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3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雨依然在下,四十分钟后,雅加达附近的某空军基地,两架战备值班的俄制苏30战机冒雨起飞,由于天气过于恶劣,飞行员不能适应复杂气象下的全天候作战,一架战机不幸坠海,另一架紧急返航。
  此时,水上飞机已经避开所有雷达侦测超低空飞回位于马来西亚民都鲁的水上机场,欧氏财团的产业遍布整个东南亚,在民都鲁拥有一个大型码头,飞机降落后,欧丽薇吩咐她的安全主管:“把飞行记录抹掉,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再给他们安排一条快船返回新加坡。”
  安全主管点点头,转身离去。
  欧丽薇来到刘子光面前:“那件事,你确定?”
  刘子光点点头:“确定。”
  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有提及欧锦龙的名字,欧丽薇伸出一只手:“能和大家风雨同舟,我很荣幸,我知道你们还有重任,就不留你们了。”
  大家一一和欧丽薇握手,这次行动双方各取所需,刘子光拿到了想要的东西,欧丽薇除掉了心腹大患,可谓皆大欢喜。
  “如果有个机会,我是说如果,给你一个全新的身份留下来帮我,你会考虑么?”欧丽薇盯着刘子光的眼睛问道,似乎对他的回答并不抱太大希望。

  “会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刘子光竟然一口答应。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欧丽薇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刚要说话便被刘子光止住。
  “老赵,你想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就不送你了。”刘子光用力和赵辉握了握手,又走到上官谨面前,笑了笑说:“其实你早就醒了,是吧?”
  “催眠是有时效的,不过不得不说你的催眠很成功,至少骗了我四十八小时。”上官谨说。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和我一起挖出事情的真相,上官处长,绑架了你这么久,也该放虎归山了。”刘子光和上官谨握手道。
  “这是我份内的工作,中办调查部的主要职责就是调查党内渎职、贪腐行为,所以你不用谢我。”上官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又补充道:“其实王茜才是我的真名。”
  此时已经天光大亮,码头繁忙起来,安全主管联络了一条返回新加坡港的货轮,起航在即,刘子光送赵辉和上官谨来到轮船舷梯旁,两个穿白制服的马来西亚海关人员站在哪里,根本不提检查护照的事情,摆摆手就让他俩上去了。
  上官谨走到舷梯中央,忽然停下脚步低头望着刘子光说:“希望下次还能吃到你做的牛排。”
  刘子光微笑着挥挥手,转身离去,点着一支烟,走在宽阔的码头上,身后朝霞万里,汽笛长鸣。
  苏利兰将军大概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别墅被炸成白地,数名保镖被杀,整整一个海军陆战连被炸的失去建制,现在又连累了一架昂贵的苏霍伊战机栽进海里,这都是飞来横祸,无妄之灾啊,但是上面的人可不会认为这些事情和苏利兰无关,政敌只会借机狠狠的打击自己。

  还有更头疼的事情,新加坡欧氏财团的继承人之一欧锦龙在自己别墅里被炸死,而欧锦龙正遗产继承诉讼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这个节骨眼上死了人,苏利兰难免有嫌疑。
  心烦意乱之下,苏利兰下令将几个中国人扣留,等待本国情报机关审讯,这样以来麻烦更大了,总统苏西诺的秘书打电话来,直接要求放人,将军这才知道那几个中国人的来头之大,赶紧赔礼道歉,派人把他们送往雅加达。
  劫后余生的马峰峰抵达雅加达之后,首先给国内的谭主任打了个电话,报告了遇刺的经过,又给自家老头子打了电话,哭诉了自己差点死掉的事情,这回马峰峰是真怕了,连自己的私人飞机都不敢坐了,委托大使馆工作人员买了最近回国的机票之后就乖乖躲在宾馆里不出门了。
  北京,中办调查部办公室内,谭主任点燃一支烟,思索了好一会儿,赵辉终于按耐不住铤而走险了,看来自己这一步走的还算正确,但同时他也意识到,叶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困兽犹斗的威力也是很恐怖的,眼下的关键是消除一切隐患,将所有对自己不利的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他拿起电话交代道:“不用的文件可以销毁了。”
  京郊的一家宾馆里,黑衣男子放下电话,招呼两个手下一同来到隔壁的房间,金旭东放下报纸问道:“可以放我走了么?”

  “这就放你走。”男子一努嘴,两个手下扑上去将金旭东按在地板上,往他嘴里塞了条毛巾,男子拿出针筒抽了一管空气,装上针头,半跪下对准金旭东的大血管,慢慢将针头扎了进去……
  新加坡机场,赵辉和上官谨出现在候机大厅中,远处的座椅上,胡清凇正手拿一份联合早报消磨着时间,抬头看见两人向自己走来,他赶紧放下报纸迎了上去。
  忽然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从旁边走过来,向赵辉和上官谨出示了证件说道:“入境处的,请两位跟我来一下。”
  赵辉环顾四周,似乎有不少同样打扮的干练男子虎视眈眈,他苦笑一声,和上官谨一起跟着那男子走向办公室,胡清凇意识到了什么,叹口气落寞的离开了。
  机场安检办公室,伪装成入境处官员的新加坡军事情报局特工没收了赵辉和上官谨的护照,一言不发的静静等了十分钟,门开了,五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双方握手简单寒暄,特工将两人移交,然后一路陪同他们从贵宾通道直达机场停机坪,那里停着一架来自中国大陆的金鹿航空喷气式小型包机。
  两人上了飞机,上官谨被安排在前排坐下,赵辉被带到飞机后部,两个汉子一左一右夹着他坐下,其中一人拿出手铐示意赵辉戴上。
  “不用这样吧?”赵辉满面笑容的问道。
  “请你配合一下。”那人生硬的答道。
  赵辉耸耸肩,顺从的戴上了手铐,又问道:“哥们是哪个系统的?二部还是十局的?”
  汉子不搭理他,径自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舱门关闭,飞机慢慢滑向跑道,目的地是中国北京。
  旅途一路平安,包机在首都机场降落,缓缓滑入停机坪后,四辆挂军a牌照的大型suv围了上去,车上跳下十余名黑衣男子,一水的板寸头,空气耳麦,笔挺的西装裤管在风中瑟瑟抖动,看气质就知道他们都是军人出身。
  舱门打开,一个特工先下了飞机,然后戴手铐的赵辉出现在舱门口,看了一眼北京灰蒙蒙的天,长长伸了个懒腰:“啊,我又回来了。”
  身后特工推了他一把,示意他赶紧下去,赵辉耸耸肩膀,走下舷梯,随后上官谨也下了飞机,正要上车,忽然一列车队打着双闪鸣着警灯从远处疾驰而来。
  来的是总参警卫局的车,这一点从他们的京v牌照上就能看出,车辆停稳后,下来一队头戴钢盔腰扎武装带的士兵,带队的一个上校,他拿出一纸文件出示给黑衣男子们看,上面赫然有参谋总长的签字。
  黑衣男子们是池部长派来的人,军a的车牌只是总参下属二级部的号段,在等级上就差了人家半个头,论军衔压不过人家的上校,论军令的权威性,他们奉的只是池部长的口谕,人家拿得可是总长的手令,论动武的话,更是想都不要想,在首都机场火并,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