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59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办?找池薇帮忙?马文生轻轻摇了摇头。刚刚拒绝了人家的好意,现在又找人家的麻烦,这不是马文生的性格。
  还是和上次想的那样,去找王明芳,让她出面。只要她肯去,曹文雪不会再玩什么手脚了吧?
  想到这里,马文生抬脚便去了王明芳办公室。
  王明芳恰恰站了起来,她看到马文生,笑了,“我正要去找你,你去先过来了。坐吧,我想请你休闲一回。”
  什么?洗温泉浴?她一个女书记,自己可是男镇长。马文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看你这段时间跑累了,也该休息放松一下了。你可别想歪了啊,”王明芳看到他嘴张得能塞鸡蛋,自己本来觉得很正常的事,现在却变得不对味儿了。

  “什么时候去?”马文生问道。他有了种想关掉她办公室门的冲动。
  “下午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傍晚去吧,”王明芳答道。
  马文生嘿嘿笑着,又问道:“几个人?最好就我们两个。”
  王明芳彻底凌乱了。她越发觉得马文生蹭鼻子长脸了,于是收住了笑容道:“单位肯定只有我们两个,可是温泉里却有数百人呢。”

  啊?马文生从没洗过温泉浴,一听说是这个情形,立马没了劲头。这样还不如跳到河里洗把澡呢。
  “你先去忙吧,走的时候我叫你,”王明芳看着他的表情似乎很失望,心里又是一软。她不明白自己跟着这个大男孩似的镇长在一起,为什么最近始终有种心乱的感觉。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王明芳想着,她想起来了,就是那次她趴桌上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身上披了件休闲西装那次。
  还有那次,在自己妹妹王茵那个乡下土菜馆吃饭的时候。
  懂得体贴和关怀的男人,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马文生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已没有了那种气定神闲。他想着这温泉浴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呢?此时如果让他拿把菜刀,去浴池里把那些人全砍了,估计他也会这么干的。
  心情浮躁地坐了一会儿,马文生却又想起刚才准备让王明芳找钟三声的事又忘了没说。哎呀,要是真能和她发生点什么,他还能让她去找钟三声吗?
  擅长怜香惜玉的马文生脑子里一会儿想到这里,一会儿想到那里,最后决定什么也不想,拿了份文件在手里翻看着,准备批阅,却又忘了内容。
  自己这是怎么了?马文生对自己有些恼怒了。
  是不是想到能和王明芳一弃前嫌,自己就亢奋起来了?马文生开始责备自己。其实他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王明芳未必比他拥有过的女人漂亮,但她曾经不停地羞辱过马文生。
  男人就是这样,一想到那些曾经傲慢的女人能向自己屈服,就像捡着宝一样兴奋。
  刚到五点十分,也不过就是下班十分钟后,王明芳打来电话,问马文生是否会开车。

  马文生虽然会开车,可他没驾照,于是老老实实地答道:“不会。”
  “那好,你让小高开车走吧,等会儿你坐我的车,”王明芳说道。她的语气不冷不热,以至于马文生开始怀疑他们即将要去办的,是公务,而不是所谓的温泉浴。
  到了五点四十分,政府里再没有什么人的时候,王明芳打来电话,说你下来吧。
  马文生便匆匆地下了楼,王明芳的那辆大众车停在门前,马文生走过去,正要拉开后排座的门,冷不丁看到开车的是王明芳,于是又坐到了副驾驶上。
  “和以前我们去吃饭的时候一样,你开车,我坐副驾驶。那时候,我还是王谨的秘书。虽然时间不长,可就像转世了。对了,你的司机小胡呢?”马文生问道。

  王明芳伸手掠了掠耳边的头发,她的手指洁长细长,撩到那大波浪下,别有一番风味儿。
  马文生咽了下口水,只见王明芳摁下车窗关闭键,那车窗倏地一下关到了顶。
  “你想让小胡送我们去洗温泉吗?那行,我叫他来,”王明芳腾出一只手来,拿起了手机。
  马文生连忙摆手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摆手的模样有些夸张,王明芳不由抿嘴一乐。

  “我们这,这是像是什么呢?”马文生忽然自言自语地问道。他希望王明芳插茬,这样他就可以告诉她答案。
  谁知王明芳冷着脸开车,也不理他。
  车一直向西行进,出了县城,跟着是连绵不断的小土丘,漫山遍野地种着茶树。这一带,马文生还真没来过。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王明芳忽然问道。
  马文生摇摇头说不清楚。
  “我家便在这里。小时候,我就是顺着这一个个土丘,背着书包上学去的。我数过,一共要爬71个土丘,我就能到学校了。所以上学的时候,我就想着以后不能再这样爬下去。一旦留在家里种地,这一辈子除了生儿育女吃苦受累,还要每天爬着这些东西,那样的人生,当真是没了意思,”王明芳静静地说道。

  “于是你考取了大学。后来又发现自己还是在爬,不过不是爬下去了,”马文生接口说道。王明芳的故事并不新奇,像她这个年龄的人,包括和马文生年龄相仿的人,谁不是这样走过来的。每次新到一个学校,都会换掉很多熟悉的面孔,那些同学在高考中考的独木桥上行走时,不断地掉了下去。
  “不是爬下去?那是什么?”王明芳有些奇怪地问道。
  “是爬上去啊,”马文生嘿嘿地笑了。
  王明芳觉得马文生这话说得不太对味儿,正要喝斥,却忍不住心里一阵翻滚。她离婚之后,可是再也没有近过男人了。王明芳可值狼龄。她脸红扑扑的,向马文生问道:“那你呢?不也在向上爬吗?”
  马文生摇头道;“那不一样。你是爬坡,我却是爬山。”
  “爬山?”王明芳正要问爬山和爬坡有什么区别,冷不丁想到以前的男人喜欢扯段子,便再也忍不住了,轻声啐道:“早知道你这么,这么坏,我哪里能叫你来洗什么温泉啊。”
  那温泉是邻县新开的一个去处。王明芳和曹文雪去洗了一次,觉得惬意异常。她本想以此来和马文生走近一点,也借此好好放松放松,谁知道这人顺着竿子爬了上来。

  马文生也不知道王明芳能接受自己这些半荤不素的话能到什么程度,便沉默了,不再开口。
  “你在办公室里倒是规规矩矩的,怎么一出门,就变了个人似的?”王明芳见到气氛变得压抑,知道她刚才的话已经让马文生不知道如何应对了,便有心去撩他。既然要搞好关系,那必须得找活气氛。
  这一趟俩人结伴同行,却洗温泉浴。这事本身就是私密的了。要
  是马文生在这过程中都没有体会到快乐,王明芳以后也别想和他接近了。
  王明芳主动和马文生再说话,马文生心里有了数,他便答道:“刚才出门时,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王明芳诧异地说道:“什么话?”
  马文生只觉这人记性特差,便再提道:“我说你让驾驶员回去了,我也让驾驶员回去了。我们俩自己开车跑了出来,这有些像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