方便,方晟去过两三次,但没过宿——谨慎起见,两人基本都在酒店幽会。
  严华杰明知是樊红雨手机号,职业谨慎并不细问方晟要求定位的原因,更不问方晟要干什么,说声“不谢”便挂了电话。
  驱车来到香榭国际花园四幢1206室,轻轻敲门,里面传来樊红雨略带惊讶的声音:

  “哪位?”
  这套房子地点非常隐蔽,除她和方晟外,红河管委会没人知道。
  方晟沉声道:“我!”
  里面惊慌地“啊”一声,防盗门打开,露出她略显憔悴和苍白的脸。

  “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
  走进屋里,没闻到意想中的药味,厨房高压锅里炖着什么,隐隐飘来肉香。
  “周日下午,不到外面转转,躲在家里熬汤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