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2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会?还不是老样子,书记拿我开心了,”王明芳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全是马文生滋润的结果,可这话怎么能说出口。
  她来到曹文雪的背后,替她轻轻捶打着肩头。
  曹文雪对王明芳这一动作很满意,她先问王明芳的来意,等听完王明芳把腾龙镇最近的工作说完,并表示想和钟三声接洽时,曹文雪不耐烦了,扭动了一下身体,示意王明芳不要再敲了,并让王明芳坐到了自己的对面沙发上。
  “明芳,马文生做的这些事中,有几件是你参与了的?”曹文雪问道。
  王明芳一愣,跟着身上开始冒冷汗了。
  “我告诉你,这些话本来不用我教导你了。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镇长,城关镇的书记也干过了,官怎么当你最清楚不过。可是我见你在马文生的问题上,过于放手了。要放,也要懂得收。不管他做什么,首先得让你知道,你掌握进度,把握向上汇报的节奏,这样所有的功劳都是你的。他再能干,也只是替你耕耘翻地的一头牛,”曹文雪恼火地说道。
  他本来就在我这儿耕耘过了,比牛还要猛呢,简直是野牛。王明芳暗暗想道。在这一刻,她差点笑了。
  曹文雪朝王明芳一番大动肝火,然后告诫她道:“明芳,该做的就得做。不要心软。心软手就软。杀敌不死,后患无穷。”
  王明芳见她说得如此狠毒,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想到这里,王明芳赔着笑脸问道:“曹书记,那您认为我这公路管理局跑是不跑呢?”
  曹文雪是县纪委书记。王明芳始终称她为书记,那是因为曹文雪喜欢。
  曹文雪答道:“跑,当然要跑。不过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王明芳继续问道。
  曹文雪见她似乎有些死心眼,奇怪地看了王明芳一眼,问道:“我说王明芳,那个马文生不是给你灌了什么**汤了吧?我告诉你,跑,也要等时机。你想想,那三千万省里的专项资金,是不是马文生跑来的?农县长,或者苗副书记那边到现在说过一次给你们钱吗?不是不给,是要看人给,看时机给,看心情给。你掌住了腾龙的盘子,我自然替你跑。钟三声那里是吧?我给你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好了,你去吧。”

  曹文雪下了逐客令,王明芳只得离开。她心里灰暗到了极点。原以为可以和马文生夫唱妇随一般把腾龙经济搞上去。他们年龄都不大,完全可以再前进几步,就算是掌了津县县的党政,对她二人来说也不奇怪。
  可是曹文雪这个说法,她又不能不听。曹文雪拿人手段之辣,王明芳是看过多次的。
  王明芳灰头土脸地回到镇上,她把办公室门一关,谁也不见。
  马文生从司机小胡那里了解到王明芳心思不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他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在女人生气的原因没有弄清之前,千万别惹她。于是马文生也不过问,中午随便吃了点儿,向办公室主任田二壮说了下自己去乡下办事,便匆匆地坐车走了。
  且不说马文生去腾龙镇四处看看转转,专说这一天,津县县出了件大事。
  组织部长陆艳梅忽然给马文生来了一个电话,问他现在在什么位置。
  “我在各个村转转,想找找更快发展的路子,”马文生答道。这段时间,他和陆艳梅越来越客气。尽管他还是称陆艳梅叫梅子姐,但很明显,他们之间有些疏远了。

  陆艳梅说道,“文生,我告诉你一个事儿,县委办通知,王谨书记刚已经走了。”
  中风之后,忽然走了?这会在全县造成什么样的反响呢?马文生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尽管王谨对他不怎么样,但王谨对他怎么说也有知遇之恩,马文生不能不报。
  就算王谨曾经发配过马文生,就算王谨曾经一再敲打马文生,但更出过份的事儿,王谨并没有做。
  “在哪家医院?”马文生沉声说道。
  “第一人民医院,干部病房二楼,房号你自己过去问一下,”陆艳梅知道马文生急着过去,她也要过去,于是匆匆挂断了电话。
  马文生也顾不上去和李田许彩风他们吃什么午饭了,他给许彩风打了电话,跟着又给王明芳打了个电话,把情况先后说了一下。
  王明芳对马文生这个电话,还是感谢的。俩人聊了几句,都知道王谨这事事发突然,也无心再多说,便互道再见了。
  马文生还没有赶到市第一人民医院,那边王明芳也来了电话,她告诉马文生,自己已经赶到了县里。
  “你到了县里?”马文生问道。
  王明芳回答道:“我和苗书记曹书记在一起。他们在办公室里商量事情,我出来了。”
  马文生听到这话,心里嘀咕了一声。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到医院去一趟。曹文雪和苗圣国在这时能商量什么?无外乎他们知道王谨已死的情况,动手开始抢地盘了。
  马文生想的一点儿也不错。
  王谨中风住进了医院,他在医院的一切,都被翟青锋源源不断地汇报给农加国还有苗圣国和曹文雪。曹和苗二人如今走得近,在县里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了。小县城里,能藏得住多少事。
  翟青锋明知这二人就在一起,却分开汇报。他先把情况告诉苗圣国,再把情况告诉曹文雪,还说自己已经向农县长汇报了。

  这两人哪里知道这个县里的大总管如此狡猾,还觉得这人实在。
  翟青锋其实是一下子下注三家,想稳赚不赔。
  跟着县里便在农加国的领导下,成立了治丧委员会。王谨中风,就已经能说是因公,如此死了,也是顺水推舟,说他因公死亡。这个评价不错,县里也乐得大操大办。
  办一件事,往往能从中掌握很多人的思想动态来。一静一动,便如触角一般,伸伸缩缩,谨慎之中,便掌握了全盘。官场之人,面对电视镜头常常辞不达意,便是这个原因。他不知道自己能说到什么程度,所以不敢乱说。一有顾忌,便是吞吞吐吐。
  马文生赶到市一院高干病房时,已从王明芳那里得知县里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农加国为治丧委员会第一主任,苗圣国是主任,曹文雪是副主任,翟青锋是办公室主任,王明芳任办公室副主任。
  如此设立的治丧委员会,委实有些怪异。有主任,还有第一主任。当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苗圣国已经和农加国越斗越厉害了。
  王明芳让他不要再去一院了。因为全县各个乡镇和各个科局的头头脑脑,全在县城的会议中心里,听着苗圣国就王谨身后事的安排。

  马文生明白王明芳的好意。但他还是去了一院。
  王谨对他有知遇之恩,有恩不报是小人,而且还是无耻小人。现在马文生报答不了王谨,见他遗容一次都做不到,他还配叫人吗?
  马文生见王谨最后一面,却见病房里只有王谨妻子和儿子两人,不由得心里一悲,感觉人在这个世上端得可怜。他和那两人握了握手,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抄了下来,递给王谨的儿子道:“这是我的电话。我叫马文生,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