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四海也是坐了多年冷板凳的人,是马文生来腾龙工作后,他才有了担任财政所长的机会。所以对马文生自然忠心,他早想好了,要在去年福利基础上增加五百块钱。这个功劳不是他的,干部们都会记得马文生的好。
  谢佳莹和强根生还没有离开腾龙镇。他们和那些记者们中午在腾龙镇一家酒店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下午两点才走向镇政府。
  谢佳莹对马文生产生了兴趣,所以她要求随行记者留意拍摄镇政府机关干部的工作作风。这种暗访风格犀利,连强根生都暗暗吃惊。他上午才偷空给农加国打电话,让他给马文生施展能力的机会。
  现在要是腾龙镇机关干部工作作风不过硬,农加国估计又要头痛了。
  这官场处处暗流涌动,片刻不能松懈呢。

  这一天下午上班,机关干部们到的却是极齐。因为上午曹四海向马文生汇报过端午前的福利发放问题,马文生鼓励他多发。
  曹四海立即就把风放了出去。一个好汉三个帮,马文生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也得让大伙儿都有动力为马文生出力不是。
  大伙儿一听有钱发,自然是精神倍增。连回答办事群众的声音都柔和起来了。
  所以省电视台记者的暗访结果,便是可想而知了。
  谢佳莹听到汇报,更加吃惊。她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在她的印象中,乡镇干部说段子,上班扯闲篇,下班喝醉酒,那是正常现象。
  难道这个腾龙,格外得特殊不成。
  谢佳莹越是想亲眼见见马文生,和他聊一聊。看看这个干部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
  强根生在前面领路,他叩了叩马文生办公室的门,跟着就一推那虚掩着的门。只见马文生正坐在那里批阅文件。
  各级政府都有看不完的文件,乡镇政府当然不例外。政府公文传阅有硬性规定,那就是政府办做好收文登记,然后根据类别,用不同的文件夹夹好,送到丨党丨委书记那里来。书记根据文件的不同内容,批转给各个分管领导,分管领导再批转到各个部门办理。部门办理之后,再在文件上写上工作办理情况,再把文件转到政府办。常规性的工作要求,书记往往批一个“传阅”,党政班子成员一一看了,在标签的传阅栏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便宣告结束。

  王明芳不在政府,她调离的消息在腾龙已经不是秘密了。田二壮也清楚,所以他就文件送到了马文生这里来了。
  马文生认真翻阅着文件,却不在批示一栏上写意见,而是在下面的传阅栏里写下自己的名字。那些重要的必须办理的文件,他则拿出一张便笺纸,一一记下来,写上分管领导姓名,准备等会儿让田二壮一一通知去办理。
  这个田二壮办事懒洋洋的,远远不如城关镇的政府办主任孙才旺。
  这个时候,马文生还不知道王津生去了城关镇,孙才旺已经被免了,现任的主任是胡贤。胡贤是个老实人,所以在接待省里的暗访组时能说实话。
  要是换一个坏的,不能实事求是地说话的,马文生这一回就要栽了。

  马文生正忙着写字呢,忽然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瘦瘦的五旬年纪的男子和一个表情严肃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你们是?”马文生这话刚一出口,目光却停留在谢佳莹的脸上。他想起来了,眼前这个穿着咖啡色套装的女人他见过。那是在省城时,他去省财政厅综合处陈星宇那里办手续,出门时撞到的那个女人。而且他还不小心按到了这个女人的前面。
  当时马文生以为她是省委副书记谢佳莹,听到陈星宇叫她姑妈时,他又觉得不是。但今天这女人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了。马文生立即想到,她肯定是谢佳莹无疑了。听人说,省里的一号准备来津县视察,这个消息早传遍了,越传越真。省委三把手前来打前站,很好理解了。
  马文生想到这里,立即站起身来,笑道:“您二位是有事吧?请坐下说吧。”他估计着穿着灰夹克白衬衫的男人应该也是省里领导,却也不点破,热情地招呼道。
  谢佳莹见到马文生,着实一愣。她已经过了大华青春年华,却一直没有把自己嫁出去。虽然少女时代有过男朋友,可人家见到自己距离和谢佳莹越拉越远,自觉地避让了。所以对于触摸过自己的异性,谢佳莹自然印象深刻。这个男人她见过,她马上就想了起来。

  谢佳莹一想到这茬,脸色微微红了。她历练多年,涵养工夫岂是普通人所能及上的。见到马文生热情主动,便笑道:“你就是马镇长,我们是省里来的记者,想问点情况,不打扰吧?”
  马文生脸上笑容更加灿烂,连声说道:“欢迎欢迎。我们请都请不到的无冕之王,哪里能说是打扰呢。来来来,我们到会议室聊吧。”
  马文生继续装聋作哑。可尊重对方的功课可是做得足了,跟着他又泡茶,连田二壮都没叫。
  强根生注意到桌上的便笺纸,淡淡地问道:“马镇长,你们政府公文就是这样批阅的?这在全国也找不到第二个。”
  好,来找茬了。马文生不卑不亢地答道:“这个我倒要向大记者解释了,政府公文批阅都是书记批阅。现在我们镇书记外出,我这个副书记代镇长自然不好遇俎代庖。只能写在便笺纸上,先把公文传达下去,具体意见,还要等我们镇上王书记回来。”
  强根生见他回答得流利,又问了些关于腾龙农村发展定位问题。这些都是马文生曾经深思熟虑过的,自然也是侃侃而谈,依然是承接东南沿海的制造业,做大做强这边的实业,把实业做上去,让老百姓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不一会儿,谢佳莹和强根生便向马文生道别,他们婉拒了马文生留吃晚饭的邀请。出了门,便打电话叫来了中巴车,准备赶到大朗市委去。暗访到这里算是结束,他们要把情况向大朗市委通报。
  “强主任,你觉得这个年轻的镇长怎么样?”谢佳莹在车上问道。
  马文生可是恭敬地把谢佳莹和强根生他们送到了楼下,还目送着他们出了政府大院。那辆小型中巴,把他们的身份暴露无遗。上面的领导下来,多半喜欢坐小型中巴。
  马文生回想着谢佳莹那冰冷的瓜子脸,还有那高高的身材,忽然觉得省里女领导也是挺有韵味的。想到这里,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可跟着想到那次巧合,脸上不觉一笑。
  强根生在车里沉默了数秒,答道:“谢书记,这人不错,干练,有头脑。只是,”
  “只是什么?”谢佳莹对马文生的印象也确实不错,于是追问道。
  “只是我觉得他心机之深,令人惊讶。他应该是猜出了我们的身份,”强根生答道。
  谢佳莹倒是惊讶了。她可是没有发觉这一点。
  “谢书记,您回忆一下,我们进去的时候,只是敲了门。乡镇干部一般脾气都大,他们往往因为这样的小事就能呵斥手下。可马文生却站起身来了,对吧?还有,我们走的时候,他一直送到了门外,不停地挽留我们吃晚饭,还说要派车,”强根生判断道。
  谢佳莹摆了摆手,说你这个观点我不赞成。“我说过我们是记者,领导干部见到记者,自然客气。央视记者上哪儿,人们不都看得高高的,记者在人们心目中的位置也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