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7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钟三声并没有留在腾龙镇吃饭。他是一个正处级领导干部,和县委书记农加国一个级别,随便是不会在外面吃饭的。尤其是现在对于吃喝风抓得很紧的时候。
  他临走时,交待马文生,让人帮人把公路管理局机关大院给绿化一下。“我可说好了,这绿化的钱我可是不出了,就在给你的那二百万里取。”
  马文生连声答应。难道钟三声这趟来同意修路再给钱,就为了绿化这点儿事?马文生自然不信。可他也不好问,只有闷在心里。

  钟三声走后,马文生便打电话叫来王怀义,询问土地流转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王怀义答道:“市里同意先让我们拿一百亩地来试点。不过有个要求,就是千万不要出现和农民争地的事,更不能引起上丨访丨之类型纠纷。但市国土局只是口头同意,具体还要县里拿意见送报告上去,他们才能批。”
  马文生有些不大高兴了,他皱着眉说道:“这个关钱跟踪事情的工夫还不到家嘛。”马文生表面上说关钱,其实也是暗指王怀义。
  王怀义哪有听不出来的道理,他连忙答道:“马镇长,这事其实不能怪关钱。我也有责任。我们把土地流转的申请报告送到了县土地局,土地局说上报给陶副县长,如今一周多时间过去了,再也没有结果。我也催过,可土地局那边说陶副县长还没有表态。”
  马文生一愣,顿时明白了原委。他摇摇头,递给王怀义一根烟道:“王书记,你辛苦了。”
  王怀义和马文生聊了一会儿,又说了些党务上的事,这才离开了。
  他一走,马文生就陷入沉思。
  陶庆是副县长,他分管农业和交通、城建,这本来是两个副县长管的事儿,但是金明亮前面被免了,现在再想上来,还得有个时间过渡。

  腾龙镇省道拓宽的事,因为有了钟三声主动地帮忙,马文生才算逃脱了陶庆。但现在土地流转,恰恰又落到陶庆的手里。这个人,分明是要和自己对着干下去了。
  他陶庆把腾龙镇的报告压着不办,你却拿他没办法。因为他完全可以借口说情况不明朗,可以再等等。这一句话一说,就等于宣布你这个报告是死刑了。
  找农加国,不妥。一旦找了农加国,就是将自己和陶庆的矛盾公开化了。可是在县里除了农加国,还有什么人能镇得住金明亮呢。至于苗圣国,马文生更是想都不会想。
  马文生在办公室踱着步子,跟着他又划着了一根香烟点上了。烟抽了一半,他脑子里闪出一个主意。他当时指示关钱以土地流转的名义,征一些地,但他没说征地的用途啊。这地既可以用来建房,也可以用来引进工业企业,还可以种植苗木花卉。只要绕过陶庆,这个报告就要被批下来的可能。
  想到这里,马文生也不焦躁了,他将烟往烟灰缸里一掐,便往楼道那一边的副书记办公室走去。

  王怀义的门虚掩在那里。马文生正要推门,忽然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你说那位和上面关系怎么样?怎么到现在也没动静啊?”这个声音,应该是组织委员洪大望在说话。
  王怀义跟着答道:“上面的事儿,咱们管那么多做什么?该你的事,做好就行了。多做事,少说话。马镇长是个做事的人,你要想在他那里讨了好,肯定是做事做得灵光。”
  洪大望叹道:“马镇长估计是没什么后台,那些没做事的人都能升,他才来几天,就把这里一下子弄敞亮了。最近曹四海说新增了五百万呢。我的妈,以前我们腾龙经济在全县榜上无名,可现在你看,这五百万抵得上两年的所有收入了。”
  马文生也不想再听下去了,他退回几步,再朝王怀义这边走了过去,这一回,脚步落地之声变得大了些。那屋里跟着就没了声音,马文生轻轻一推门,王怀义脸色如常,洪大望的脸却有些红了。

  马文生也不理会这些,直接把自己刚才的想法告诉了王怀义,让他和关钱把报告写得含糊一点,不再说土地流转之后的用途,直接就写要收购土地。
  王怀义一愣,跟着明白了马文生的意思。上回的报告说收了土地用来加快城镇化建设,你不批,这回我不写了,看你批不批。
  王怀义连声答应着。马文生又说了句辛苦了,就准备离开。洪大望估计自己受了冷遇,便叫了一声马镇长。
  马文生回过头来笑道:“洪组委有事?”
  洪大望答道:“我正在和王书记商量一件事,就是我们镇现在干部作风明显好转,我们能不能再推进一下,对机关干部的工作作风来一个民主测评?”

  马文生哦了一声道:“党务方面的事,由王书记拿意见吧。你真要问我,我也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那就是,我们紧跟组织部,组织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不为人先,也不甘人后。”
  不为人先,也不甘人后?马文生的这几个字,说得洪大望一头雾水,王怀义也愣了。
  马文生回到办公室也不过一会儿,王明芳的电话便进来了。自从上次他们在市里的中山小区欢愉之后,到现在还没有见过面。
  王明芳说得很是客气,“马镇长,根据县委常委会意见,我和陆部长将过来和你谈一次话,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我们到你这里?”
  “王主任,能不能透露一点内幕消息啊。你看在同僚之谊上,暗示一下谈话内容,我也好有思想准备,”马文生看到她用的是县委办的固定电话打过来,自然不敢随便说话。

  “是关于你工作的事,是走是留,你自己决定,”王明芳答道。刚才马文生的同僚之谊,差点被她听成了同床之谊,王明芳手不由得一抖,说话都有些飘忽了。
  马文生心里也不平静。刚才他听到陆艳梅和王明芳一道过来,就是震动极大。跟着王明芳又说事关他的去留,马文生更是纳闷。怎么县里始终在围着自己的工作岗位不断地折腾着。他去,能去哪儿?要留,又当如何?
  “还是我过来吧,”马文生咬咬牙。要是王明芳和陆艳梅一道到腾龙来,她们要是放任了自己的情感,自己可能招架不住。毕竟她们彼此不知情,一个和马文生差点走火,而另一个则直接滚了床单了。
  这些事一旦外泄,或者两个女人有一点点争风吃醋的味儿出来,他马文生只有死路一条。像这样的事儿,外面掉到深渊里的干部不知道有多少。
  王明芳答了声好。那语气似乎有些失望,跟着她确定了一下马文生来的时间,便挂断了电话。
  傍晚时分,马文生开了一个党政联席会,会议就省道拓宽的事情成立了一个领导组。根据马文生的意见,组长由王怀义担任。
  曹四海和田二壮也分别进了领导组成员之内。马文生想想,又把纪委书记从领导组里抽了出来,专门成立了一个监督组。
  日期:2018-11-2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