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56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蓝青青这次回来,只为了和马文生相聚。周一清晨,她便起了床。想到昨晚马文生,蓝青青不由得脸色通红,这个人,还真是头狼,不,是牛才对。
  马文生也很快起床来,匆匆洗漱完毕,他便将蓝青青送到长途汽车站,忙前忙后地买车票,送行李,一直把蓝青青送上车,他这才和她依依惜别。
  蓝青青见他忙了一刻不停,心里暗想自己的男人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半点镇长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开展工作能不能镇得住。想到这里,蓝青青心里有些沉重,等车发动了,离开了车站,蓝青青向马文生隔窗挥手,渐渐地,马文生在她的视线里消失了。
  蓝青青拿出手机,给一个近半个月没有联系的号码发了条短信,“爸,我决定把自己嫁出去了。”

  跟着电话却进来了,正是蓝青青的父亲,“青青,你找的是谁?唉呀,你可真是的。怎么也得让爸爸先看看,替你把把关才好啊。”
  蓝青青忍着羞涩答道:“现在这关没法把了。也只能是他了。”
  那边微微叹息一声,显然明白蓝青青的话里之意,跟着又说道:“他是做什么的?样子凶不凶?”
  蓝青青想着马文生那种死缠滥打无休无止的凶悍,抿嘴一笑道:“凶,谈不上。不凶,也有些像。”
  女孩子说话往往相互矛盾,明明她说不喜欢,心里却喜欢得紧;她说喜欢,也许只是虚与应付。蓝青青的父亲对自己这个一向要强的女儿哪有不懂的道理,听到这话,便明白女儿和这人早已是感情深厚,甚至远非自己所能及到的了。
  蓝青青的父亲又是一声叹息,责怪道:“你倒是说说我前面的问题啊。”
  蓝青青沉默了一会儿,答道:“算了。还是不说他了。我原本另有打算,现在我又改变了主意。风筝不飞,有风也是白搭。等我忙过些日子,带他来见你便是。”
  蓝青青的父亲显然也很忙碌,嗯了一声道:“那好。如果,如果你不想见别人,我们也可以换个地点。”说到这里,他有些愧疚。但这个念头也是转瞬即逝。他死了妻子,生活总得要有人来替他打理吧?总不能他天天自己洗衣服做饭。女儿大了,先上了中专,跟着又读了大专,再读本科,这番书读下来,她已由一个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内心里有了秘密,也不再像儿时那样随便拿出来和父亲分享。想到这里,他又是一阵叹息。

  这个时候,马文生已快到镇政府了。小高竟然早早地把车开到市里来接他。跟着王明芳打了电话过来,说道:“马镇长,今天我们再议一议农委主任的人选?”
  她又有了什么想法?马文生奇怪地想道。
  马文生进了镇政府签了到,却见田二壮正对他看着,便问道:“田主任,你有事吗?”
  田二壮连忙摇头说没有。跟着陆续进来几个镇干部到了办公室点到,他们热情地叫着马镇长,马文生一一应了,拎着包上了楼。
  不一会儿,王明芳也到了。她打通了马文生办公室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马文生便走了过去。一进办公室,马文生只觉眼前一亮,王明芳今天穿着一件翠绿色西装,那头发也是刚刚卷过,一个个大波浪在她头上翻滚,那脸却是那么丰润饱满,仿佛就是一个大大的发亮的苹果。
  马文生走进去,微笑着看着王明芳,问道:“王书记,你说农委主任的事儿,有什么新打算吗?”
  王明芳笑着让他落座,跟着告诉他道:“那个农委茆令江,你对他感觉怎么样?”
  马文生暗骂一声靠。这女人怎么和他想提的人一样了。难道她专门去了解过茆令江,还是从哪里探听到什么风声?
  马文生嘴里应道:“他是个踏实工作的同志,我很佩服他。跑田埂,没有毅力是跑不下来的,更何况跑了这么多年。”
  王明芳乐呵呵地答道:“既然我们意见一致,就让他来干这个农委主任就是了。等会儿让组织委员洪大望和他通个气,也算是任前谈话吧。”乡镇一级政府,书记和乡镇长都同意的事,基本上这事就是定了。其实各级政府都是如此,一二把手意见统一,其他班子成员一般都不会有不同意见的。
  马文生见她笑得灿烂,露出的的那一口牙端得齐整,灿烂洁白,倒是心神一漾,自己倒是惭愧了,便守住心神,静静揣测王明芳的真实想法。
  “既然王书记认可,那就是他吧,”马文生答道。说完了话,他便要走。王明芳却问了句让他大跌眼镜的话来,“马镇长,你觉得我今天打扮如何?”
  “挺好的。很有气质,”马文生嘴里说着,心里却更是疑惑。这女人今天早上怎么了?莫非思春了?
  王明芳听到马文生这样夸奖,却也不羞涩,只是用着大大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承你美意了。你忙吧。”

  承我美意?是指自己在她睡着后在她肩上披衣服,还是刚才赞美了她?马文生也想不透,越发觉得今天王明芳怪怪的。
  刚跨进自己办公室门,丁茂盛的电话就来了。马文生接通电话,听到丁茂盛在那边呵呵笑道:“马镇长,我,我可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啊。我感觉这发改委大院比以前不知道气派到哪里去了。还有那字,啧啧。我说,你今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坐坐,吃顿饭聊聊。”
  市发改委主任是多少人眼巴巴地求他,请他吃饭,他都未必去。可是今天他却反过来请马文生了。
  马文生微微笑道:“我说丁主任,您还是到我们这里来转转。中午我们做个东,让你品尝乡土特色。行不?”

  丁茂盛连声说好,他表示会在十点半左右过来。跟着又问大院里的绿化美化费用,马文生道:“我听说总共两万七千块钱吧。”
  丁茂盛大方地答道:“这样吧,三万块。说真的,这点钱,委实不多。让你手下那些人高兴高兴。不过要走我们的账,可是要正式发票的。”
  马文生应着,俩人又聊了一会儿,才各自挂断了。
  王明芳今天的确不对劲。那是因为她昨晚和丈夫就儿子上贵族小学费用问题吵了架。
  其实俩人已悄悄地办了离婚手续。
  那男人恬不知耻地说她有钱,儿子的花费理应由她负责。“你一个大镇丨党丨委书记,随便在哪里多报一点,逢年过节随便收一点,比我强多了。”他懒洋洋地说道。
  王明芳差点气疯了。她不停地数落着男人种种不是,骂他在上班不思进取。
  男人忽然冷笑起来,“是啊。我不行,我不行那是因为我是男人。我是像你一样的女人,脱光了一躺,保证能升上去。”
  这含沙射影的话已经说得露骨了。王明芳气得浑身发抖,她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滚,你跟我滚。我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