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农书记,我向你打听一个人。陆书记对这个同志很关心,”迟子越也不绕圈子,直接说道。
  “不知道秘书长讲的是哪一位?”农加国有些纳闷。这么早就来打听一个干部,他刚才还以为迟子越问的是王谨追悼会的情况呢。

  “哦,他叫马文生。原来的城关镇镇长,现在的腾龙镇镇长吧?”迟子越答道,“这次省里领导要来视察,对乡镇发展的思路很有兴趣呢。”
  农加国听到这话,大吃一惊。这事他一直记在心里。最近省里的一把手计划到大朗来视察,极有可能经过津县。
  “哦,报告秘书长,马文生现在我们县的腾龙镇任代镇长。县里还准备给他加加担子呢,”农加国急忙答道。这是一个新动向,现在腾龙镇书记金明亮想也不要想了,只能是马文生的了。
  “哦,原来替腾龙在各个机关单位卖苗木花卉的就是他啊,”迟子越忽然笑了。他是市委大管家,早听到汇报说津县县有个腾龙镇,苗木花卉卖遍了全市的各个机关。连迟子越也动了心,还准备把市委大院弄些色彩来呢。弄了半天,他要找的人其实就是马文生,早知道直接联系他就是了。
  迟子越问清了情况,又说道:“那你就用忙活了,我有他的电话,我有事要问问他。”便挂断了电话。

  翟青锋听了个真切,尤其是他听到市委陆书记对马文生也很感兴趣时,心里可是什么滋味儿都有了。不错,他的确是有深厚的背景,可是现官不如现管,他还需要一个梯子,爬上几级,才能够到背景能帮他的级别。
  “青锋,腾龙那里,只能是马文生一个人挑了丨党丨委政府班子了,”农加国微微叹了口气。看来他对马文生做得功课还少了些。人家已经进了市委领导的视野了,他还准备让马文生穿小鞋。幸亏金明亮去腾龙的事他没有答应曹文雪,这要是答应了,现在还真成了件麻烦事儿。
  不过,马文生要真能把腾龙镇的经济发展搞起来,农加国也是乐观其成的。
  且不说王谨的遗体告别仪式和追悼会,单说昨晚大王村支书王才士给马文生汇报了在全市各个机关绿化大院的事后,又谈起了县里的人事安排。
  王才士是个老支书了,他在县里也有些枝枝蔓蔓的关系,打听到这次县里领导估计要对马文生下手,急眼了,又给马文生来了电话。
  这个时候,马文生刚刚参加完王谨的追悼会,正要走出县政府会议中心。
  “王书记,有事你就说吧,”马文生摁下了接听键。
  “马镇长,我,我听说县里想动你,要不就是给你套上紧箍咒,派金明亮过来当书记,”王才士说道。
  马文生吃了一惊。这个消息他根本没听到。陆艳梅、王明芳那里可是一点儿风也没露出来呢。
  “你不要关心这事。镇上不是王书记在把持大局吗?她还没有被免呢,”马文生笑道,“你还是给我盯紧点儿各个大院绿化美化的事吧。你配合茆令江,一定要把苗木成活率放在心上,不能栽完了,钱拿了,屁股一拍就走了。”

  “马镇长,我,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当村支书也有20年了,说真的,还没有哪个镇长让我这么急过。你自己的事,你不能一点儿也不关心哪。这年头,上面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你,你还是找找门子托托关系吧,”王才士动了真感情。
  “王书记,您和我说实话,我也跟您交个底儿吧。我在县里,一点儿根基都没有,上哪儿才能找门子托关系去啊。县委王书记,以及现在的农书记都对我不错,可也只是工作上的肯定,”马文生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也有些焦虑了。有道是无风不起浪,人家连镇上即将到任的丨党丨委书记名字都说了,他马文生再搪塞也搪塞不过去了。如今县里是农加国在主事,苗圣国和曹文雪抱团,金明亮来腾龙,可能倒是极大了。

  “马镇长,您要是这么说,就不能怪我们不讲后果了。我实话向您汇报吧,我把大王、小王和前青三个村的妇女老少全部发动了,马上就来县城请愿,坚决反对县里向腾龙派书记,要干,也只能是您马镇长来干,”王才士说道。
  “什么?你们千万别,你们要想闹,是存了心撵我走啊。王谨书记刚去世,你们一闹,县里还能饶得过我吗?听我的,马上回去,该做什么做什么,”马文生厉声地说道。他对群众请愿的事,向来是不抱任何幻想。上面如果因为群众请愿,立即就能改变主意,那只是一厢情愿的事儿。一请愿,结果往往相反。因为上面的头子怕这事形成效应,那以后派干部就难了。
  马文生接完电话,赶紧让小高发动了车,他要立即赶回到腾龙镇去,将王才士他们这个念头打消掉。
  谁也想不到这一天会是省委再次派暗访组来津县县的日子。省委三号人物,也就是副书记谢佳莹受省里一把手的委托,带领省政策研究室和省报社还有省电视台的记者一大早便由省城直奔大朗市而来。
  前面已经说过,省城距离大朗市其实有十个小时车程。但大朗市南边的城市有个部队用的机场,谢佳莹刚到这边赴任不久,虽然是个女性,做事却是雷厉风行。她从省城坐飞机出发,飞抵大朗市南边的军用机场,也不过数小时时间。再由大朗南边城市长铜那边分乘两辆小型中巴车,经由国道,直抵津县县。
  城关镇恰好位于大朗市南边,谢佳莹第一站便到了城关镇。她带着政研室主任走进镇政府,胡贤正坐在那里看报纸。见到一男一女两位不速之客进来。胡贤先是一愣,跟着笑道:“不知您二位到我们这里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谢佳莹先开口道:“是这样,我们是媒体记者,想了解一下你们这里的发展情况。”

  胡贤一听是记者,便热情地招呼两人坐下,跟着就如数家珍地谈起了城关镇发展的事儿,亮化拓宽,以及农贸市场门面房,干部教师集资房直到城镇化建设新区。
  “哦,那个新区距离这里远吗?”谢佳莹问道。
  胡贤答道:“就在镇政府附近。”
  谢佳莹和政研室主任强根生对视了一眼,站起身来道:“既然是采访,我们也想多摸点素材,胡主任就领我们去看一看吧。”

  随行记者早就四下散开,各自找新闻素材去了。
  胡贤领着谢佳莹和强根生二人坐着镇上的切诺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新区。
  谢佳莹看到新区外围是一排排别墅,里面才是一幢幢多层洋房,正要点头,忽然注意到不远处的河流,眉头皱了起来,问着山向胡贤问道:“胡书记,这里距离山这么近,你们没有考虑过夏季河水上涨,会漫至这里一片房子问题吗?”
  胡贤心说这个记者眼真毒,他连忙答道:“我起初是没有考虑到。我们马镇长在这里工作的时候,他一再让我把这个新区位置一移再移,这才让到了现在的地方。您看,河边做了护提,沿边就地做了暗渠。护坡上方种了树植了草,护坡又够高,已经消除水患了。事实上,我们自从圩堤达标接受过省里水利部门的验收之后,应该就没有水灾隐患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