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7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强根生见到谢佳莹不信,也不再说什么了,心里倒是叹了口气。他也希望自己的判断失误,要是马文生真如他所想的一般,不出意外,很快就能到县里任职。到时候极有可能是农加国有力的对手。这样的人,真要出头,想埋也是埋不住的。
  且不说谢佳莹他们去大朗市,单说下午马文生把文件看完,叫来田二壮,把写得密密麻麻的便笺交到他手里,让田二壮去给那些党政班子成员送去。
  田二壮看了一会儿道:“马镇长,郭副镇长昨晚被公丨安丨局叫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农口的事,怎么办呢?”
  马文生没想到郭采妮的动作如此迅速,于是答道:“这样,你直接转到茆令江手里。”
  田二壮正要走,马文生又让他把副书记王怀义请到自己的办公室来。

  不一会儿,王怀义便过来了。王怀义现在对马文生,可是姿态越来越低。轮级别,他和马文生一样,他比马文生低半级,可也是正科级。
  不过上午他也去参加了王谨的追悼会。中午在县城吃了饭,回来便听说了腾龙百姓为马文生请愿的事儿。接着渐渐有风声传来,说马文生可能接任镇丨党丨委书记。
  王怀义便动了心。马文生任书记,镇长的职务可是空了出来。
  “马镇长,您找我?”王怀义客气地说道,他比马文生年长十多岁,却称马文生为您。
  马文生连忙说王书记太客气,一边请王怀义坐下,一边泡茶,嘴里还问着王怀义跑土地流转的事怎么样了。
  王怀义心说坏了,他这事还没做。其实他就算跑了一趟县土地局也没用,王谨死了的消息传出来,几乎各个单位的头头脑脑都没了上班心思。
  马文生一看王怀义的表情,便猜到了答案,他淡淡地说道:“王书记,这事你还是多费点心,和关所长尽快弄个结果出来。这两天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王怀义见马文生三言两语便把这事给打发了,任务却是更加明确,要让他弄出结果来,于是王怀义也不喝茶了,说道:“马镇长,我马上带关钱跑一趟市里的国土局吧,明天一早向你汇报。”
  马文生做事讲究效率。王怀义主动,他也不客气,便说那就辛苦你了。
  这一下午忙完了手头的事,又问过大王村书记王才兵在市里各单位的绿化工作,王才兵告诉马文生,上午他们准备请愿,结果停了各个单位的绿化大院的活,可把市里领导给急坏了。
  “端午一过,文明城市暗访组就要下来了,他们催得要命。我想日晚加班,把他们的活全部搞定了,”王才兵说道。
  “好。要注意安全,”马文生交待道。

  刚说完话,他手边的固定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是王明芳。
  “文生,晚上吃什么?”她柔声问道。
  “我做给你吃,”马文生想了想,答道。
  “不行。我一到别墅那里,估计就会有人上门来汇报工作,还是换个地方吧,”王明芳说道。她已经是县委办主任,那些想往上升的人只要见到她回来,还不一个个赶了来?
  马文生越发觉得自己需要弄个房子了。这房子的位置最好在市区不惹眼的地方。
  “那只有去酒店了,”马文生无奈地说道。片刻之间弄个房子,可是没那么容易。
  “呵,那就让我来办。你等着,我做好了饭菜,打电话给你,”王明芳娇娇地说道。
  天快黑的时候,马文生才再次接到王明芳的电话。
  “文生,我做好了饭菜,就等你过来了,”王明芳甜甜地说道。
  马文生问清了位置,跟着他让小高把自己送到了市区。等到了之后,马文生这才骇异地发现王明芳说的这个地方,距离当初陈景蕊所住的地方,不过两条街之隔。他心里不由为之一颤。明知陈景蕊已成他人妇,可他还是忘不了她。
  陈景蕊对马文生的情谊,是马文生始终无法忘怀的。
  尤其他们情到深处时,陈景蕊动不动就伤心,越发让马文生感到陈景蕊对他是真心的,不是随便拿他来排遣寂寞的女人。她有着她太多的苦衷。这一点,查金芝比不了,杨兰比不了,王明芳比不了,就连郭采妮都比不了。
  这个世界,能随心所欲的事太少太少了。
  马文生这样想着,便匆匆地走到了王明芳所在的中山小区。等他到了单元门前,摁下501的电子门铃,一个声音静静地说了声喂。

  马文生喊了声你好。跟着那单元门咣当一声响,开了一道缝。
  马文生拉开门,走进去。那单元门随即自动合上了。
  来到了501室,他又摁动了门铃。那门一开,王明芳笑吟吟地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一双拖鞋。乘马文生换鞋的功夫,王明芳锁上了门。
  地上铺的木地板光滑洁净,马文生穿过玄关,来到客厅。只见宽大的客厅正中摆放着一个矮柜,一个大大的电视摆放在上面,正放着电影。一组沙发靠墙放着,正好围成了个弧形。
  马文生转了一圈,把各个房间一一看了,这才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嘴里哟了一声道:“这房子够大的。”

  王明芳浅浅一笑道:“当然,加上楼上的跃层,有160个平方呢。”
  马文生问清了这房子是王明芳买下的,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王明芳还真是有钱。随即他便想到了王明芳这钱的来源,心里便是暗叹一声。
  她这是在玩火了。
  “文生,累了吧?”王明芳解下围裙,露出居家的衣服来。

  王明芳热好了菜,把马文生叫了过去。她开了一瓶干红,倒了两杯,俩人喝着。忽然王明芳说道:“文生,你的对象叫什么名字?”
  王明芳这一问,倒把马文生问愣了。他不明白王明芳是什么意思,便笑道:“你怎么想起来问起了这个?”
  王明芳有些酸楚地说道:“要是她愿意,我,我倒想给你做个小。”
  小?马文生根本没听懂她的意思,便问道:“小?小什么?”

  王明芳那脸红到了脖子,也不知是因为喝酒还是因为害臊的缘故,她恨声说道:“小什么?小什么你不懂?就是小老婆。人家愿意给你当小老婆,怎么,你还不愿意还是怎么的?”
  马文生听到这话,不由得为之一怔。她是县委办主任了,跟着就能做到县委常委,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呢?
  说起来,王明芳的妹妹王茵也说过同样的话,而马文生差点和王茵把雷池给越了。如今,王明芳又来说这个话。难道,这样的话还会传染不成?
  不过看神情,王明芳也不像是在说晕话,他把握住了王明芳的手道:“我是你的人。这不好吗?还要委屈你做什么小呢。”他手上用了些力,女人便乖巧地坐上来了。
  王明芳见他说得情真意切,笑了,她答道:“我是说,要是国家允许,她也同意,我便做你的小老婆,这样就能天天晚上和你睡一起商量事儿了。”
  日期:2018-11-25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