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3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自己若是要向金锋道歉,自己当世道尊的尊严又往哪儿放!?
  也就在这当口,满身腥臭的张思龙又哭又笑冲着张承天指了指,嘎嘎放肆狂笑。
  “张承天……哈哈,快去,你们张家的孽子孽徒们都去挖贤姬女师老祖的墓了……”
  “自己挖自己老祖宗的墓,嚯嚯嚯……”
  “自己挖自己老祖宗的墓,拿自己老祖宗东西……”
  “天罚来了,天罚来咯……吼吼吼吼……”
  张承天浑身一抖,勃然狂怒。
  此时此刻,张承天哪有半点心思与张思龙计较。
  饱露杀机的双眼死死盯了疯癫的张思龙一眼,恨声叫道:“你活不过下个月!”
  你字刚出口,张承天便自身如大鸟提气狂奔,月字落音的当口,张承天已经远去了数十米,比那百米短跑冲刺还要快上三分。

  一声洪钟大吕声爆炸开来。
  “都给我住手!”
  “谁都不准动这座大墓!!!”
  张思龙肩膀抖着,双手就跟个脑瘫患者般抽着,仰着脑袋不住笑着,泪水长淌而下,放浪形骸,洒脱不羁。
  嘴里吼吼的叫着,就跟个疯子一般的唱着。
  “说绝不会绝,说灭不会灭,二十八代有一歇!”
  “绝不绝,灭不灭,六十六代歇一歇……”
  “一年,一年,哈哈哈……”

  “就一年咯,就一年咯……”
  听到这话的张士朋猛然剧震,牙关都在打颤,
  如果说张思龙前面所说的那些话是晴天霹雳的话,那么这句话就是杀心之言。
  只有张士朋才会明白这些话中的意义。
  二十八带有一歇,说的是二十八代天师张敦复无后,把天师位被迫传给了自己的侄子张景瑞。
  而最后那句话……
  则是上一代天师、自己的大哥临死之前扶乩占卜出来的……
  这个秘密,只有自己跟承天知道。
  全天下只有自己跟成天知道,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一瞬间,张士朋方寸大乱,望着那张思龙的背影颤声大叫。
  “你是谁?”
  “你是谁?”

  张思龙仰天大笑着,站定脚步,蓦然回头,面容狰狞和疯狂,凄声大叫。
  “我是谁,说得好?问得好?”
  “哈哈哈哈,我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思龙发出凄厉如夜枭惨厉如鬼哭的叫唤……

  我是谁?
  问得好啊——
  一边歇斯底里的叫着,张思龙一把扯下手套,远远的对着那张士朋张开五指,凄厉狂叫。
  “我是这个……”

  “我是这个!”
  “嚯嚯嚯……”
  张士朋睁大双眼定眼一看,顿时间毛发倒竖,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浑身簌簌发抖,早已吓成了死鸡一般。
  五雷……
  “谁叫你们下去的?”
  “张林喜,你这个畜生啊!”
  “这是贤姬女师老祖的陵穴,道祖亲自选的地,嗣师亲自点的穴呀——”
  “埋了!”

  “把他们全埋了——”
  “下去的全埋了——”
  “亵渎贤姬女师老祖,让他们给女师老祖陪葬——”
  长长的山路,静静的蓝天。
  两个疯癫的男子肆无忌惮的笑着,笑声回荡在空寂狼藉的雷公山。纠葛在一起,远远的传遍天外。

  “袁延涛这个人不能再留。”
  “回魔都,摆杀阵!”
  “做了他!”
  一架直升机转速开到最大,冉冉飞逝向东北。
  六月的魔都,小雨淅沥沥的下着。
  细雨洗净绿叶的铅华,银杏细数窗前的雨滴,滴滴滴落在绿绿的草坪。
  和风吹散了乌云,一米阳光直直投射下来,带来盛夏的酷热。
  无人注意的角落,一片树叶的边角被烤得金黄,无声的向世人展露自己的伤,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黄叶轻声叹息着,挣脱母亲的怀抱,独立飘零而下,悲壮的用尽最后的一点气力落在泳池中,宁死也不沾染这世间半分尘埃。
  云卷云舒却是遮不住太阳的光辉,满天都是烈日骄阳,伴着那细细的小雨落满人间。
  两只蝴蝶翩翩飞舞着,欢快得在雨中漫步。
  一个衣袂飘决,一个静静伴随,落雨缠绵,恩爱无言。
  百年古树掩印中,一阵阵悠扬的古筝声轻轻随风传来,如涓涓潺潺沁入心扉。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千年前白居易的古诗在千年后回荡,时空交替变幻着,好似这一刻又回到了纵酒如歌的盛世大唐。
  一曲终毕,语音回响,缭绕着百年老宅的上空,似已穿越了千年。
  “那棵枫杨太高了些,每天都让我晒不着太阳……”
  “我让人去削掉他。”
  幽静高峨的客厅,古色古香的摆设,满是明清时候的名贵家具,厚厚的玄色地毯,古老的宫灯,一切那么的奢华那么的格调。

  清幽深邃的檀香轻轻曼曼的溢散,沁人心脾。
  午后的悠闲散漫的时光,静谧幽静的环境,心境也慢慢的松缓了下来。
  紫砂壶中的铁观音轻轻倒在压手杯中,一双莹莹玉手端着莹莹如玉的乾隆官窑压手杯放在案几前。
  “老师您请。”

  一位古典般秀美极致的画中女子轻轻缩回手来,静静的站在案几旁边,轻柔的看着眼前的那包裹得木乃伊一般的老师,殷红的玉脸上禁不住露出一抹腼腆害羞的笑。
  对襟的真丝旗袍下,那女子的小腿和藕臂欺霜赛雪,粉嫩的玉脸更是吹弹可破。
  “你有自尊,有傲气更有傲骨。”
  “只是这摧心肝的长相思却愣是被你演绎成了蝶恋花……”
  “是不是有了心仪的对象?”
  欺霜赛雪的旗袍女子听了这话,稚嫩的玉脸上霞飞双颊,轻轻垂首低低嘤咛了一声,满是那小女儿的娇羞。
  “改天带给我看看,我帝都山的代言人,可没那么好娶。”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自让旗袍女子玉脸刷白,臻首垂得更低,小心怯弱的往后退了两步。
  眼眶红红,眼泪轻然打转,似乎下一秒就要滚落出来。
  “你又在吓唬亚丽。”
  “你可是雅丽的老师。有点老师的样子好不好?”
  月射寒江般的曾子墨蹙起了娥眉,幽怨的看了看木乃伊一般的金锋,轻声说道:“追求亚丽的是江南省华润集团的孙柯。几百亿的身家。”
  “配得上你帝都山代言人身份了不?”
  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金锋只有一双眼睛和嘴巴露在外面,白白的纱布上,一朵朵的枯萎的血花七零八落的绽放着,叫人看得心悸。
  “才这么点。不够。”
  被纱布紧紧缠着,金锋的嘴唇严重变形,导致说话的声音也走了样。
  听了不够两个字,唐亚丽更是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给她的陪嫁可是天音钟。”
  “回去告诉孙柯,新区那里买一栋八十层的楼,写上你的名字。”
  “什么时候办成了,什么时候领证。”
  一瞬间,唐亚丽昂起臻首吃惊的看着金锋,错愕当场,却又低眉顺眼轻轻应是,满心的欢喜和骄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