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7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说邵承永少说也得到省里干个某一个专门委员会的副主任吧。但邵承永却没能做到。
  这期间,有人说这是因为邵承永和池薇有过节,还有人说是邵承永与市委书记陆子强有过节,但官场上的事,当事人没表态,其他人也只是猜测而已。
  白灵并不知道现在电视台的主播邵佳佳是陶庆的妻子。她嘟哝着嘴道:“怎么不行?人家就是想去嘛。你一个县长,解决一个播音员的事还不是易如反掌?”
  陶庆有些恼怒了,他瞪了白灵一眼道:“我说过不行就是不行。其他单位,你可以挑。”
  白灵却依然不肯,她从床上爬起来,像蔓藤缠树一般缠住了陶庆,“不嘛。人家就要去电视台。”女人想在电视台露脸,让全县人目睹她的风采。
  陶庆为了稳住她,只好答道:“我妻子邵佳佳就在电视台,你去了,她怎么办?”邵承永在为人处世方面很低调,爱女邵佳佳和陶庆结婚,他硬是让他们悄悄地办了,事后才请了农加国和曹文雪、苗圣国三个人。其他干部虽有耳闻,可那已是十多天之后的事了。
  白灵嘟着嘴道:“邵佳佳又怎么了?你不觉得我比她好看?我没她好看你为什么来找我?”
  这一番纠缠,让陶庆彻底失去了耐心,他冷笑道:“她好看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爸爸是前任常务副市长,你爸爸是什么人?”
  白灵的自尊被陶庆严重地刺伤了,她不甘示弱地答道:“我当你是凭本事当上副县长的,原来也只不过是个吃软饭的主儿。得,我哪里都不去了,就留在城关小学。”

  她刚说完这话,陶庆一个耳光已重重地扇了过来。这一掌打得极重,白灵的半边脸都肿了。
  陶庆出了手,心里也是极端的后悔,他连忙安慰着白灵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气不过。你要去电视台,我就让你去,行了吧?”
  白灵哪里肯搭理他,她捂着脸,疯一般地跑了出去。
  陶庆跟着从门里追了出去,刚来到了走廊里,他已清醒过来。他这么一追,要是被人看见了,他怎么能解释得清呢。于是他又缩了回去。
  这一出一进,陶庆的动作已完整地落到两个人的眼里。
  这两个人,一个是人事局的陈源。陈源也给王谨做过秘书,对陶庆当然非常熟悉。书记的秘书,对县长这边的办公室主任能不熟悉吗?更何况人家现在是副县长了。
  另一个却是孙才旺。
  孙才旺是市纪委书记丰家成的亲戚,被放在城关镇任办公室主任。
  这个小伙子进了政府之后,慢慢地收敛了玩世不恭的习气,开始适应起政府的环境来。因为他跟金明亮跟得紧,金明亮每次出门,都会把孙才旺带着。

  金明亮升了,孙才旺又和马文生走得很近。如今王津生对他不怎么感兴趣,任用了胡贤做办公室主任,孙才旺自觉自己在这里是没法出头了。中午和几个朋友喝了些酒,正在这边休息呢。
  其实王津生对是对孙才旺的底还没有摸清。要是摸清了,估计王津生也不会换掉他的。
  陈源先是见到一个标致的女子从陶庆的房间里捂脸跑了出去,跟着陶庆又追了出来,他自然明白这里面可能有名堂,于是退了几步,没让陶庆注意到他。
  孙才旺却无所谓,因为陶庆还不认识他。但他认识陶庆啊。新任的年轻副县长,陶庆的强势已渐渐为全县干部所知晓了。
  孙才旺还听说陶庆是前任市长邵承永的女婿,妻子邵佳佳是县电视台新闻主播。孙才旺已经注意到刚才跑出去的女人,根本不是县电视台里经常露面的邵佳佳。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事情,决定了后来很多事的走向。
  陶庆下午便去组织部找陆艳梅。陆艳梅因为昨晚临时的常委会,误过了和马文生的相逢,正在给马文生打电话呢。陶庆推门而入。
  陆艳梅因为侧着坐在那里,拿着手机倾听着。这是和她中意的男人对话,所以她的话说得很绵很软,等意识到有人进来,便吓了一跳,赶紧坐正了身子,向陶庆看了一眼,有些不高兴地问道:“陶副县长,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她的语气很是不悦。

  陶庆刚才也是被白灵闹得心烦意乱,加上他在县里骄横惯了,所以也就没顾上什么礼数。刚才陆艳梅娇娇的模样落到他的眼里,他已经是心头火起,听到陆艳梅近似于呵斥的指责,更是觉得心火如炽。
  这县城里的女人模样好的多了去了,比如陆艳梅和王明芳,都可以让他极尽枕席之欢。只怪他以前没有发觉,于是陶庆索性笑道:“陆部长,我说你这是在和谁打电话呢?看样子不是老公吧?”
  陆艳梅被他的话说中了要害,更是脸色绯红,她越发生气地说道:“陶副县长,这可是在办公室。”
  陶庆随意地笑着问道:“难道不在办公室,我就可以和你乱开玩笑了吗?”
  陆艳梅气得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门道“陶副县长,请你放尊重点。”
  陶庆后退了一步,忙道:“陆部长,我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算了,算我不对。我下午赶过来,是想向你推荐一个人的。”
  陶庆虽然不是常委,可他在县里的风头已经盖过了陆艳梅。
  陆艳梅刚才斥责过他,也不便和他真得闹翻了脸,于是淡淡地笑道:“哦,陶副县长倒说说看。”她知道陶庆是准备往她管辖的部门里安插人手了。
  陶庆便答道:“我说县城关小学的教师白灵,上次文艺汇演的颁奖仪式上你也见过了,这个教师政治敏锐性强,个人素质高,放在学校里屈了才,不如放到县电教馆来播音,也可以提高我们县的形象吗?”
  陶庆说完,便看着陆艳梅。他越看陆艳梅,越觉得她唇红齿白,模样娇嫩可人。

  陆艳梅被他无礼的目光看着,心里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
  “陶副县长,文教卫可是归口由你分管的。电教馆是我们党务这一块儿,你要是安排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陆艳梅不知道他过来说这事的目的是什么。
  陶庆尴尬地笑道:“是这样。正式调动,自然需要组织部办一下手续。”
  陆艳梅立即明白了陶庆的意思。县电教馆向外招聘人员,只需要在组织部备个案就行。可是录用干部,则是需要组织部行文同意,这样才能到人事部门办理工资手续。这个白灵,似乎和陶庆的关系不一般啊。

  “陶副县长,涉及到机构编制,是要农书记和苗县长点头答应的,”陆艳梅不肯松口。论关系,她比不了陶庆和农加国关系铁。陶庆却舍近求远,跑来找自己,这事也太过于莫名其妙了。
  陶庆见她回答得很干脆,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便说既然陆部长有难处,那就算了吧。他眼见着就要走,可是人却往陆艳梅这里迈了一步,涎脸道:“其实我的功夫不比死去的王谨差。”
  陆艳梅听到这话,顿时瞪圆了眼睛,她吼了一声陶庆,“你才当了几天县领导,就这么张狂了啊?老娘告诉你,你要玩,玩你妈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