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1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召钢在屋里来回窜了几圈,确认真的无路可走之后,猛然冲进卧室割断绳索把路红从床上拽了起来,拖到客厅里冲着大门喊道:“条子!赶紧给我滚蛋,要不然我杀了她!”
  路红嘴里塞着的布团被拉出来,她有气无力的哭喊道:“救命啊~~~”
  站在门口的胡蓉暗叫不好,果然被她猜中了,王召钢杀了路勇又来杀路红,他在报复,现在这种情况相当复杂,对方已经有一条人命在身上,什么都不在乎了,政治攻势的用处不大,只能尽量拖延对方,争取机会。
  “你不要冲动,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你想要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只要你不伤害人质。”胡蓉尽量安抚着王召钢的情绪。
  “好,我要烟,酒。”王召钢一点也不客气,立刻提出了要求。
  胡蓉打发保安下楼去买了一瓶淮江大曲,一盒中档香烟,放到门口说:“你要的东西送来了。”
  “都给我往后退,我看见人影儿就把她杀了。”王召钢喊道。
  胡蓉和保安们慢慢后退,防盗门打开一条缝,一只细嫩秀气的手伸了出来,把香烟和白酒拿了进去。
  胡蓉松了一口气,起码这能证明路红还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
  五分钟后,警笛声响起,支援人马赶到,由于案件当事人的身份比较特殊,是市委主要领导的亲戚,所以刑警支队的一把手谢华东亲临一线进行指挥,手持钢盾身穿防弹衣的特警在房门口布防,警员们紧急疏散楼内住户,切断煤气、水电供应,谈判专家拿着喇叭冲着房门喊道:“王召钢你听着,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帮你解决。”
  沉默了一会,厚重的防盗门后面传来王召钢的喊声:“少来这一套,老子已经杀了一个人了,不在乎这个。”

  谈判专家顿了顿说:“人质是无辜的,你先放了她好么?不要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她是无辜的?那我闺女又算啥?哈哈,法律,我闺女被那帮畜生糟蹋的时候,法律干啥去了,小畜生杀了人屁事没有在外面逍遥的时候,法律干啥去了,王召钢的咆哮从屋里传来,谢支队皱了皱眉头,上前拿过喇叭冲屋内喊道:“王召钢,你家的事情我了解一些,你要相信政府,绝对会还你一个公道的,你这样采取极端手段给有关部门施加压力是没用的。”
  “还他们政府,少给我提政府,老子法院检察院公丨安丨局派出所跑了多少趟,有用么?还他妈公道呢,政府就是他们家开的,江北市人谁不知道,那个王八犊子就是秦松的种!”
  公丨安丨干警们铁拳捏的啪啪直响,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但是为了人质的安危,他们只能暂时隐忍,谢支队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里面的是秦书记的继母啊。
  “继续监视。”谢支队吩咐道,抽身回到指挥车上,和几个领导简单讨论了一下,房间的窗帘全部拉上,狙击手看不清楚室内情况,也不知道歹徒是否有枪,所有的防盗门窗都是加固的,用电锯割开都要一会儿工夫,有这时间足够犯罪分子杀死人质的了。
  商量再三也拿不出一个稳妥的方案来,于是他们决定向秦书记汇报。
  秦书记正在省委党校学习,手机是秘书保管的,接到电话后立即来到教室将秦松叫了出来,低声道:“秦书记,家里出事了,红姐被犯罪分子劫持。”

  秦松脸上惊愕的表情一闪而过,接过手机沉声道:“我是秦松。”
  谢华东简单的把案情介绍了一下,秦书记思忖片刻,镇定答道:“老谢,这个案子性质非常恶劣,如果因为人质是领导的亲属就让犯罪分子得逞的话,以后老百姓怎么看我们?”
  “秦书记,您的意思是?”谢华东脑子没转过这个弯来。
  “老谢,你是现场总指挥,主意要你来拿,我没有别的意见,记住一句话,你是人民的卫士,就这样。”
  说完秦松不由分说把电话挂了,头也不回的走向教室。

  电话这边,谢华东若有所思的琢磨着秦书记的话,终于领悟到一点意思,秦书记对这个继母的性命似乎并不在意,他拿起对讲机下令道:“各单位注意,准备强攻。”
  谢支队拍板了,突击小组正要准备用霰弹枪打开门锁冲进去解决罪犯,忽然门里传来喊声:“想让我放了人质也行,把秦傲天给我找来。”
  突击小组长急忙伸手叫停了自己的部下,把这个条件向指挥车做了报告,谢华东到底是老刑警了,立刻意识到这里有突破口。
  “答应他,向韩局长请示,让看守所把人运过来。”谢华东说道,又对胡蓉说:“小胡,你抓紧时间去把犯罪分子的爱人带到现场来劝解一下他,咱们尽量不流血解决问题。”
  秦傲天虽然办了保外就医,但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安逸,在医院也要受到警方的控制,不过相对于另外两个还在看守所里苦熬的同伴来说,这待遇已经很好了。
  舅舅说这案子影响太大了,有关系也很难操作,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拖,等论坛上、微博上那些讨论案子的愤青消停了,大家都不关注了,再运作一下争取判个缓刑,然后再保外,过一段时间把自己办到澳洲去留学。

  忽然一辆警车开来,车上跳下几个丨警丨察,一番交涉后把穿着病号服的秦傲天拉上了车,鸣着警笛驶出了医院,秦傲天惊讶的发现,警车居然是向着自己家的方向疾驰。
  二十分钟后,秦傲天来到了自家楼下,这里丨警丨察密布,气氛紧张,楼顶趴着狙击手,楼道里埋伏着突击组,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带他上去,注意安全,犯罪分子一露头就开枪。”谢华东紧急部署着,几个干练的刑警穿上防弹背心,子丨弹丨上膛,押着秦傲天上楼去了。
  王召钢扫荡了路红家的冰箱,拿出一堆吃食,盘腿坐在地板上,打开白酒又吃又喝,又点了一支烟有滋有味的抽着,扭头看着旁边筛糠般发抖的路红,鄙夷的骂道:“臭娘们,你不是挺拽的么。”

  路红抬头骂道:“畜生,你不得好死。”
  王召钢笑了:“爷们烂命一条,就没打算活过今天。”他拍拍挂在脖子上的工具包道,“知道这里面是什么?砰的一声,这座楼都飞了。”
  门外传来干警的呼喊:“王召钢,人给你带来了,把门打开。”
  王召钢很机警,并没有亲自窥视门外,而是让路红去看,路红在尖刀的胁迫下趴在猫眼上向外看去,见到自己的儿子站在门外,顿时喊起来:“傲天,你快跑!”
  话音未落,王召钢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嘴里塞上了破布,一手持刀架在路红脖子上,另一手打开了防盗门,然后迅速退了一步,摸出了打火机。
  防盗门缓缓打开,门内站着王召钢和路红,门外狭窄的走廊上站着秦傲天和几个全副武装的刑警,双方对峙了大约两秒钟,看到残忍杀害女儿的凶手就在眼前,王召钢眼睛都红了,一刀抹了路红的脖子,向着秦傲天猛冲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