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8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跳舞间,他们都没有说话。这使得气氛有些暧昧。池薇要的,恰恰就是这种暧昧。作为一个市长,她需要端着架子。可作为一个身心成熟的女人,她也需要放纵。所以,在这矛盾的支使下,她觉得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
  马文生似乎也能明白她的心思。这让池薇很是开心。
  走上高位的女人,一样需要男人。但她们对男人的要求却不一样。他们不能鲁莽,不能随意,更不能脏话成篇。
  架子端足了的女人,只能上得厅堂,下不得厨房了,更进不了卧室。
  马文生跳着跳着,他注意到池薇似乎很是享受这种情调,因为她的眼睛微微地闭上了,而且身体也越来越靠近了马文生。
  马文生不敢随便地将她拥在怀里,只是手腕上暗暗加了些力气,池薇便渐渐地入了他的怀里。

  音乐转成叶倩文与林子祥那经典二人对唱《选择》时,池薇已迷醉了。她想到了自己在大学校园里,穿着长裙,捧着课本,翩翩成蝶的模样。而眼前这位,正是她千挑万选过的白马王子。
  池薇目光变得缠绵时,马文生真切地捕捉到了。等一曲终了,池薇笑着说累了时,马文生便将她的腰一搂,拥着她坐到沙发上。
  池薇似乎有些惊觉马文生态度的变化,但她的确是有些累了,不想拒绝,并任由他这样揽着。但跟着一股男人的气息涌到她的脸上,她睁着眼睛,看着他凑过来的脸,一时间慌乱地不知拒绝。
  晚上池薇约见马文生,其实是迫于形势需要。这事得和市委书记陆子强挂上关系。省里上回来的暗访组组长、省委副书记谢佳莹对陆子强并不看好。她向市里反馈意见时,反复提到了马文生在推进小城镇建设,以及帮助农村农民寻找出路时动了脑子,想了办法,但归根到底,这不是长久之计。
  几千年农民一直就是以刀割火种的方式在这片土地上谋生,现在建国几十年了,不能还按照这种方式走下去。
  陆子强没能领会谢佳莹的意思,也许他是仗着省委一把手对他的支持,并没有把谢佳莹放在眼里。
  所以陆子强汇报时,也只是寥寥说了几句,他只是欢迎省里下来的暗访组,但却没有就谢佳莹的意思展开说。
  这让谢佳莹很是不满。
  池薇清楚地知道谢佳莹在省里以及更上层的势力,从丈夫那里,池薇对上层领导之间的权力安排自然比陆子强知道得多。

  于是轮到池薇讲话时,她对谢佳莹的意见便进行了进一步地阐述,甚至把谢佳莹前面夸奖马文生说的意见又推进了一层,那就是领导干部要年轻化,要给他们施展身手的天地。
  谢佳莹对池薇的发言非常满意。暗访组离开后不久,便有了小道消息,说陆子强极有可能要让贤于池薇。而新任市长,则有可能是省财政厅下来的李副市长。
  陆子强在市里经营多年,一如当初的王谨经营津县一样。他对上面那些年青气盛的领导指指点点并不以为意,甚至从内心深处隐隐反感。
  对于年青干部的提拔,陆子强也有他的一套。那就是,既要培养,又要历练。历练不同于锻炼。锻炼是什么?更多的时候不过是过渡一下,到哪个地方镀一下金。而历练却不同。陆子强的理解是既要给年青干部权力,却又不让他们做一把手,让年青人既跑得动,却又跑不远。

  马文生在津县跟在王谨身后时,便进入了陆子强的视野。但陆子强却始终就马文生的发展没有说过一次字。他只是静静地观察,看看马文生到底能不能沉下心来,放得下身段,真正地做些实事出来。
  马文生在城关镇的表现,可圈可点。来到腾龙更是招招得力,陆子强对马文生也越来越有兴趣。
  他要用马文生。
  这一次谢佳莹来到大朗市,大谈特谈新型农业和工业兴市,陆子强有些反感。因为工业基地是在东北边。对于沿江沿海城市,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肯花大力气投入。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这个道理和农民种地是一样的,你不肯在田地里撒汗水,田地里又怎么可能有丰硕的收获呢。
  城北工业园兴建的主意是陆子强拿的。
  可因为谢佳莹一来,后面的传言一出,陆子强忽然冷了心,对工业园一块不那么热心了,他索性把工业园完完全全地推到了市政府这一边。
  他和池薇的关系,也由原来的合作慢慢走向分裂。
  池薇顿时觉得压力增大了。更让她心寒的是城北工业园建园后,企业入驻差强人意。
  池薇急了。
  这才有她密见马文生这一出。
  其实这次密见,如果传出去了,对她的声誉肯定有影响。不管是男领导女下属,还是女领导男下属,走得近了,容易引发猜测。
  池薇之所以敢,还是因为马文生懂得那个度。
  上午八点,马文生打车来到市委大院。等他亮过身份证,说是来组织部报到的,那守卫的武警向他敬了个礼便放行了。
  门卫那边登过记,他顺着门卫的手势指引,便来到东边的一幢小楼里。组织部办公室里摆着四张办公桌,却只有两个年轻人在那里。见到马文生,一个站起身来问他有什么事,等马文生回答过后,那两人的目光却齐齐地定在马文生身上,根本无法想像新来的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竟然和他们年龄相仿。
  起先问话的那人笑着向马文生伸过手来握了握,这才引着他来到部长李向阳的办公室。李向阳也长了年纪,一头白发染了又染,但发茬的根部却是白晃晃的,有些刺眼。
  领马文生进去的科员向李向阳做了介绍之后,又向马文生说这位就是我们部长。马文生连忙叫了声首长好。

  李向阳本来在批阅文件,听说这人就是从津县过来报到的马文生,便抬起头来看着他。
  只见眼前的这人年轻,李向阳心里便暗暗摇头,现在市里用干部,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样的年轻人,也能独挡一面吗?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和马文生谈过一次话。那是马文生晋升城关镇副书记兼代镇长那次。
  想归想,可是李向阳谱还是摆在那里的。听到马文生叫了声首长好,李向阳乐了,心说这人怎么傻乎乎的。
  “哎呀,可不要这样叫,我说,你就叫我部长吧,我听了顺耳些。这个首长叫得,让人听了笑话嘛。小马同志,坐。根据组织程序,我得先和你谈个话,然后才能送你到工业园区去赴任,”李向阳很严肃地说道。
  马文生却是自来熟似地拎起了暖水瓶,向李向阳说道:“部长,我先给您续杯茶。”李向阳手边的茶杯盖放在一边,那茶水可是见底了。
  李向阳微微一愣,先说这人也不木讷啊,便点头道:“好。”他说着话,脸上严肃的表情却是一丝不变。
  组织部门向来以严肃著称,喜怒都不形于色。像李向阳这样从事组织工作多年的部长,更是以冷面闻名。

  等马文生续过水,李向阳指着自己对面的沙发,淡淡地说道:“小马同志,坐吧。根据市委市政府意见,准备把你从津县抽调过来,任城北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我想先听听你的想法,和今后的工作思路。”
  李向阳有一招杀手锏,专门对付新任命的干部。这一招叫引蛇出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