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这样推测着,所以他的心还是很定的。唯一让他有些觉得头痛的是王明芳。她被调回县里任县委办主任,这腾龙的书记又是谁来干呢?要是派一个处处掣肘的人来,马文生就难办了。
  两个女人的短信几乎同时,说明什么?说明常委会刚刚结束。
  马文生弄好饭盒,便匆匆上楼,把自己刚才从短信上了解的情况告诉了郭采妮。她是公丨安丨局副局长,这些人事变动,很难说和她没有关系。
  郭采妮听到这里,默默地点了点头。她在马文生下去的这一会儿,也得到了同样的消息。
  刚才告诉她情况的,是她的丈夫葛家才。葛家才告诉她,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还是早点回去。因为他要出门,到市里的领导家跑一趟。
  郭采妮匆匆地吃过饭,便告诉马文生道:“我得回去了。今晚姐准备和你一起的,现在做不到了。”
  马文生理解地点了点头。就在郭采妮吃饭的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能进县委常委的,可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人。
  郭采妮既然知道了情况,所以她并不显得吃惊。包括她现在要回去,也极有可能和刚刚结束的常委会有关系。
  要是刚才她问自己这个消息从哪里来的,他将如何回答?
  马文生到了这个时候才发觉官场的悲哀。有太多的事,甚至连跟自己关系亲密得不能再亲的人都不能说。
  你拥有了太多的秘密,连提都不能提。那时间一久,性格自然变得深沉起来。别人也无法揣摩你的想法,于是你在别人眼里,便是云里雾里的高人。可事实上,你内心那种孤独与痛苦,又有几人能知晓呢。
  郭采妮和道了别,便匆匆走了。
  马文生决定利用这一夜好好休息一下。昨晚他本来就没有怎么睡,现在可是困得要命了。再想到明天要去殡仪馆参加王谨的遗体告别仪式和参加追悼会,马文生更是想抓紧时间补充睡眠。
  可是,手机却一再响起。那些和他在一起共过事的人都给他来了电话,把县里的情况一一告诉了他。这些人话语中的关切,马文生还是能体会得到的。他一一表示感谢。

  等腾龙镇大王村的王才士打完电话,马文生看了一下手机,已是夜里11点半了。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秘密可言。他感叹着,钻进了被窝。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马文生第二天一早便起了床,他没有叫小高来迎他,而是出了门打了辆车。
  就在他上车那一刹那,却被另一辆车里的人看了个正着。那人和马文生有过数面之缘,最早还是在市里的一家餐厅遇到的。这人正是市委书记陆子强。
  昨天晚上陆子强在这里接待一位来自于长海城的汽车生产厂商。长海城是直辖市。双方洽谈甚欢,汽车生产厂商对大朗市的地理位置很感兴趣,这里人口多,港口好,通过一条横贯东西的江,便可以将原材料送抵大朗市,整车装好后,则烙上长海汽车的标志。倒是比寸土寸金的长海来得更为划算。
  因为谈得迟了,陆子强便在凤凰楼下榻。一早准备赶去市委,恰好看到了马文生。他记得马文生是王谨的秘书,也知道马文生是因为全靠手绘了一幅津县地图,惹恼了王谨,然而陆子强对马文生有着好印象。而这次长海汽车的引进,不能不说陆子强受了马文生当初一番话的启发。这小子说什么来着,叫承接东部沿海产业转移,在这边兴建工业开发区。不能不说,是个大胆,却又有诱惑力的想法。

  马文生再次回到腾龙,也是陆子强的意见。兴建工业园区,陆子强打算就安排在那一带。马文生等于是替陆子强打前站。
  来到市委办公室之后,陆子强提口提起马文生,不料市委秘书长记得清楚,赶紧答道:“陆书记,省里的那个纵横杂志,写的关于三农问题的,不就是马文生吗?我还让他跑了一趟省里呢。”
  陆子强一拍脑袋,笑了,“对呀,这文章我还看了几遍呢。不错不错啊。打个电话问问农加国,现在这个马文生干得怎么样了?”
  市委秘书长也是市委常委,他听到陆子强称呼马文生很亲切,自然留了意。等到八点半钟,他便拨通了农加国的电话。
  农加国正坐在自己的越野车里赶向县殡仪馆。今天上午要参加王谨的遗体告别仪式,接着还要开追悼会。农加国对这事很不感冒。他到县里来几年了,王谨在人事上把得很死。没有用人权,这个县长的权力自然有限。可是今天他也不能不去啊。县里干部多是王谨的门生故旧,要是不去,会让人说闲话的。
  农加国闭着眼睛。坐在车前副驾驶位上的翟青锋小心翼翼地回过头来看了农加国一眼,正想说什么,可还是忍住了。
  农加国却是有感觉,睁开眼睛问道:“青锋,你有什么事吗?”
  翟青锋见到县长问话,赶紧答道:“老板,腾龙那边王书记一走,可不是马文生一人说了算了?”

  农加国刚才闭目养神时,脑子里其实正在想这个问题。王明芳和马文生在一起搭班子,通过曹文雪那里传来的消息,是王明芳偏弱了。这让曹文雪很不理解,王明芳在城关镇一贯强势,和马文生来到腾龙镇共事后,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曹文雪在昨晚常委会前,就和农加国沟通过腾龙镇的人事。她要把王明芳调到县委办公室任主任,农加国不同意。他心里还有一个翟青锋呢。
  跟着曹文雪提议让翟青锋任常务副县长。农加国话锋一转道:“其实王明芳书记到县委办来,其实也不失是个好主意。要不,先让她来试试。”
  曹文雪暗骂农加国滑头。她给翟青锋干上了有实权的副县长,农加国这才同意王明芳的任命。但曹文雪的打算并不全在王明芳之上,她又提了一个人任腾龙镇的书记,那就是现任县委党校校长的金明亮。
  腾龙最近发展势头好,不能让马文生一个人吃了独食。得让另一个能镇住马文生的人过去压住他。和马文生数度过招的金明亮,是再恰当不过的人选。
  农加国一下子愣住了。

  金明亮可是受过行政记过处分的人。被处分了的干部,在被处分期间是不得提拔的。金明亮原来虽然是副县长,但现在在县委党校校长任上是正科级,可腾龙镇是新并入了几个行政村的大镇,怎么也不能把金明亮安排到那里去做一把手。
  就算自己答应,陆子强也未必答应吧?
  农加国当时说了句这个再等等吧。于是便搁置了下来。
  其实农加国对马文生的印象一直是不错的。后来改变了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王谨成了马文生的伯乐,而农加国渐渐成了王谨的对立面;第二就是翟青锋不断地在农加国耳边说马文生这个人心机深,很狡猾,不值得信任。
  现在翟青锋又问起了腾龙镇的情况。农加国便道:“青锋,这事你就别管了。你还是等等市委这边同意你的任职吧。”

  正说着,市委秘书长迟子越的电话进来了。
  “秘书长好,”农加国猛地坐起身来,恭敬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