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2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看也不看他,用滚烫的枪管拍打着阮雄的脸说:“这句话是我今天第二次说了,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混黑道的没资格谈法律,你明白?”
  阮雄吃力的点点头,刘子光这才把他放下问道:“那么,我要找的人呢?”
  “从后门走了,我让小弟带他们去深水涉驹爷那边,是一辆蓝色的保姆车,车牌号是xxxxx”
  “没骗我?”刘子光继续用枪管拍着阮雄的脸。

  “没有。”阮雄满腔怒火,但此刻也只能强忍着,重案组的警官在场,无论如何不能动粗,不然正好给了那帮丨警丨察把柄。
  刘子光的手机响了,是上官谨发来的信息:金旭东乘坐一辆蓝色面包车离开。
  “很好,孺子可教。”刘子光收回手枪,帮阮雄整理一下衣领,对梁骁一甩头:“咱们走。”
  梁骁松了一口气,扫视一眼面前的打手们,和刘子光并肩离开了夜总会。
  回到车里,上官谨不满道:“怎么才回来,金旭东已经跑了。”

  梁骁说:“不要紧,能找到他,不过刚才刘长官开了枪,阮雄投诉的话可能要写报告,有些麻烦。”说着发动了汽车。
  阮雄阴狠的看着他们的汽车离开,转身往夜总会里走,刚才那个台湾小弟上前道:“雄哥,要不要找人做了他?”
  “我会搞定,你去把丧彪送去看医生。”阮雄打发了小弟,走到夜总会的某个包间门口,敲敲门进去了,里面几个小姐正陪着三个汉子摇色子喝酒唱歌,桌子上摆了一堆的洋酒瓶,玩的正high。
  阮雄拍了拍巴掌,小姐们慌忙收拾东西回避了,三个汉子中为首的一人对阮雄说:“坐,说。”
  “帮我做掉一个人,二十万。”阮雄说。
  三个汉子都是一身浓重的草莽气,听到二十万的价码连眼都不眨,为首的人说:“人在哪里?”
  “坐一辆白色丰田车往深水涉去了,车牌是xxxxx,要杀的那个人中等身材,三十岁左右,大陆人,穿一身黑西装,带喷子,很难对付。”
  “好,接了。”汉子站了起来,伟岸的身躯比阮雄高了一个头都不止。
  阮雄满意的笑了:“兄弟们果然豪爽,我喜欢,走,带你们去拿家伙。”
  来到夜总会的地下室,打开一扇门,阮雄从柜子里拿出三支黑星手枪,两支半旧的56式冲锋枪,还有满满一纸盒的子丨弹丨说:“这些从佣金里面扣,折价四万五千块,没意见吧。”

  三个汉子熟稔的检查着枪械,往弹匣里压着子丨弹丨,不搭理阮雄。
  为首汉子连续拉动冲锋枪的枪栓,拍拍枪身说:“国产货,还凑合,用惯了东德原装,再用这个有点不爽利。”
  三人离开之后,阮雄的律师黄玉郎来到了夜总会,阮雄向他叙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黄律师问道:“监控录像有没有拍下他打人的镜头。”
  阮雄说:“有,而且有上百个证人,那家伙还在夜总会里开枪,子丨弹丨壳和地上的弹孔都在。”
  黄玉郎推一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这样的话,把握更大一些,你刚才说这个人和重案组的丨警丨察一起来的?”
  “对,但他不是应该不是丨警丨察,丨警丨察不用那种枪。”阮雄说。
  黄玉郎感兴趣了:“把监控录像给我看一下。”

  阮雄打了个响指,让手下把监控录像取来放给黄律师看。
  黄律师看完就不说话了,慢吞吞的取下眼镜擦拭着,阮雄注意到,黄律师额头到鼻翼有一条不太明显的伤疤。
  “雄哥,我帮不了你,这个人很难对付,和他讲法律是没用的。”
  阮雄一惊,这话听起来很熟啊:“怎么讲?”
  “我怀疑,仅仅是怀疑,阿豪是他杀的,赌船是他弄沉的,我脸上的伤疤,也是他打的。”黄律师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想到了一些难以回首的往事。
  “干!有什么了不起,我一样做了他,为驹爷报仇。”阮雄猛地一拍桌子,发出豪言壮语。
  “当然,投诉也是要做的,搞不了他,可以搞那个丨警丨察。”黄律师重新戴上了眼镜,恢复了冷峻的气势。
  金旭东觉得一切都失控了,本来只是来香港例行公事,顺便赚点外快,竟然落到了被人追杀的地步,他干这一行已经快十年了,从没有遇到过麻烦,因为他善于和高层人士拉关系,即使有些小问题,上面一句话就能摆平。
  汽车沿弥敦道一路向北,香港的道路远没有上海那么宽阔,但是并不十分拥堵,因为每辆车都严格按照规章行驶,司机是阮雄派来的小弟,一个穿紫色西装的古惑仔,虽然气势很足,但一双瘦弱的臂膀让金旭东毫无安全感。

  金旭东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荒木君,这个日本人让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虽然这家伙精通汉语,礼貌十足,出手阔绰从不讨价还价,不过敏感的金旭东还是觉得有一丝不妥,具体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古川会社是日本官方的情报搜集机关,这一点金旭东很清楚,日本人行事向来谨慎稳妥,断不会在回归后的香港搞事情的,金旭东不断安慰着自己。
  司机不断看着后视镜,猛踩油门加速,金旭东慌忙回头张望,却什么也看不到。
  “有人跟踪。”司机说。
  荒木直人淡淡的笑了,一切都在按照预想的在发展,他现在是情报搜集人员,不是行动人员,日本政府在香港也没有可以执行暗杀任务的武装特工,所以一切都要依靠自己,中国人向来擅长窝里斗,让他们自相残杀是最好的办法。
  本来梁骁已经快追上前面那辆蓝色保姆车,可是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上司苗长官打来的电话,他急忙戴上蓝牙耳机,按了接听键。

  “梁骁,你搞什么,擅自行动不说,现在两个人躺在医院,夜总会里当众开枪,被人家投诉到上面去了,现在投诉科的张sir在等着我的报告,你让我怎么交代,马上回来!”
  耳机里传来苗长官的咆哮,梁骁下意识的踩了踩刹车,车速慢了下来,但是看到前面的车在加速逃离,他猛然扯下耳机,一踩油门又跟了上去。
  蓝色保姆车在界限街处左拐进入了长沙湾道,又在南昌街左转弯进入荔枝角道,后面的白色丰田车越跟越紧,司机骂了一声加速前行,忽然一辆重型公路赛摩托车从后面跟了上来,摩托手朝车里看了一眼猛轰油门,如同离弦利箭般超车走了。
  金旭东又觉得脖子上在出汗,嘴唇有些发干,看看荒木直人,依然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这个日本鬼子,倒是有几分胆色。
  刚想说两句话,忽然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从岔路上冲出来,径直撞在保姆车的左侧,车门被撞瘪,侧气囊砰地一声打开,金旭东只觉得脸上一热,用手指一抹,一片血红。
  紧跟着枪声就响了起来,金旭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荒木直人按了下去,车窗哗啦一声碎了,就听到子丨弹丨从头上呼啸而过的声音。
  一直紧跟在后面的白色丰田急刹车停下,梁骁抓起对讲机呼叫总台:“总台,荔枝角道和北河街交叉口处发生枪战,请求支援!”
  日期:2018-11-25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