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8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明白了她的意思。官做到市长,再想像平民百姓那样逛待购物,在路边摊吃饭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可能有了。
  “文生,这一次你倒是要尽快拿出成绩来了,”池薇把青菜吃完,谈起了这次叫马文生过来的真正目的。
  马文生见到池薇谈起了正事,便放下筷子静静地听着。
  池薇分析的是大朗形势。原来大朗市虽然交通便利,水、陆运输都很便捷,但一直缺乏让经济腾飞的动力。
  大朗整体经济形势虽然在全省能占上中等偏下的位次,但就城市区位来说,这样的经济增长速度,让省里主要领导不满意。上级领导对市里工作不满意,势必影响主要领导的升。于是,邵副市长便被安排到了市人大。

  “我虽然坐上了这个市长的位置,但每天夜里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把城北工业园区建起来,让它来拉动大朗市的经济发展,是市委市政府在考察长海市和其他几个发达地区之后,正式出台的决策。但建园以后,招商这一块的成绩一般,入园的企业也只有寥寥几家。可以说,让你过来,你应该有临危受命的感觉。现在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池薇说到这里,认真地看着马文生。
  缓了缓,池薇又说道:“陆书记说,本来他的想法是把腾龙这边做起来,可是涉及到的农田太多,加上这边的人事关系也没有理顺。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就是腾龙还属于津县。由县里划到市区,涉及到区域调整,市里没有这个权限。所以,你来到腾龙这边,也是一直没能用得上你。”
  马文生听到这话,忽然明白了一切。他为什么会走马灯似的,从城关来到了腾龙,原来真正的原因在这里。
  他思考了一会儿,先谈起了腾龙镇。他在腾龙镇前后不过一个多月时间,有很多想法还没来得及付诸实施,便被调到了市里负责城北工业园。
  马文生觉得一个地方要发展,关键取决于眼光。
  “腾龙附近的青水,苗木花卉虽然是群众自发搞起来的,但前后也经营了很多年,始终没有形成大气候,这是为什么?我想第一是小农意识的影响。自己搞了这个,生怕别人也来搞。按我当初在腾龙的想法,是让全镇的人都做这个苗木花卉。有人不会怎么办?可以采用培训的办法来解决。大家都来做,一个八万多人口的大镇,光是苗木花卉这一块,就能吸引更多的客户。试想,如果是另一个城市需要苗木花卉,单凭腾龙三个村的量能满足得了吗?肯定满足不了。光是大朗市的苗木花卉需求,腾龙也满足不了。所以做出特色,做大规模,尤其重要。一个崭新的工业园区,凭什么让外来的投资商入驻进来?优惠政策?不仅仅这样。优惠政策只是一个方面。企业进来后,是要求效益的。就拿汽车来说,现在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用得起,用得上,但是,汽车这个整体行业,可以拉动零部件制作,销售,以及电线电缆多个行业,甚至还可以拓宽到服务业,比如洗车行业。既然大朗与长海汽车搭成了合作协议,我们可以借用这个平台,专门引进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这样的企业多了,长海吃不掉他们的生产量怎么办?这就好比是腾龙的苗木花卉一样,一旦有地方开了个头,加上这里的产品多了,自然能吸引其他的汽车生产产家过来,”马文生说到这里,用手指在了桌上,“一桌菜怎么搭配,定位很重要。客人是女士,以清淡为主;客人喜欢喝酒,加重口味。一业兴则百业兴。”

  池薇见马文生说得头头是道,便笑了,“长生,既然你有思路,那就好。市委市政府会大力支持你的工作。工业园区建设,明天到组织部报到后,你可以看一下市里的详细规划。发改委丁茂盛你应该熟悉了。”
  马文生想了一会儿道:“池市长,我想工业园区要建发展起来,就不能再和市里的这些部门牵扯过多。我们这边的审批,应该有个绿色通道才行。还有,用人和用钱方面,我也想请您向我们倾斜一点。”
  池薇乐了,指着马文生道:“你呀,还没到任,就开始变着法子搞独立了。不过放开手脚让你干也好。”
  池薇笑的时候,眉眼灵动,仪态却依旧端庄。马文生看着她,心里却是一动。
  池薇见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倒是微微有些窘了,略略垂下了头。她的丈夫在京城部委任职,和她一年也不能见上几次。
  而池薇这个年龄,却正是如狼似虎年纪。她启用马文生,既因为他办事能力强,其实还有一层原因只怕池薇自己也没想到,那就是,马文生身上散发出的男人味儿,让池薇有些迷醉。

  还有,她在南至县那次考察,上了山,进了老子庙,抽的那根签,其实也是颇有意味的。
  那签到底是巧合,还是天意,池薇也不能确定,不敢确定,更不想确定。
  马文生和池薇聊起了拳头产品,说一个地方如果有拳头产品,专心把那个拳头产品做大做强,必定在全国会形成核心竞争力。
  “有的地方我们一提到名字,就会想到它的产品。比如有的地方梨好吃,有的地方苹果出名,还有的地方生产皮革闻名,还有的地方制造皮鞋远销世界,还有的地方专门生产打火机,如此等等,都是核心竞争力,”马文生说道。
  搁在任何一个公共的场合,他们同时出席的话,马文生是没有任何说话的空间的。但这里,只有他们俩人。
  池薇从省里下来,她以前负责的是党务工作,对搞经济并不熟悉。马文生娓娓而谈,倒是真正让池薇从混沌中找到了思路。
  一时间,大朗的发展在她的脑海里有了模式。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便要离去。服务员却轻轻敲了下门,进来问道:“我们楼上有舞池的。俩位需要跳舞吗?”
  马文生没答话,他不好接茬。池薇却向那女服务员笑了笑,然后把脸转向马文生,问道:“你会跳舞吗?”
  马文生心里砰砰地跳了起来。和市长近距离接触,一起用餐,再能和她舞上一曲,估计大朗市再没有第二人了。
  “会一点。三步四步,”他答道。
  池薇便拿出纸巾来,细细地擦了擦手,俩人便往三楼而去。进了舞池,灯光一暗,看哪里都是影影绰绰的。音乐声悠悠响起。
  马文生适应了黑暗的光线,细看下去,这里除了他们,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橄榄树茶餐厅生意怎么会这么清淡呢。
  池薇找了个沙发坐了下去,跟着有服务员进来,为他们各沏了一杯茶,这才翩然而退。
  又一曲缓缓的乐声响起,马文生便向池薇做了个请的手势,池薇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将自己的手交到马文生的手掌中。

  马文生上大学跳过舞,和陆艳梅黑暗**舞一典,宛如隔日。
  此时,他再和池薇共进舞池,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
  池薇却是谙熟舞步,马文生走得顺了,俩人配合得越是默契。一曲完毕,俩人也不停步,继续在舞池里晃悠着。等另一曲响起时,他们又舞动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