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7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怀义这个话,是说到了道路这一块儿了。
  面对眼前的这位新贵,王怀义已经是铁了心跟着马文生走了。两年时间,能从办事员到副科再到副县,估计大朗市难已找到第二人了。

  金明亮是宣传部长贾维庆送来的。
  金明亮也改对马文生那种冷漠态度,热情地和马文生握着手,说着些没有实质内容的话。
  贾维庆一直对马文生就很佩服,此时也向马文生笑着。
  马文生突然明白了钟三声给他示好的原因,敢情钟三声在市里,他已经得知了市里准备用马文生的意图。
  对头归对头,但一旦对头成了节节攀升的潜力股,你还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他,还能用以前的态度来应付他吗?
  腾龙镇的机关干部会九点召开,贾维庆高度地赞扬了王明芳和马文生在腾龙镇的工作,然后又夸起了金明亮。
  等到马文生发言时,他也略略谈到了金明亮是个有能力的领导,但他发言的关键点在于王怀义的实干,王怀义暗暗领了马文生的人情,更加铁了心地跟随马文生了。
  这个时候最恼火的人是金明亮。他当初在王谨的力荐下,当上了副县长,是马文生让他一夜之间没了职务还受了处分。
  如今他东山再起,金明亮的想法变了。金明亮决定利用自己手上的权力好好打压马文生。你不是能干吗?你不是说要想富先修路吗?你不是想搞土地流转建商品房吗?我让你统统不能如愿。要知道金明亮暗中已经和陶庆联手了。
  县公路管理局收到腾龙镇关于省道拓宽的公文后,被金明亮七转八转,找关系压下去了。
  没想到半道上杀出了一个钟三声,替马文生解决了这个头痛事儿。
  跟着腾龙镇送来土地流转的报告,土地局向陶庆汇报时,陶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什么流转不流转的?啊?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自古以来所有的事儿都是围绕土地打转的,谁考虑了农民的利益,农民才会考虑他的利益。连这个简单的问题都不明白,还搞什么土地流转?分明就是跟农民抢地嘛。”
  陶庆这话一说,腾龙镇的土地流转报告便被搁置了。

  陶庆说得挺有道理,可是谁都知道种地不赚钱,甚至赔本。腾龙镇计划拿出来流转的土地,事实上一直是抛荒状态。有的甚至已有五年都没有种过一棵菜。
  金明亮以这种方式打压住马文生,他自信满满,认为马文生翻不了天。
  农加国会听他马文生的,还是听他金明亮和陶庆的。结果不言而喻,要是肯相信他马文生,如今坐在副县长位置上的就是马文生,而不是陶庆。
  谁知道金明亮和陶庆这番联手打压,最终以市委市政府看中了马文生而宣告流产。人家走了,你再扣着腾龙镇的土地流转还有什么意义?土地局局长恰好来到陶庆办公室汇报工作,他说腾龙镇又重新送了份申请土地流转的报告,这一次只是说要将那些抛荒地集中起来。
  陶庆暗恨这人脑子不清醒,上回他已经发火了,这人竟然还来说这事。他正要拍桌子骂,冷不丁想到如今主政腾龙的是金明亮。他要是一桌拍下去发了通火,那不是得罪了马文生,而是得罪了金明亮和他身后的曹文雪、苗圣国。更何况陶庆和金明亮还是同一战壕的战友。
  “要是这样,倒也不失为解决农村发展的新路子嘛,你照程序给他们办了吧,”陶庆不紧不慢地说道。

  土地局局长诧异地看了陶庆一眼,他也是官油子,立即把陶庆前后态度的变化与腾龙镇领导班子的变化联系了起来。原来陶庆是拿马文生出气呢。
  土地局局长走后,陶庆心里火气更旺。马文生啊,马文生,你以为你到了市里,当上了和我一样的副县级领导,我就奈何不了你不成?
  陶庆想着,又觉得自己还要找点后援,于是脑子里急速地转了起来。
  想了许久,陶庆就想要发泄一下,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他前不久才结了婚,妻子是县电视台的女播音员邵佳佳。她每天只是下午去录一下新闻,然后便没事了,所以上午一般是在家里看电视打毛衣。
  “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了,来了人要接待,”陶庆说完这话,便挂断了电话。
  邵佳佳怔怔地看着手机,眼里忽然不争气地流出了泪。她嫁给陶庆时,他才是政府办主任。原本以为陶庆是个谦谦君子,没想到这人一向独断专行,在家里俨然就是个皇帝,对她也是颐指气使的。
  邵佳佳给自己的闺蜜打了个电话,聊了一会儿,心里还是闷闷的,便又给母亲打去了电话。
  她母亲在那一端听完了女儿的哭诉,便答道:“这也不怪人家。人家当初和你结婚,我怀疑就是冲你爸来的。谁让你爸这次没能上去,反而靠边了呢。”
  邵佳佳听到这话,却又不哭了。她听到母亲这么说,便彻底地看清了陶庆的嘴脸。难怪他会离婚再娶,原来竟是以这种方式来积聚自己的外面关系。
  陶庆正在迎宾宾馆的包间里。城关小学的白灵真得像是百灵鸟一般,正在为他引吭高歌呢。

  这房子隔音,白灵唱得虽然响亮,可外面走廊里却是什么也听不到。陶庆听着听着,又把边唱边跳的白灵搂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唱。
  白灵嘴里歌声不停,眼睛却是斜了他一眼。这一眼娇娆媚极,陶庆骨头都酥了。完事后,陶庆向白灵说道,声回去吧。
  白灵却不肯走,直直地瞪着他,“你叫我来我就来,你让我走我就走?你当我是什么了?”
  陶庆一愣,淡淡地问道:“那你准备怎样?”
  白灵注意到隗庆面色不善,尽管心里有些发怵,可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不想教书了。教书不好玩。”她的模样虽然娇嗔,可语气分明有些颤抖。
  陶庆是副县长,她所在的学校校长见到陶庆,都不敢随便开口说话。
  陶庆哦了一声。他认真地看了白灵一眼,问道:“那你想去哪儿?”他问话的时候,一直站在那里,既没有走过来安抚一下白灵的意思,也没有立即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我,我想去电视台,我要当播音员,”白灵终于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陶庆沉吟了一会儿道:“白灵,我告诉你,我最讨厌以这样的方式做交易。不过既然你说了不想教书,你可以去其他地方,但电视台不行。”电视台播音员是他陶庆的妻子邵佳佳。白灵这么一去,不是明摆着给他出难题吗?
  邵佳佳虽然没有女人味儿,可她的背后却是她的父亲邵承永。
  虽然邵承永不久前因为池薇的到任,转到市人大常委会任主任去了,但他的实力却是不容小觑的。一个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卸任去了市人大,这在大朗市的确让人大跌眼镜。
  日期:2018-11-26 07: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