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42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耻!”
  独自站在雨中,王晓歆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
  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
  梵青竹的那句羡慕嫉妒恨让自己愤怒,而那句洗衣服更是叫自己几乎就要暴走。
  我王晓歆朱雀苍凤一般的大神兽,多少世家子弟隐世巨富上门提亲门铃都摁坏了好几个,哪个不是身家千亿哪个不是权势滔天,却是沦落到跟子墨抢男人。

  还跟……这只伤风败俗的梵青竹……一起……
  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久了,王晓歆却觉得一阵阵的凉意席卷心头,苍雪的玉脸上现出一幕说不出的痛楚。
  心,也灰暗了下来。

  黄冠养的到来并没有让硝烟弥漫的豪宅多了几许故人的温暖,反而多了极多惆怅的压抑。
  无论夏玉周如何腐朽不堪也不论夏家二代三代们如何罪该万死,但对于黄冠养来说,自己身上烙印的,永远都是夏家人的印记。
  永生永世都改变不了。
  进去八天时间让黄冠养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完了,放出来的那一天,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小车的车胎,竟然有半个楼房那么大。
  这,真没有说半句假话。
  透过车窗看着那路边的花草树木,闻着那熟悉的天都城的尾气,黄冠养只感觉自己就到了天堂一般。
  下了车看见那熟悉的文保总单位的大门招牌,黄冠养几乎都要哭了。
  自己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出来,更没想到过自己还能回到原单位上班。
  从楼下到办公室一路上看着那些恭敬的笑容,听着那亲切的呼唤……
  直到在自己办公室坐下来的那一刻,黄冠养都觉得这是一场梦。
  后面的发生的事一件件的传来,听到鲍国星师叔退休的消息的时候,黄冠养突然来明白过来。
  自己,是何等的幸运。
  整个夏家上下,也仅仅只有自己一个人还在这个圈子这个位置不动如山的坐着。
  而姚广德、许春祥这些人早已是案板上待宰的肉。
  与黄冠养一样想法的,还有沈玉鸣。
  他,现在就跟黄冠养坐在一起。

  师叔侄两个人今天在魔都相会,那种渡尽劫波的感觉恍若隔世。
  虽有无限感慨,却只能随他东流。
  对面坐着的是新上任的文保总单位的聂建大首长。
  算起来从夏玉周上交辞呈到聂建上任不足一周的时间,聂建大首长第一次出差就来魔都,就来找金锋,其中意义是个人都明白。
  聂建不过四十出头,身材魁梧脸型饱满,皮肤较黑,说话带着中洲省的口音。
  比起前几天的赵庆周来,聂建的性子更直接,更大气。
  在进入正题之前,沈玉鸣把前几天拍到的元青花牡丹缠枝莲大盘取出来让金锋复检。
  虽然佳士得在拍卖之前承诺过所有拍品一律保真,但五个亿拍下来的东西,沈玉鸣依然抱着小心谨慎的态度,特意拿过来交给金锋过目。
  呃……
  其实在沈玉鸣逗留天都城的几天时间里,这件盘子在天都城已经有无数位顶级大师看过。

  故博国博两院文保总单位还组成了专家组,也把魔都的那个瓜果盘子送到天都城比对复检。
  除此之外,专家组还调用了波斯和奥斯曼两个博物馆元青花大盘子的资料作为参考数据。
  这些资料人家两个博物馆都藏得跟个传家宝似的,尤其是背面和底足露出来的原胎体,一般人根本就见不着。
  这些数据都是在前些年时候双方交流过程中神州这一边的人拍的。
  其实全世界博物馆都是这个鸟样。
  瓷器摆在那里,只给你看一面,背面从不会给你展露出来,底款和圈足那些更别想了。
  就拿我们历家镇国级萧何月下追韩信元青花梅瓶来说,你在博物馆永远只看得见他的正面,他的另一面永远都不会让你看到。
  就算是内部人员也无法窥探他的背面与底部底足。

  从1959年出土到现在,看过他的背面和底足的人掰着手指都能数得清。
  这是为了防止有高手作伪仿制。
  尤其是底足底部的特征,那就是绝密。
  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的元青花顶级精仿品,唯独没有人敢做这个,可见保密的程度有多高。
  金锋查看元青花的方式又跟其他所有人完全不同。

  正面的牡丹和缠枝莲图案一律不看,胎体跟火石红一律不摸,将盘子翻过来,一把逮过黄冠养的手,掰开他的拇指摁在盘底上。
  元青花的盘底都是有火石红和黄褐色斑点的,无论是传世品还是出土器,这两点,绝对跑不了。
  就算是作假也必须做这两个出来。
  你要是把元青花底足弄个泥鳅背出来,那就完蛋了。
  虽然神州的元青花少得可怜,但神州却是元青花的原产地,这些年在瓷都的发掘中,也不是没有出土过残器。
  元青花的特征对于黄冠养沈玉鸣之流的大师们来说,那是丽瓜烂熟的。
  不过,金锋的鉴定法子却是完全颠覆了两个人的认知。
  黄冠养的拇指好好的摁在盘底,金锋托起盘子来,拿起梵青竹买给自己的一尺来长的导弹打火机摁燃,放在了盘子中间烘烤起来。
  这一幕出来,现场几个人全都吓得呆若木鸡一般。
  这是什么骚操作?
  黄冠养一动不敢动,沈玉鸣双手托着直径近半米的大盘子更是不敢动弹一下,呼吸立马停止,只有鼻子出气。
  一边的聂建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自己说白了就是个文物白痴门外汉,到文保总单位上班那就是走个过场,为某个人那啥来着。

  饶是自己是文物白痴加门外汉,但看着金锋这样折腾也感觉有人在拿着小刀割自己的肉一样。
  五亿呐。
  那可是五亿的元青花大盘子呐!
  擦掉一块皮就是一辆大奔驰呐!
  这么烧会不会烧坏?

  万一烧坏了……
  那损失可就大了。
  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呐。
  然而金锋却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抄着打火机对着盘子正中直直的烤着。
  短短二十几秒的时间,打火机的温度便自传递到青花大盘子上,又过了几秒,温度升高,黄冠养的拇指有些受不了,但金锋没叫放手,黄冠养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数着时间金锋撤掉了打火机,轻轻点头。
  黄冠养如蒙大赦一般松开拇指赶紧塞到嘴里不停的咀着,一脸的心痛。
  这个时候,金锋抄起茶杯滴了三滴水滴下去,静静的看着盘子的底部。
  黄冠养跟沈玉鸣循着金锋的眼神望过去,顿时间瞪大眼张大嘴就跟见了鬼一般。
  “这……”
  “这……是什么?”
  元青花大盘的瓷胎用的是瓷都的瓷石加高岭土二元配方制作而成。
  这种独有的配方做出来的瓷器特点就是胎质坚实,胎色较白,略微泛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