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7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陶庆退了一步,凌空指了指陆艳梅,这才傲然离去。他刚才调戏陆艳梅的话,说得很轻。陆艳梅就算翻脸,也没有证据。
  他以为这个女人坐了长时间的冷板凳很好上手呢,没想到却是性烈如火。妈的,死鬼王谨都能碰她,他竟然搞不定。想来还是和自己的身份有关,自己如果是县委书记而不是副县长,估计这女人哭着闹着往自己的怀里扑。
  马文生此时正坐在自己位于青水那边的别墅里。中午他和腾龙镇的党政班子成员,以及贾维庆和金明亮他们共进了午餐之后,李田开车把他捎了回来。把李田带过去,其实马文生也是有用意的。
  马文生看了会电视,正觉得无聊,陆艳梅的电话进来了,才说了几句,陆艳梅就叫了一声陶副县长,马文生立即意识到陶庆进了她的办公室。
  果然,随着他一句一句地把陆艳梅和陶庆的对话听到耳朵里,肺都快气炸了。
  陶庆,这是你找死。马文生脸色越来越阴沉,他上回的计划渐渐成了形。
  陆艳梅在办公室掼了一个茶杯之后,这才清醒过来。她忽然想到刚才手机没挂断,就这样摆在了桌上,她赶紧把手机拿起来一看,只见手机还处在通话状态。
  “喂,”陆艳梅试探着叫了一声。
  “我都听到了。”马文生答道,“你放心工作。我会想办法来处理这事。”
  他这话说得很随意,可陆艳梅对马文生的性格越来越清楚了,他习惯于把事情埋在心里的人。
  “你不要做得过火。文生,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了,”陆艳梅提醒道。
  马文生应了一声,安慰了陆艳梅几句话后,又说道,“我不能再让你在这里受气了,”马文生说道。
  中午时间很短,很快就到了陆艳梅上班时间。陆艳梅眼睛红红的,真想在一刻能扑到马文生的怀里好好痛哭一场。
  马文生此时已拨通了孙才旺的电话,“孙主任,”马文生叫道。
  “马,马主任,”孙才旺脑子里转了好几次,这才想到马文生现在的真正身份是大朗市城北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人家又换地了,却还能记得自己,这让孙才旺有些激动。马
  文生比他只大四岁。孙才旺经常想自己能在四年后达到马文生的位置吗?他估计是不行了。尽管他的舅舅是纪委书记。
  马文生乐了,“孙才旺,你还记得我啊?”
  孙才旺连声答道:“当然记得,当然记得。马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马文生早已想好说辞,便笑道:“我去了新的岗位,想和原来的好同事好兄弟聊聊天什么的。”
  孙才旺惊喜地问道:“马主任,您,您在哪里?”
  马文生嘿嘿一笑道:“你都叫我马主任了,消息还用得着我来告诉你吗?你在城关镇吗?我们见一面如何?”
  孙才旺后悔莫及地说道:“可是我还在县城里,中午借酒浇愁,喝多了,睡在宾馆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对了,马主任,我说个笑话给你听吧。”
  马文生想从孙才旺那里联系上丰家田,再掌握陶庆目前在纪委有什么案底的想法暂时打消了,于是笑道:“那说来听听。”
  孙才旺便三言两语地说完了中午在迎宾宾馆见到的一幕。陶庆在他的嘴里,成了一个小鬼般的人物。

  马文生心里一喜,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了。他要找陶庆的坏事,孙才旺恰好见到了。这真是天意了。
  “孙才旺,以后不可以这么说领导的**,知道吗?要说也只能私下里说说,”马文生高兴归高兴,可他还是提醒了一下孙才旺。
  其实马文生说着,
  孙才旺连声说道我明白我明白,又问马文生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马文生答道。要是孙才旺晚上能过来,他倒是可以和孙才旺见上一面。但孙才旺喝高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俩人说了一番话,便挂断了电话。
  马文生正觉得无所事事,准备出去逛逛,小茆村的村书记汪来水却不请自来,上了他的门。
  “汪书记,”马文生赶紧站起来握住了他的手,“我刚回来,正准备去您那里看看呢。您把小茆山搞得不错啊,有模有样了。”
  小茆山村说是村,其实集镇化得很快,已经不亚于城镇了。加上汪来水懂得利用本地人集资的方式,盖了不少连体别墅,又修了好几排门面房,越让让小茆村看上去上规模上档次。
  汪来水见马文生说得热情,也被感染了,笑道:“马镇长,哎呀,我还是改不了口。我说,我正想着从您那里弄些苗木来把我们那里搞得漂亮一点,您却又升走了。照这个速度,马镇长以后就是大人物了。”

  马文生笑了,连连摆手道:“这个玩笑可开不得。要是被领导听到了,还以为我好高骛远呢。我哪有那个能耐啊。”他不等汪来水接茬,又说苗木花卉的事好办,跟着替汪来水打了个电话给王才兵。
  汪来水只坐了一会儿,便告辞了,说其他村干部马上也要过来看他,他就不打扰了。说着,他留下了一把车钥匙。
  马文生不知道汪来水是什么意思,等他送汪来水出了门,这才大吃一惊,原来汪来水送了一辆崭新的长海车摆在他的门前。
  这个汪来水真的会来事,真的很厉害。
  村干部能当到这个份儿上,真是牛人一枚。
  这叫什么,这叫预先投资。在领导还没有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之前,就把工作做到领导心里去。

  “汪书记,这可千万不能做。且不说我去城北工业园区,组织上会配车。就算没车,也不能接受您这么贵重的礼物,这够上刑事案件了,”马文生连声拒绝,把车钥匙硬是塞到了汪来水的手里。
  汪来水长叹一声道:“马镇长,你这也不收那也不要,我以后真没办法去见你了。其实我搞这个新区,也是去了城关镇,在您那里取了经回来才搞的。说起来,许彩风和李田都立了大功。”
  马文生听到这话说得半明半白的,心里有了数。
  许彩风和李田把建筑这一块做得越发如鱼得水了。
  马文生好说歹说,才劝汪来水把车钥匙拿走了。
  汪来水和他约定晚上一起吃饭,这才走了。
  马文生正要再说什么,腰间的手机却响了,拿出来一看,却是个池薇的电话。

  “池市长,”马文生恭敬地说道。
  池薇在那边应了一声问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我听县里汇报说交接已经办妥了?”
  马文生忙答道:“是的。我回到了乡下,准备把家里安排一下,明天一早就来向您报到。”
  池薇却说道:“你要是没事,下午赶过来,我们一起吃顿晚饭。有些事我得向你交待一下。”

  马文生有些惊讶。凭直觉,他感觉到有事发生了。可是是什么事呢,他却不知道。于是他立即答道:“好。那我就叨扰池市长了。”
  池薇笑道:“这么说你晚上是不准备买单喽?告诉你,我这个市长,一般人可是请不动的。谁想到你马文生竟然连单都不想买。算了,以前我好像吃过你几顿,这回算是还债了。好了,你先去忙吧。五点半你打电话过来。”池薇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对于池薇,马文生始终有种说不出的情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