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33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天后,魔都的拍卖,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还有二十天后的五色羊城的收官拍卖,怕又要比魔都的更恐怖。
  接下来的二十一天的时间里,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每一秒都是痛苦煎熬。
  相比之下,自己身上的伤,都可以忽略不计。
  与道门的彻底决裂让自己的胜算凭空少了一笔,佛门那帮秃贼还在念经心经拿着直钩等着自己乖乖咬勾。

  就算自己咬牙和血吞应了佛门的要求,也不过能胜一局。加上神秘人广基的承诺,也不过只赢得了两局。
  还有至少八局没有胜算。
  这八局如果全部自己买下来的话,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天文数字的资金。
  这并不是简单的自己左手递给右手,而是真金白银实打实的转账,要经得起港岛那边查账的。
  敌人步步紧逼,在国内兴风作浪不断的打自己的脸,偏偏又是在规则允许的范畴内,自己只能哑巴吃黄连。
  自己若是跟佳士得的打擂台比拍卖,那就是跟风,也就落了下乘,更会被人瞧不起。
  自己受伤耽搁了整整十天时间,要想要再追,同样难以赶上。
  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太多了。
  千头万绪,复杂纷乱,金锋也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身上的伤口传来一阵阵的麻痒难受,痒得金锋龇牙咧嘴不停的磨搓着。
  虽说这是伤口愈合的征兆,但如同千百只蚂蚁啃咬的感觉却是让金锋刻骨铭心。
  费力的想要站立起来却是又复颓然的躺了下去。
  看了看自己绑得跟美人鱼一般的双腿,金锋露出无奈的苦笑。
  这是曾子墨女士的杰作,目的就是让自己老实的躺着别动。
  这些天曾子墨衣不解带的照顾自己,那种零距离的相爱相守带给金锋永铭五内的感受,用生难忘。

  夜幕慢慢的降临下来,老洋楼变得更加的深邃和静谧。
  枫杨树与银杏树上的知鸟不知疲倦的叫着,在这个繁华国际城市寸土寸金的世外桃源。
  一丝丝阴冷的寒意也在这一刻悄悄的蔓延。
  两条黑影贼兮兮的避开了别墅的监控,绕开了震动报警器,悄悄的潜入了房间。
  金锋眯着眼睛轻哼一声:“大门不走翻墙进来,两只土鳖。”
  两条黑影便自一下子僵直身子,互相看看露出一抹苦笑。
  这两个人一个是独臂神偷苏贺,一个是搬山狗吴佰铭。
  一声声压抑古怪的笑声传入金锋的耳畔,一个如同脑瘫患者的男子一步一抖的走了进来。
  “嘿嘿,金总,哈哈,我给你带吃的来了。”
  “吼吼还有你要的东西。”
  “耶,金总,你咋成了美人鱼了。”

  “嫂子的包扎技术比起葛姐好了不少啊。”
  金家军们的到来让金锋露出一抹难得的笑意,剪掉美人鱼的绷带,金锋摁着茶几试着站起,却是连着两次都以失败告终。
  苏贺左手一张,一根短短的合金棍子探出指间,轻轻一甩,棍子便自变成了细长的探杆。
  默默的把探杆递在金锋跟前,苏贺一本正经的说道:“用拐杖吧。”
  “夏鼎当年用拐杖的时候很拉风。”
  “滚!”

  包裹如老熊掌般厚厚的手一巴掌将探杆打飞,金锋冲着苏贺怒斥出口。
  苏贺半昂着头,冰冷冷酷的嘴唇微微上翘,左手一翻一绕点燃了烟,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去。
  比起冷冷的苏贺来,吴佰铭显然要靠谱得多。
  几个冰冻的箱子推到金锋跟前,把金锋要的东西一一摆上茶几,交由金锋验收。
  这些东西都是从野人山带来的。都是金锋压箱底的命根子。
  除了那几件命根子外,一件意外的礼物让金锋笑了起来。
  这是一颗网球大的蟒蛇蛇胆。能拥有这么大蛇胆的蟒蛇至少也在七米以上。
  “这是龙二狗打死的?”
  看着金锋一口一口的生吃着血腥到爆的蟒蛇胆,见多识广百无禁忌的金家军三个人龇牙咧嘴一脸的恶寒,肌体上泛起层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出息了龙二狗,都敢杀大蟒了。”
  生吃了蟒蛇胆之后,金锋塞了片神茶树的树叶压制腥味,小腹中慢慢升起一股热气,扩散到四肢百骸,伤口处的麻痒一下子翻倍的发作起来。

  张思龙嘿嘿嘎嘎的笑着,身子一扭一扭:“金总,嘿嘿,那啥……”
  “大蟒蛇不是龙二狗……杀的……”
  “被炸死的,他,捡了便宜……”
  “取蛇胆的时候那蟒蛇都臭了……哈哈哈……”
  当即金锋身子一震,顺便变得僵硬起来。
  一边酷酷站着的苏贺立马转过头去,肩膀轻轻的抖动着,吴佰铭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剩下的张思龙则一如既往的抽着,笑得更是大声。
  “狗日的!”

  金锋只感觉自己一阵阵的反胃,却是极力的压着自己的恶心,恨恨的指着三个二逼货,恶狠狠的骂出声来。
  丰盛的大鱼大肉晚宴过后,三个人凑到一块静静的听完金锋的指示,面容整肃重重点头,把金锋的话死死的记在了心底。
  “明天开始,开门迎客。”
  “该我们行动了。”
  任务交代完毕,金家军也难得有了放松休闲的时间。
  上次加勒比海无人岛上,吴佰铭被大猩猩袭击受了重伤,在七世祖那里足足躺了两个月才下床,现在的吴佰铭还处于恢复阶段,距离巅峰时期的战力差得帽子山远。
  苏贺这些日子则一直待在野人山,跟着张思龙何庆新几个天天钻老林子,白嫩的小鲜肉也变成了黑马王子。
  只是那眼睛中的目光却是更加的犀利了。
  唯一让金锋纠结的,就是眼前这个疯癫痴狂还不时抽搐的张思龙。
  原本想把雷公山的记忆从自己脑海中抹去,每每一见到张思龙的当口,金锋的心口就揪着的痛。
  那种痛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和描述,痛得自己灵魂都在灼烧。
  张思龙的后遗症,金锋没法救治。

  不但金锋,全世界都没人能治好他。唯一的法子就是减换他的抽搐频率次数。至于他的笑神经,金锋也无能为力。
  看着眼前一帮子二逼货,金锋也是一阵阵的头痛。
  原本军团里仅剩下吴佰铭、戈力、张思龙、何庆新几个稍微正常点,现在又他妈疯了一个。
  去年金家军差个瘸子的时候,郭延喜进来了。
  那些日子,何庆新还说就差个疯子。现在,又他妈多了个无药可治的脑残……
  这个残废军团的称号,金家军还真的坐实没得跑了。
  想想,金锋就有些头痛。
  有了几件命根子,金锋也凑齐了医治自己的药材。
  按照常规的医治手段等到金锋能起来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金锋肯定等不起,还有有很多事必须要自己亲自撸袖子下场。
  在张脑瘫的协助下,很快就把药磨碎熬制成药膏马不停蹄涂满金锋的全身,再次将金锋包裹成木乃伊。
  那满身的伤口也让几个人看得心惊肉跳。

  木乃伊仅仅只是治疗的一个手段,最后一道疗伤方式是金锋在修养时间想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