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便走出杂物间。现在轮到他要找到那二人了,可是一时半会儿,他还真找不到那二人的踪影,正着急着,却见那两个人正在县城主干道的对面。

  马文生于是大摇大摆地在商场附近晃悠。那两个人一见之下,立即跟了过来。此时的马文生已注意到有几个便衣向他打了手势,便快步向主干道旁边的巷子里走去。
  那两人哪里知道他们已是瓮中之鳖,继续不紧不慢地跟着马文生,也不过跟了十来步吧,正觉得前面是个死巷,马文生去那里会做什么呢。后面已冲上四五名便衣丨警丨察,上前便将他们摁住,铐上双手带走了。
  马文生对傍晚发生的这一幕觉得奇怪不已。据他分析,王谨一死,农加国估计能坐上县委书记的位置,苗圣国也不会太差,至少也是代县长,更何况现在马文生对他不构成任何威胁。他没有必要纠结混混儿对马文生下毒手的。难道是他的侄子苗龙敏所为吗?
  混混儿虽然好请,可成事之后想打发,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这在媒体上屡屡都有报道。马文生印象中苗圣国是个心机深的人,他不可能愚蠢到这种程度。凭着身份和势力就能打压马文生,苗圣国不会傻到这种程度的。
  郭采妮估计去了公丨安丨局。不一会儿,她就给马文生来了电话,笑道:“马镇长,那两个东西招了。”
  “哦,说说看,怎么回事?”马文生高兴地笑道。不管是谁准备向他使黑手,查清了总是件好事儿。
  “见面再说吧,”郭采妮在那边轻声一笑。她的声音背景显得空旷,估计她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跟着她告诉马文生,她会领他去一个好地方。

  “上哪儿?”马文生问道。
  郭采妮却不肯说,只是让他到公丨安丨局门前来。
  公丨安丨局在县城的西边,顺着主干道向西一拐便到了。
  马文生来到公丨安丨局门前,略略向前走了几步,跟着便有辆车驶了过来,却是辆浅白色的普桑车,停在了他的前面。跟着车窗摇下,郭采妮从里面伸出头来,叫了声哟,这不是马镇长吗?“上哪儿?我捎你一段。”
  马文生很自然地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室。车继续朝西,不一会儿出了县城,郭采妮笑着说道:“邻县有个温泉浴,我带你过去洗一洗。”

  马文生暗叫巧了。这天下的事哪有那么巧啊,昨晚他才和王明芳洗了一把,今天又要和郭采妮去洗。马文生一想到这里,便觉得头大。
  “不想去?”郭采妮见他不答话,便转过脸问道。她还是那样好看,既俏丽又利落。
  “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下次去吧,今天王谨死了,我们跑得远了,万一晚上有事,一时半会儿还赶不回来,”马文生答道。
  郭采妮答道:“你这话也对。那我们去哪儿呢?”
  马文生想道:“就是上次你在市委党校学习回来的时候,我们去的那个小旅馆吧。那里很干净,也不错。”
  郭采妮听到这话,便皱了皱眉,摇头道:“你没好去处,那就听我的。我告诉你,同样的地方,不要多次去。我们公丨安丨办案,有很多案件便是通过服务员对常客的记忆找到线索的。”
  马文生很诧异地看着她,“那是办案。”
  郭采妮也不看他,幽幽地说道:“这和案件也差不多了。我自己说去市里出差,这叫有预谋。后面的话,不用我说了。”

  有预谋有过程,偷情也是案啊。马文生见她如此形状,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憋闷,便转移话题道:“那两个人是什么人?”
  郭采妮听他谈到正事,便答道:“他们呀,是黑三结伴兄弟的手下。这次是王长根和你们镇上的郭家乐共同授意的。郭家乐和王长根刚受了处分,加上这一条雇凶,估计是要蹲监狱了。”
  王长根被纪委双规后,因为退赃及时,纪委上报县委后,给了一个行政记大过处分,行政降级的处分,刚回原单位上班才两天。
  车进了市区,郭采妮把车停在凤凰楼大酒店的门前停车场上,跟着她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凤凰楼。马文生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郭采妮开了个六楼的双人间,把房卡向马文生扬了扬,俩人便走向电梯,跟着来到了六楼。
  郭采妮在电梯里忽然笑道:“文生,这楼里可是有白俄小姐的,你来过吗?”
  马文生摇了摇头。

  郭采妮高兴地笑道:“我就知道你放着家里的都难吃到嘴,还有闲工夫把嘴伸到国外去了?”
  马文生和郭采妮进了房间后,马文生忍不住问了句:“这里安全吗?”
  郭采妮斜了他一眼,忽然笑道:“你说呢?且不说这里是市里的接待宾馆,单说我刚才拿了警官证,说要在这里要间房办个案子。人家就忙不迭地给了我钥匙,还说保证我不受骚扰。”
  马文生诧异地看着她,心说这宾馆有这么好?还是丨警丨察好啊。忽然又意识到他们只有两个人,郭采妮说办案,那办谁的案子。于是忍不住多看了郭采妮几眼。
  郭采妮知道他心思敏捷,见他疑惑地朝自己一看再看,便料定男人明白了,便凑过来笑道:“我是警官,专门办偷心人的案子。”
  马文生见她俏目含春,娇艳如花,猛地抱住了她,在她脸上一阵乱啃道:“偷心?你的心不是在你那里吗?”他问着,双手便在郭采妮身上乱摸起来。
  郭采妮被他摸得情迷意乱。俩人快乐过之后,郭采妮用力地将马文生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呢喃道:“文生,傻弟弟。你能这样想着姐姐,姐姐就是为你去死,也是值得的。”
  马文生听到她说到死,不由心里一紧,赶紧捂住了郭采妮的嘴,又瞪了她一眼。
  郭采妮知道男人忌讳自己刚才的说辞,心里甜丝丝的,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马文生跟着便穿衣下床,来到了二楼餐厅去为郭采妮买吃的。他和郭采妮见面之后,在车上已经把手机调到无声状态。等着服务员为他整理饭菜时,马文生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恰好一条短信进来,打开一看,原来是王明芳发来的。

  王明芳告诉他,说下午市委已有明确意见,津县县由农加国任书记,苗圣国任副书记兼代县长。
  傍晚开了常委会,初步决定由王明芳任津县县县委办主任,拟任县委常委。翟青锋任常委,推荐为常务副县长人选,交由人大选举通过。
  马文生正看着,陆艳梅也发来一条短信,告诉他县里人事发生变化,和王明芳的那条短信内容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行字,说今晚常委会的会议记录便是王明芳记的。
  这两条信息,结合县财政局长张志良的忧虑,马长便觉得这县里的气氛果然是不同了。不过他倒不担心,农加国作为从省里下来的干部,就算当了县委书记搞一些山头派别,他也得发展经济吧。现在中央对于经济发展的要求越来越高,到了省市一级,追求GDP简直成了所有中心工作的中心工作。一旦经济滑坡,农加国难辞其咎。
  日期:2018-11-24 07: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