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08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卓力说:“话是这么说,但老年人故土难离,你真让他们去外国定居,不出三个月肯定水土不服,临老了还要离乡背井,这是闹哪样啊。”
  李建国说:“对,逃避是下策。”
  贝小帅双手一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办才好?”
  “以牙还牙,打回去!”李建国掷地有声的话语在包间里回荡,嗡嗡作响。
  刘子光驾车跟踪金旭东来到一座商场前,金旭东下了车,拎着公文包走进商场,刘子光一个漂亮的倒车将保时捷停入车位,下车紧跟而去。
  五楼茶餐厅内,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看到楼下疾步而行的刘子光,不由得深深皱起眉头。
  金旭东在前面匆匆走着,时不时回头看上一眼,上官瑾低声说:“被他发现了。”
  “这正说明他心中有鬼。”刘子光冷笑道。
  金旭东上了扶手电梯,拿出手绢擦着脖子上的汗,刘子光正要跟上,两个商场保安走过来伸手拦他:“对不起先生,请跟我来一下好么?”
  刘子光使了个眼色,上官谨立刻上前交涉:“有什么问题么?”这边刘子光就要继续前行,却被另一个保安拦住:“不好意思先生,没说清楚之前不可以离开。”
  “什么事?”刘子光眼瞅着金旭东消失在电梯尽头,心中恼怒无比。
  “我怀疑您身上有没有付款的商品。”一个保安说。
  刘子光没有进行无谓的解释,一拳掏在保安的小腹上,拔腿向电梯走去,另一名保安急忙抽出橡皮棍,还没举起来就被刘子光一脚踹倒。
  “追。”刘子光整理一下衣服,踏上了扶手电梯,上官谨迈过躺在地上哼哼的保安,紧跟了上去。
  可是上楼之后,偌大的商场哪有金旭东的身影,现在还是上午不到十点钟,商场里人不多,两人茫然四顾,忽然上官谨指着楼上说:“他在那!”
  金旭东的身影果然出现在楼上的茶餐厅门口,可是追上去一看,茶餐厅里只有零散几桌客人,哪有金旭东的身影。
  “刚才有个穿浅色西装的丑八怪来过,他去哪里了?”刘子光递过去一张五百元的的港币,侍者立刻说:“刚才那位先生和另一位先生从那边下楼去了。”
  继续追赶,刚到楼梯口就看到两个头戴贝雷帽脚蹬战斗靴的机动队员迎面而来,刘子光知道坏事了,肯定是刚才被打的保安叫来的,回身便走,却又发现身后也有两个机动部队警员。

  四个ptu包围了刘子光和上官谨,手按在左轮枪的枪柄上喝道:“站住,双手抱头!”
  刘子光看看十几米高的楼,又看看上官谨,见他流露出反抗的意思,ptu们立刻紧张起来,拔枪瞄准他,警告道:“先生,现在控告你故意伤人,你可以不说话,但你所讲,势必要作为呈堂证供。”
  身处闹市,地形不熟,刘子光打消了反抗的念头,举起了双手,就在丨警丨察上前给他上手铐的时候,他忽然看到远处停车场上,金旭东上了一个人的汽车,而那个穿西装的家伙,似乎相当面熟。
  西九龙丨警丨察总区,刘子光表示在见到梁骁督察前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丨警丨察无奈,只好把重案组的梁长官请来。

  不大工夫梁骁来了,看到被抓之人竟然是刘子光,大感惊讶。
  “赶快让他们把我放了,还有正事要做呢。”刘子光说。
  梁骁很无奈:“香港是法治社会,你把商场保安的肋骨打断了,别人要起诉你,我也没办法,不过罪行不是很严重,应该可以争取对方谅解不起诉的,在此之前,我可以保释你。”
  刘子光说:“你们港灿就是事多,麻溜的赶紧办,我真有事。”
  梁骁赶紧去办保释,他是重案组的红人,伙计们都给几分薄面,手续很快就办好了,梁骁陪刘子光来到警署门口,上官谨迎上来问:“没事了么?”

  “你换搭档了?”梁骁问道。
  “是啊,这位是上官处长,中央来的。”刘子光介绍道。
  “处长好,我是香港西九总区重案组督察梁骁。”梁骁赶紧立正敬礼。
  上官谨点点头,伸出手:“梁警官你好,我们需要你的协助。”
  “为什么不找保安科?”梁骁狐疑道。
  “因为这是秘密行动。”刘子光拉着梁骁来到附近一家茶餐厅,三人坐定,点了蛋挞和奶茶,开始谈案子。
  “有人故意利用商场保安和丨警丨察阻挠我们的行动,这个人我认识,他的汽车是一辆黑色尼桑,牌照是jh257,你可以查一下。”刘子光说。
  梁骁立刻拿起手机,让情报科的同事帮忙查这个车号的注册人。
  五分钟后,消息反馈回来了,这辆尼桑的注册人是日本古川株式会社香港代理处的古川正男。

  “错了,这只是他的掩护身份,这个人的真名叫荒木直人,以前在海上保安厅工作,现在不知道归属那个单位,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受内阁情报调查室调遣。”刘子光说。
  梁骁的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在菲律宾和他交过手。”
  梁骁只是一个普通的香港丨警丨察,虽然在重案组工作,但接触的无非是一些本地贩毒、凶杀案件,上次公海洗劫赌船的事情之后,他连发了一个多月的噩梦,又是找心理医生又是放大假,半年多才缓过来。

  本以为刘子光的身份只是内地公丨安丨,没想到现在又牵扯上什么中央来的处长、日本情报机构,梁骁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赶紧说:“我建议你们还是找保安科协助调查此事。”
  刘子光说:“找什么保安科,找你不就行了。”
  梁骁徒劳的解释道:“保安科就是以前的警务处政治部,不是一般丨警丨察,是归英国人直接调遣的情报机关,他们手眼通天,香港鱼龙混杂,各国明里暗里的间谍信息他们都掌握。”
  刘子光置若罔闻:“我和他们不熟,就找你了。”

  梁骁苦着脸说:“大佬,承蒙你看得起我,可是我负担不住啊,打份工而已,把命送了就不好了。”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刘子光问道。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问话,却在梁骁心中掀起了惊涛骇ng,他的父辈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而是六十年代从大陆偷渡来港的难民,他小时候在启德机场附近的棚户区长大,邻居尽是底层社会的贫民,中五毕业后考上了警校,成为穿制服的阿sir,那是他人生第一次辉煌。
  从军装巡逻警员做起,冲锋队,机动队都有过不俗的当差经历,并且通过进修取得了大学学历,意气风发的梁骁毅然报考督察,经过笔试和面试,以及警校重新培训,肩膀上终于挂上了一颗花,成为见习督察,人也从军装部调到了反黑组当新人,普通pc升级成白衬衣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这是梁骁人生第二次辉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