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农加国见到迟子越说的还是马文生,便委屈地说道:“秘书长,我一上午忙到现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领导问我们津县是不是调整了马文生同志的职务,这是没有的事啊。我压根儿也没听说过。”
  农加国已是县里的一把手了。他说没有,迟子越当然相信。
  迟子越淡淡地说道没有最好。“我告诉你,马文生到这边来,你是清楚的,陆书记非常重视,就想把这里盘活。还有,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腾龙镇那边数千百姓准备到市里来上丨访丨请愿,为的就是留住马文生。幸亏被马文生及时制止。要是来了,估计你啊,哼哼。”
  农加国当然听得出迟子越的弦外之音,连连表态说县里的工作,都会及时地向市委和秘书长汇报的。
  迟子越挂断电话之后,农加国已觉背后被汗都湿透了。
  跟着他的手机又响了。农加国看到这个熟悉的号码,立即兴奋起来。这位领导对他有知遇之恩,正是省政研室主任强根生当初推荐他,把他放到津县任县长的。他连忙站起身来,恭敬地叫了声领导。

  “加国啊,你这事做得不怎么样啊,”强根生开口说道。
  农加国心里一紧。难道强根生也要谈马文生的事?他赔着笑道:“听领导教诲。”自己的老领导能由那边的副秘书长转到省委这边任研究室主任,功底和人脉可见一斑。
  “我在你们这里转了两个乡镇了,听到的,都是马文生如何如何好。刚才在腾龙,更是有上千百姓要替他去市里请愿。我还没有和他见面,不过我感觉这个人应该是个干事的人。这样的人,让他去冲锋陷阵,你只要控制了局面,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啊。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强根生问道。
  农加国一听强根生来到了津县,连忙问道:“强主任,您来了津县?您现在在哪儿?”
  强根生嗯了一声道:“我这回是陪省委谢副书记暗访,你知道就行了。要做到内紧外松,切记不要出现大漏子。你现在也是关键时期,不用来看我,好好做工作。放心吧。”
  听到后面那三个字,农加国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强根生对津县这边的情况非常了解,这是因为农加国汇报一直很及时。既然能说放心,显然自己还是被领导认可的。
  跟着农加国回味了一下强根生关于马文生的说法。他的意思,显然是要农加国给马文生一个施展手脚的天地,只要能把马文生控制在手心里便可。
  农加国本来也是能干之人,他片刻之间便做了决定,让县委办公室主任王明芳代表他前往腾龙镇,一是做好自己的遗留工作,和马文生办好交接手续;二是替农加国安抚一下马文生。这事农加国不便做,因为他毕竟是县委书记了,这个时候安抚马文生,就等于向马文生道歉。
  王明芳被农加国叫去,听完安排,她点了点头,脸色平静地答道:“好,我记下了。马上就出发。”
  农加国摆了摆手道:“也不用那么急,你和他联系一下,下午再过去吧。现在你替我把曹书记请过来。”
  农加国现在还在县政府办公,还没有搬离,而苗圣国和曹文雪则在县委那边办公。这样便显得苗圣国更像是县委书记了。这个念头刚从农加国脑子里闪过,他便老大不高兴起来。
  曹文雪也有自己的门路,她也获知了腾龙那边的情况,隐隐感觉到这个时候将金明亮派到腾龙做书记,估计会受到市里的批评,也正想找农加国谈事儿。
  王明芳从县政府这边赶回县委来请她,她便痛快地钻进了自己的车里,又向王明芳招招手,让她坐到自己的车里,这才向县政府赶来。
  “明芳,我猜这趟来农加国这边,估计他是想让马文生担任腾龙镇书记了,”曹文雪不紧不慢地说道。
  王明芳心里一阵欣喜,脸色却平静如初,她问道:“他才是代镇长呢,连人大选举这一关还没过,能担任书记吗?”

  曹文雪冷冷地说道:“哼,就是让他做了书记,又能怎么样?孙猴子厉害,还能翻得了如来佛祖的掌心不成?”
  王明芳这回却不肯附合曹文雪。自己的男人被她说得如此不堪,她心中隐隐有恨,却不敢表露,只是答了句:“县里的工作,当然是要由您和农书记、苗县长把握方向的。”
  曹文雪进了农加国的办公室,王明芳知道他们要谈事,也没进门,便来到陶度那边的政府办主任办公室。
  陶庆赶紧泡茶,一边忙一边说道:“王书记,那个马文生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吧?”
  王明芳心里一惊,故作诧异地笑道:“陶主任怎么会这么问?是说我小心眼儿,还是说他马文生强势啊?”
  她要套陶庆的话了。
  陶庆把茶放到王明芳手边,微笑道:“我和他见过几次,觉得这人心机深得很呢。”
  王明芳从这短短数语中立即判断陶庆对马文生不太有好好感。但她不知原委,也无法从中调和,便也笑道:“我在腾龙工作也不过一个礼拜时间,人和事我都不太了解。就算在城关,和马文生搭班子时间也不久。陶主任观察仔细,肯定比我知道得多。”
  陶庆答道:“这也不见得。”
  俩人等于话不投机,王明芳一会儿便出去了。
  曹文雪和农加国谈完事出来,王明芳便在走廊上迎向她。曹文雪对王明芳这个举动很满意,便笑道:“我们回去吧。”
  王明芳便接过她的包,跟在曹文雪的后面走着。曹文雪走了几步,又向她说道:“既然农加国让你去腾龙办交接,你还是下午抽个空去一趟。”
  王明芳应了一声。

  曹文雪又恨恨地加了句:“太便宜他了。”
  王明芳听到曹文雪这个语气,以她对曹文雪的了解,立即明白马文生任腾龙镇书记的事定了,心里一阵快慰。
  女人便是这样,遇到自己男人有进步,心里总觉得比自己进步了还要开心。
  回到了县委办,王明芳拿起电话准备打给马文生,却又放下了,先发了条短信过去了。
  马文生刚刚和财政所曹四海谈过事儿,跑到食堂里端了碗饭扒了两口,便听到手机短信提示音,翻开一看,只见王明芳写道:“文生,你下午有空吗?我过来和你谈个好消息。”

  轮心思缜密,王明芳其实不太在行。官场之上,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尽量少发短信。用电话联系,说完了,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马文生回拨了一个电话道:“你来吧。我们枕边谈。”
  王明芳啐了一口,可那张亮如银盘的脸却羞红了。
  曹四海刚才向马文生汇报的,是年底的财政盘子安排。时间不觉已是五月中旬,端午便在眼前。按惯例,腾龙的机关干部是要拿到一笔过节费的。
  马文生对曹四海想得周到很是高兴,便笑道:“工作归工作,饭还是要吃的。王书记虽然因为手头事忙,我们也要把机关干部的福利记在心上嘛。你看看情况,能多发就多发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