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41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天时间中,出入梧桐洋楼的豪车数量已经无法统计,就连守在外面的最精锐的记者们也都麻木了。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是拍摄进入这里的每一辆豪车。
  也就是这些豪车的照片成为了这三天时间内的焦点。

  每一辆的车牌照和背后的主人都会引起网络上一阵阵不小的浪涛和骚动。
  更是引发了无数瓜农的无限遐想。
  相比之下,佳士得七天之后的魔都拍卖会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有很多人对金锋恨得咬牙切齿,还有很多人在心底诅咒着金锋早死。
  然而,这些诅咒都是徒劳无功的口水。
  三天时间里,金锋就龟缩在自己的乌龟壳里,让那些巴不得自己马上就完蛋的人恨得牙痒痒把楼板跺穿也毫不在乎。

  人生两大悲剧莫过于陪嫖看赌。
  不过对于看赌的瓜农群众们来说,除了看谁赢谁输之外的乐趣之外,还有就是,评头论足。
  世界上从不缺乏娱乐者,尤其是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
  从第一天开始,网上的段子也流行开了。
  “来来来,清仓大甩卖了啊,佳士得的古董清楚大甩卖了啊。刚刚在天都城买的败家乾隆爷的和田印玺……”
  “便宜卖了他,我好去买金院士的宝马股份了啊。”
  “佳士得卖的古董,金锋卖的是郎份。”

  “佳士得卖一场古董不过区区五亿刀,还不及人金锋指甲缝里漏出来的一点点渣渣。”
  “预热拍卖第一回合,金院士完胜!”
  网络上还出现了惟妙惟肖的配图漫画,将金锋跟佳士得的对战描绘得惟妙惟肖。
  一个标注为250的巨人跪在一个黑瘦的少年跟前,身上只剩下了薄薄的一条树叶遮盖的遮羞布。
  “真是天大的讽刺……国外的佳士得拍卖神州的古董,神州的金锋却卖的是老外的股份。”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了我们的古董古玩,佳士得在神州还能不能生存下去。”
  随着出入老洋楼的豪车慢慢减少的时候,纷乱复杂的大鏖战也进入了尾声。
  三天之后,金锋手上的伤口也完全痊愈。留下了很多的伤口印记,但没伤到筋骨筋脉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大浪淘沙之后,留下的都是真正有实力也有诚意购买股份的金主,金锋也空闲了下来。
  魔都的雨季就像是一个盼望出征夫君即刻归来却是遥遥无期的深闺怨妇,阴郁得令人沮丧。

  连绵的小雨会让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得忧郁和恼人。
  清澈的泳池中,一个黑黑的脑袋探出头来,两只黑白相间狰狞的手掌撑在马赛克石砖上,一条矫健的身子嗖的下如剑鱼一般窜了上来。
  一双晰白如玉的修长十指握着白色的毛巾轻轻擦拭着眼前这具皮包骨的身子。
  擦着擦着,毛巾掉在了地上,那双白嫩的手却是将这具满身狰狞伤疤的身子紧紧的抱在怀中。
  热泪伴着冰冷的雨水混合着淌落下来,从一条条鲜红的伤口上流过。
  “不要那么拼了。你都瘦成啥样了。”
  梵青竹附在金锋耳畔的娇语带着心碎的呜咽,身上满是那柔软躯体温柔,还有那火热的呼吸,炙热的心跳。
  “放了。有人看着。”
  金锋的低柔换来的是梵青竹的倔强的娇嗔:“看着又怎么了?”
  “子墨都没意见,他们算什么?!”
  “我巴不得全世界都看见呢。”

  “你瘦成这样了,我心疼。”
  毫不遮掩的爱恋和近乎偏执的倔强让金锋的脸沉了下来。
  轻轻挣开梵青竹的怀抱,柔声说道:“我很传统。”
  “我比你更传统。”

  梵青竹低低的抗争着:“你救了我两次命,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是应该的。”
  下一秒的时候,梵青竹又忍不住流下泪来,看着金锋那瘦得鬼样的身躯,心痛得跟刀子在绞。
  “从今天开始,我来负责你的饮食。一天十顿饭,全吃肥肉全喝碳酸饮料,吃了就睡睡了就吃,把你养成大胖子……”
  近乎小孩儿的气话让金锋哑然失笑,回头看着梵青竹弦泪欲泣的绝色容颜,金锋忍不住抬手捏捏她的小脸。

  “傻女人。”
  “就傻。”
  梵青竹一下子抱着金锋,玉脖枕在金锋的赢痩磕人的肩头。
  细雨轻轻曼曼的下着,柔软滚烫的娇躯无声的向冰冷的金锋传递着热量。
  渐渐地,梵青竹冷了,金锋却是热了。
  “咳咳!”
  “哼!”
  背后传来一声咳嗽和冷哼,跟着一个冰冷冷的声音传来:“黄冠养来了,还有聂建。”

  王晓歆静静的站在雨中,一袭乳白的职业装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完美无瑕,万千发丝紧紧的贴着头皮让她本就冰艳的容貌更显质傲清霜。
  细雨溅落在她的额头上汇成溪流滴落下来,好似那眼泪一般。
  瑞凤双瞳中流露出来的,是那说不完道不尽的滔天恨意。
  站在王晓歆身后的,还有略显疲惫的黄冠养。

  跟王晓歆不同,黄冠养双手插袋脑袋歪着望着灰蒙蒙的天,仿佛这一切都跟自己毫无关系。
  梵青竹却是跟个没事人一般,辛勤得像一个机器女佣给金锋擦干了身子,又蹲在地上给金锋套上了鞋子。
  这一幕看在王晓歆眼底,王晓歆的冰霜脸更是阴了三分。
  而一边的黄冠养却是惊得一阵阵的波涛翻滚。
  这确定是那家产万亿、拽得不可一世的大神兽梵青竹?
  等到金锋走到黄冠养的身边,轻轻咳了声,黄冠养这才慢慢扭转头来,冲着金锋眨眨眼,随着金锋并排走回屋内。
  转过身的那一霎那,黄冠养无声的竖起大拇指,冲着金锋眨眨眼,露出男人才懂的眼色。
  金锋与黄冠养进了屋子,王晓歆却是站在原地直直冷冷的看着收拾着的梵青竹,瑶鼻忍不住冷哼一声。
  “伤风败俗,丢人现眼。”
  梵青竹抱着金锋的浴袍,拎着金锋的拖鞋,正眼都没给王晓歆一个,嘴里漠然说道:“羡慕嫉妒——恨!”
  王晓歆玉脸一寒,身上的寒气陡然溢散出来:“再说一次。”
  然而梵青竹却是在这一刻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如此的纯洁自然,连这阴雨灰蒙的天也似乎明亮了起来。

  臻首埋在金锋的衣服上深深的呼吸着,殷红丰润的樱唇露出最灿烂的笑,一步踏出,扭着钉子步大摇大摆从王晓歆身边走过,粉红的小嘴嘟嘟的嘟着。
  “洗衣服去。”
  “手洗!”
  “格格格……”
  银铃般的欢快娇笑回荡在阴雨绵绵的草坪,脆脆的、糯糯的,却又声声刺激着王晓歆的神经。
  长缨大队长紧紧攥着苍白的粉拳,重重冷哼出声,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出来。
  日期:2019-01-02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