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佳莹和强根生向青山那边走了半里地,果然如同胡贤所说的情况一样。

  “这个地方,是怎么想起来建这个小区的?”谢佳莹问起了她的第二个问题。
  胡贤老老实实地说着,自然免不了要说到马文生。胡贤便把马文生一夸再夸,在他看来,要是马文生在城关多干几年,估计城关发展得会更快。
  “你嘴里的那个马镇长,他今天在镇长工作吗?”强根生问道。拍领导马屁的事儿他见得多了,所以生了心要会一会马文生。
  “哦,不在。他调走了。在我们乡,他是代镇长,现在到了腾龙镇做代镇长去了,”胡贤开心地答道。好像是他当了镇长一般。
  强根生这下子惊讶了。闹半天那个马文生调走了,可这人在镇上干部面前的威望还是很高啊,基层情况强根生清楚,往往是只要这个领导要调走,茶就凉了,根本不用人走茶凉。

  这真是令人难已置信。不过很快强根生又想明白了,这个新区建设,估计就是马文生和眼前这个办公室主任搞起来的,现在做工程,哪个赚的不是盆满钵满的?
  想到这里,强根生向胡贤问道:“你说干部教师小区建起来了,老百姓对你们不骂吗?”
  “马镇长解决了镇上下岗工人的吃饭问题,那些人都在夸他呢,还骂?骂的是县委县政府还差不多,说人家马镇长刚弄出点起色了,好,把人给弄走了”胡贤答道。他做了多年的镇干部,强根生眼里现出那将信将疑的神情早被他看在眼里。要是别人,估计胡贤早就不搭理了,可是这两个人是记者,得罪不起。
  强根生让胡贤联系了几个村的书记。不一会儿,村干部便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

  果然这些村干部和胡贤说得差不多。
  这时候王津生和丁大江呢,他们还在县委那边呢。新领导上任,他们各走各的门路,无论如何也不能疏远了。尤其是王谨这一死,他们更有由头,说送老领导最后一程。其他的镇上领导,也都在县城里,见不到头头脑脑,听听风声,看看风向也是好的。
  告别了村干部和胡贤,谢佳莹带队直奔腾龙而来。发展致富靠干部,她听到这么多马文生的好,倒也产生了认识认识这人的念头,想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了。
  马文生这个时候还在腾龙的省道上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准备去县城请愿的群众。
  腾龙镇辖区内的省道上,今天出奇的热闹。王才兵联系了小王和前青两个村的村干部。小王村的王才士本来和王才兵是兄弟,前青的支书方世运因为苗木花卉一项,短短数天,增收三万多块。有道是钱乃亮眼物。他自然也舍不得马文生这个能给他带来巨大收入的镇长离开。
  村子里能在选举里胜出的村干部,多半是因为家族势力大。他们在村子里的号召力也大。三个村在家的妇女老少全部上阵,等到上午九点多,这些人已经聚集到了省道。
  省道上过往车辆多,消息传播快。那边白肉市场的摊贩们也听到消息,说马文生要被县里调走,当然不肯。等早市一过,他们不管肉有没有卖完,便一起赶来和王才兵他们这帮人汇合,也要到县里讨要说法。
  肉贩子熊师傅更是义愤填膺,他在人群中喊道:“上面的那些官到底想干什么?我们腾龙人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来了个拼命村干部当镇长,现在又要把他搞下去?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乡亲们,县里估计讲不通,我们还是到市里去吧。”
  他一嚷,倒是让王才兵觉得对了。是啊,马文生说到他在县里找不到关系,那也就是说没根基。那还真不如从这里到市政府去。
  老百姓总是有这样的想法,上面的领导比下面的就是要好。

  上午十点刚过,这帮人已经浩浩荡荡地朝着市区前进了,人数达到了两千之多。
  马文生火急火燎地赶回来,终于在长兴街道那边的省道追上了王才兵他们。见到马文生从车里下来,那些肉贩子先喊了起来,“马镇长回来了,马镇长回来了。”人群一阵骚动,跟着大伙儿停下了脚步。
  马文生开口就让大伙儿回去。他以为他的话很有力量,谁知这次失灵了。
  王才兵喊道:“马镇长,您要是布置工作,我们都听您的。现在你的事你自己做不了主,我们别的没有,就是人多。就凭着我们这些老百姓,市里领导怎么也要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他的话音才落,众人便附合起来,“就是就是。”
  马文生知道是王才兵领的头,人家一番好意,况且比马文生年长很多,他也不能直接冲着王才兵发火。
  “乡亲们,大伙儿的好意我领了。但市里县里都不能去。你们想,去了要说什么?我到现在,也没有听到县里有要调走我的话,你们去了,县里肯定也是这样答复你们。大家想,白白地耽误了一天时间,跑了这么远的路,那不是替我马文生受了冤枉罪吗?还有,市里领导和县里领导都忙,大伙儿去了,也耽误了他们处理工作的时间。听我的,我保证一定好好工作,绝不辜负大伙儿对我马文生的期待,”马文生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了。他才回到腾龙来才几天啊,能让这么多人丢了手中的活,为他去请愿。他何德何能,又为这些人做过什么呢。

  王才兵见马文生说得在理,便向大伙儿嚷道:“马镇长说了他不走,我们大伙儿散了吧。今天就不去了,看情况再说。要是县里再有变化,我们还是要去争一争的。”
  王才兵的号召力非同小可,他一说散,众人还真的三三两两地散了。
  马文生又让王才兵和方世运等人继续到市直机关各单位完成绿化任务。也不过数小时,省道上的请愿群众全部散了。
  谢佳莹和强根生他们赶到腾龙镇,正遇上往回走的群众。一拨一拨的人,议论的都是马文生。他们觉得很奇怪,拉了几个群众问了问,得知了情况后,谢佳莹异常吃惊。如今干部不被群众上丨访丨告状就很不错了,还有群众替干部出头向上面要说法的。她从政多年,从另一个省调到这个省,这种情形,她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跟来的媒体记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具有轰动性效应的新闻,对着那些因为激愤侃侃而谈的群众一拍再拍。
  这个时候最苦的是农加国。他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市里的各个机关头头脑脑们都在问津县是不是要调走马文生。
  农加国奇怪地答道:“没有啊。”这样的回答重复了一次又一次,农加国早已疑窦重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市委秘书长迟子越的电话进来,农加国这才知道了真相。
  迟子越是今天第二次给农加国打电话了,语气不善地说道:“农书记,你对我早上说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嘛。我告诉你,轻易调整一个干部,既是对党的事业不负责,也是对人民群众的不负责。”
  日期:2018-11-2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