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6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偷什么?”王明芳信口一问。话一出口,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知道这话出去,马文生会怎么回答。
  果然,马文生嘿嘿地笑道:“偷人啊。”他不说偷情,却说偷人。
  王明芳不吭声,等车终于停在了温泉浴门前,王明芳这才打了马文生一拳,“你呀,真坏死了。”她这一打一叫,自己都觉得肉麻至极。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绵软了呢。
  马文生猜着王明芳此时估计已是情动,不敢再撩她。于是紧跟着她往里面走,走到吧台那边,却是男女分开,恰如澡堂一般。马文生便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在服务生的指引下,向男宾区走去。
  王明芳却叫住了他,让他上了男宾区之后开个房间,等会儿洗回来,可以进去休息。
  马文生嗯了一声应着,便又想到男宾区上有房间,显然女宾区上也有房间,俩人虽然一同出来泡温泉,却是各睡各的,了无情趣。
  王明芳看到他情绪低落,想说句什么,可最终什么也没说。
  进了男宾区,倒是有服务生指导。马文生本来对洗温泉这事一无所知,在服务生的指引下,倒是换了泳衣泳裤。这一换,他自己都觉得无法出门了。泳裤前端鼓起了一个大包,任谁一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服务生见到他窘迫,便告诉他道:“其实我们也另有小浴池,不过那里贵。”
  马文生此时也不顾便宜还是贵了,便问道:“那贵要多少钱啊?”
  “两千块,”服务生答道。
  马文生点点头道:“那好,就是那里了。”
  服务生笑了。这位看起来是个有钱的主儿,得把他侍候好了,于是问道:“您总共几位,也可以一起过去的。”
  马文生正要乐,可想到那王明芳可是在女宾区,他总不能跑到女宾区去找她吧。
  服务生看出了他的迟疑,便问道:“先生,您的朋友是不是在女宾区?那也没事,我可以领您到女宾区门口,她换好泳衣,自然会出来的。”

  马文生便跟在服务生后面。他这么做有个好处,那就是服务生可以挡住他的窘迫。可是一个个穿着泳装的女士们从他们面前走过,一个个看上去差不多,他上哪儿才能找到王明芳呢。
  正在他心烦不已之时,却见一个身着大红泳衣的女人走出了女宾区。她头发略挽,却显然可见卷曲。
  见到马文生站在这里发愣,那女人冲着他嫣然一笑道:“长生,你出来了?我算准了你大概在这时候出来。走吧,我们去泡小池。”这女人正是王明芳。
  马文生还没来得及说话,服务生在一旁听明白了,退了一步道:“原来你们已经开了小池,那我就不用再开了。”说着,他便离开了。
  “你来过这里?”马文生禁不住问道。
  王明芳也不撒谎,嗯了一声道:“我和曹书记来过这里泡了两次。”曹文雪是纪委书记,她怎么可能愿意和很多人挤在一起泡大池呢。
  王明芳刚才想告诉马文生的,就是这一点。但在入口处,她没好意思说出来。毕竟曹文雪是女性,而马文生是男性。
  几次转弯,便来到了一个小间。屋子正中热气氤氲,外面的灯光却是昏暗。也不知是本来瓦数就小,还是这热气薰的。
  马文生看着王明芳迈了上去,她身材并不矮小,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迈腿之时只觉那腿实在是长。马文生又咽了一个唾沫,跟着他也跳进池中。
  入水之后,只觉水温不冷不热,坐了一会儿,却觉得水流之中隐隐有股热意,薰得身上毛孔皆张。
  马文生身上暖洋洋的。再看靠在对面的王明芳,也是脸色红润,水淹到她的脖颈之处,微微晃动。马文生忍不住多瞄了几眼。
  “马镇长,过来,我们聊聊天,”王明芳向马文生叫了一声。
  马文生立即走了过去,那池不深却也不浅,水正淹在马文生的胸口位置,马文生走过去,便倚在王明芳身边。

  俩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拥到了一起。马文生向来不是卫道士,他当然不会斯文,一时间就是池水荡漾了。
  等到王明芳喘息不止时,她胡乱地说道:“我在三楼的贵宾区开了间房,306。”说着,王明芳逃也似的起了身,她什么也顾不上了,匆匆地便离开了温泉小池。她不敢在这里多呆,就算是刚才,她也是后悔之至。太胆大了,要是被人偷拍了,她和马文生全完了。
  不一会儿,马文生便来到了贵宾楼。他找到303,便敲了敲门。里面悄无声息,马文生暗暗纳闷,难道她没回来。
  正奇怪间,那门猛地被拉开了,里面露出一个丰腴的人儿来,主动地和他拥住了。
  俩人事毕,王明芳忽然叹息了一声道:“你知道吗?那次我请你在我妹妹饭店吃饭,你喝多了,睡着了,我在你房间里坐了很久。”
  “坐了很久?你还叹了一口气,对吧?”马文生问道。
  王明芳瞪大了眼睛,“你,你都知道?那时候,你在装睡?不,不像啊,我记得你睡得很沉的,还在打鼾呢。”
  马文生在这边又呆了会儿,这才离开贵宾区,来到男宾区房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样子,王明芳来了电话,向他说了声不早了,该回去了。

  马文生于是匆匆下楼,出了温泉浴。王明芳已将车发动了,停在门口等他。
  这女人办事真是麻利,马文生忖道。他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上。王明芳也不吭声,开了车就走。
  温泉浴其实是在邻县的一个镇上,镇上不同城里,夜晚总是黑漆漆的。马文生隐隐约约地看到王明芳的脸,却是不悲不喜,不嗔不怒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刚才欢愉时那种兴奋。人说男人办了事,拎起裤子来不认人,敢情女人也能这样。
  车驶离了小镇,又慢慢来到那一个一个起伏连绵的小丘那里。王明芳忽然幽幽地问道:“你刚才可是爬过山了。”
  马文生见她说话,心情略定,轻声笑道:“爬是爬过了,可只爬了一次。”
  王明芳恨声答道:“我是书记你是镇长,这山你能爬一次就行了。以后不准爬。”
  马文生涎脸笑道:“明芳,我答应你,什么事都能答应,这样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文生,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做了,”王明芳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前行。
  “你舍得?”马文生问道。

  “我,我说,”马文生这句话其实问到了王明芳的要害。她既然觉着味儿了,哪里能轻言舍得呢。
  “就拿我们今晚来说,在温泉浴要是被邻县的公丨安丨局抓了现形,我们怎么办?要是我们在泡温泉的时候,被人拍了,又怎么办?我们都是场面上的领导,不能放纵了自己,”王明芳说道。想到今晚这一幕幕,她说不上是庆幸还是担忧。偷的滋味儿的确不错,但偷的代价呢?要真出了事,不是丢脸就是丢命。
  马文生不以为然地答道:“今晚是例外。我说,以后我们商量工作,就不用坐在办公室里了,就在枕边说说就行。”
  王明芳气得腾出手来揍了他一拳,却又幽幽地答道:“这滋味真好。我也想在枕边和你吹风呢。不过,世事哪有这么好呢?”
  俩人到了津县县城,便正襟危坐在车里。王明芳也早早地拉开了车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