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2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骁怒目而视:“丧彪,不要让我抓到你的把柄?”
  丧彪笑了,转身走了几步,说:“阿sir,香港是法治社会,你乱说话我一样会告你诽谤哦。”
  梁骁怒火万丈,但又无可奈何,比起那些老丨警丨察来,他的阅历和威慑力还是不足,尤其是对付这种边缘小混混的经验上。
  刘子光看不下去了,伸手把梁骁腰间的甩棍拽了出来,刷的一声抖开,径直捣在丧彪的小腹上,疼得他当场蹲了下去,刘子光手起棍落,把丧彪砸翻在地,斥责道:“让你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你他妈不听,找打!”
  这下戳了马蜂窝,大批古惑仔从后巷中涌出,瞬间将他们围在中间,华叔吓坏了,手按在枪柄上直抖,梁骁抽出glock19警枪指着天空,喝道:“不要乱来!”

  刘子光这个惹祸精倒是丝毫不在意,用甩棍指着古惑仔们挑衅道:“来啊,来啊。”
  一个小子实在忍不住了,抽出家伙冲了上来,还没挥舞起链子锁就被刘子光一棍抽在膝盖上,一个踉跄栽在了地上,刘子光一脚踩在他背上,继续用甩棍指着众人:“再来!”
  夜总会包间里,金旭东心神不宁,连喝几杯洋酒都没压住,香港的娱乐场所比上海差远了,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差上一个档次。
  仿佛看出金旭东的心思一般,荒木直人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推了过来,金旭东眼睛一亮,拿起来一看,汇丰银行的转账支票,金额填的是港币六十万元整。
  “金桑,这是定金,我要你们合同的影印本。”荒木直人说。
  金旭东把支票放进皮夹子,端起一杯酒说:“谢谢荒木君,我该走了,明天再联络。”
  荒木直人笑了:“节目还没开始怎么就要走。”说着拍了拍巴掌,包间门打开,六个绝色美女在妈妈桑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在金旭东脸前一字排开,显摆着傲人的身姿。
  金旭东瞄了一眼,货色还可以,但自己早已超越了在风月场所搞女人的层次,更何况大事当前,怎可放ng形骸,正要推辞,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牛仔裤、宽皮带、黄色的皮夹克,连腮胡子,一脸的阴鸷。

  荒木直人站起来招呼道:“雄哥,你好啊。”
  来人正是夜总会的保护人,合连胜的新大哥阮雄。
  阮雄大咧咧的坐下,对金旭东说:“这位就是内地来的金先生吧,幸会。”
  黑道大哥亲自来陪客,金旭东只好不再提走的事情,荒木直人介绍道:“老金,这位就是油尖旺的扛把子,雄哥,你的安全问题,他可以负责。”
  阮雄眉毛一挑:“金先生,谁敢找你的麻烦,只要你一句话,我分分钟把他摆平。”
  妈妈桑也媚笑着说:“在香港,我们雄哥的话比警务处长还要管用。”

  阮雄一瞪眼:“怎么搞的,一个个傻站在那里,客人不喜欢,再换。”
  妈妈桑赶紧带着六个小姐出去了,阮雄拿过酒杯逛逛倒了一大杯端起来说:“金先生,招呼不周,失礼了。”说完一仰脖喝了这杯酒。
  金旭东无奈,只好陪了一杯,此时妈妈桑又带了几个新的小姐进来了,这回成色明显更好了一些,阮雄指着其中一个相貌清醇个头高挑的女孩说:“你来陪金先生。”
  妈妈桑说:“雄哥好眼力啊,艾米是香港大学的学生,人又斯文又靓,绝对是我们夜总会的台柱子。”
  金旭东不敢推辞,只好逢场作戏起来,忽然手机响了,是马峰峰打来的,金旭东赶紧出去接电话。

  趁他不在,荒木直人对阮雄说:“雄哥,有人想对金先生不利,可以帮我摆平么?”
  阮雄说:“对方什么身份?”
  荒木直人说:“内地黑道,已经追来香港了。”
  “三十万。”

  金旭东打完电话进来了,说:“真是抱歉,马先生找我有事,我得先走了。”
  荒木直人说:“好吧,我送你过去。”
  阮雄也起身相送,走之前金旭东还颇有风度的抽出一张五百面值的港币递给了那个香港大学的女学生。
  “金桑真是怜香惜玉了,刚才有没有留号码啊?”荒木直人打趣道。
  一路来到门口,一个小弟匆匆过来,附耳对阮雄说了几句,雄哥的脸色大变,对荒木直人说:“你说的人来了,不过有丨警丨察跟着。”
  荒木直人闻言一怔,拉着金旭东走到门口,只见外面黑压压一片全是古惑仔,包围圈中有三个人,一个军装警员,一个便衣丨警丨察,还有一个正是从上海一路跟踪来的那个人。
  “雄哥,仇家来了,看你的了。”荒木直人说。

  “不行,要加钱,再加二十万。”阮雄死死盯着外面的人说。
  “一言为定。”荒木直人爽快的很。
  阮雄打发两个小弟带着荒木和金旭东从后门离开,自己推开门走了出去。
  刘子光出手狠辣,众古惑仔忌惮他的身手和“丨警丨察”身份不敢上前,只能发出愤怒的咆哮,忽然夜总会里走出一个男子,“啪啪啪”拍了三下巴掌,喧闹声戛然而止。

  “你们都散了吧,梁sir,华叔,今天这么有空,还有这位新来的长官不知道怎么称呼?”阮雄和和气气的说道。
  古惑仔们慢慢散开了,梁骁也对华叔说:“华叔,你先去巡逻吧,这边没事的。”
  华叔心有余悸,忙不迭的走了。
  丧彪和另一个被刘子光放倒的古惑仔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阮雄眉头一皱,说道:“梁sir,今天什么日子,你来查我的场子?”
  梁骁说:“阮雄,我来找一个人。这人见过没有?”
  阮雄看了看梁骁手里金旭东的照片,傲慢道:“长官,你来求人就要拿出求人的样子,把我的头马打伤这算怎么回事?”
  梁骁说:“阮雄,不要太过分,小心我抓你。”

  阮雄对手下说:“阿杰,打电话call黄律师,还有丨警丨察投诉科的张sir。”
  刘子光又看不下去了,上前揪住阮雄的衣领推到了墙上,阮雄的双脚离地,徒劳的挣扎着,喉咙憋得喘不过气来,一张脸变成紫红色。
  阮雄是越南难民的后代,从小就在社会上打拼,从骨子里透着一股狠劲,十五岁时就帮大佬杀人,后来辗转从泰国跑路到台湾,硬是靠一把白鞘刀在西门汀杀出一片天来,竹联帮的好汉也卖他几分面子,后来香港这边出现真空状态,雄哥才华丽转身,重回油尖旺做了话事人。
  自从弟弟阿豪死在赌船上之后,程国驹就退隐了,认了阮雄做干儿子,把产业都交给他打理,自己颐养天年,有了爷叔级别的人撑腰,雄哥更加意气风发,如日中天,在油尖旺一带风生水起,把其他帮派的风头全压下去了,又何曾想过会在自己的地盘上被条子按在墙上威胁。
  “***!”一个雄哥从台湾带来的小弟怒吼一声就要扑上来砍人,刘子光左手揪着阮雄的领子,右手变戏法一般抽出手枪径直朝那个小弟脚下开了一枪。

  枪声响起,一片尖叫,小弟硬生生止住脚步,对刘子光怒目而视,大有你有种打死我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