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00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年让人无比羡慕的岛城第一发动机制造厂,不用太久的时间,就将毁于一旦,韦彬的心里很慌。
  当然戚威也很慌,但是戚威不像韦彬那样关心的只有自己,戚威担心这帮工人,他们没有了这份工作后,又该怎么办呢?
  韦彬知道戚威私底下跟周芸关系不错,所以想让戚威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戚威也想劝,这毕竟关系到一厂的未来,所以应该先将内部的矛盾放在一旁。
  不过嘛,周芸压根就不想让戚威开口?凭什么有功劳就该你韦彬来领,凭什么有黑锅就该让戚威来背?
  惯了你们这狗屁逻辑的臭毛病!

  周芸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也懒得跟他们废话,站起来带着自己的人就离席往外走。
  到门口时,周芸停下脚步,扭头瞪着那满脸不屑的何主任,笑道:“如果将来还能跟一厂合作,你特么的第一个给我给滚蛋,煞比东西!”
  这话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猛地抽在何主任的脸上,令他脸皮子一烫,委屈的目光左右寻求着安抚与帮助。
  “老大,你看看,这什么态度,这样的人要是把咱们的一厂买了去,还指不定作威作福到什么地步呢?”
  周芸这一走,叶胜当然也不会再逗留,起身就跟在周芸的后边走了出去。
  一张二十人团圆标准的大圆桌,顿时变得些空荡,本来挺有兴致的饭局也败了胃口,扫兴极了。
  “年主任,我们也回去吧,一会儿还得给你理疗一下!”
  年风行点了点头,一语不发地在娄嘉仪的搀扶下,也离席而去。

  “这……这都怎么了,为了一个不识抬举的**,就这么散了?一会儿还有节目呢!”
  听到何主任这话,韦彬抬手就是一杯酒泼在了何主任的脸上。
  何主任抹了一把脸,眼巴巴地看着韦彬,摸不着头脑地叫道:“老大,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你给我闭嘴,瞅瞅你那比样,什么场合分不清吗?把你那臭不要脸的德性给我收敛着点,我告诉你!”
  韦彬狠狠地喝斥了何主任一句后,转而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戚威,说道:“老戚,这个时候就是体现你精神的时候了,老何这人你是清楚的,没什么坏心,喝了些酒就喜欢胡说八道,你看看今天这矛盾也是没有必要的,这下来之后,老戚你还得跟周总好好解释一下。”
  解释?我解释你奶奶个嘴儿!
  戚威暗骂了一声,咬着牙关子,气鼓鼓地也离开了这个令人恶心的包间。
  年风行洗过了澡,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坐在了宽大的沙发上。
  早早就换上了深绝绸面质感的吊带睡裙的娄嘉仪感受到空调的强劲之后,将室温控制在二十七度五。顺手拿起刚才准备好的棉签,然后跪在了年风行的身侧。
  当年风行轻轻一偏头时,娄嘉仪就拿着手里的棉签,深浅有度地探进了年风行的耳朵眼儿里,每每转动一次,都会让年风行舒服地哼出声来。
  “你们老家那边听说就手艺人街头拿着大铁镊子,弹得嘣响地走街窜巷地大声吆喝,掏耳朵!你这手艺,大概就是跟这些手艺人偷师偷来的吧?”
  听到这话,娄嘉仪赶紧把棉签给拿了出来,胸口贴着年风行的身子,跨过他的腰,轻轻蹭着过了河,哼喘了一声来到年风行的另一侧,粉嫩的唇杵在他的耳边吹着热风哼道:“我可不会偷师,我啊,只会偷人!”
  偷人这两个字说得是又轻又柔,酥媚入骨,听得年风行当下一根筋又麻又痒,再加上那棉签入耳,言语上的撩拨,身体上的触动,一下子让年风行有了大展雄风的冲动。
  等娄嘉仪把耳朵里的水给他蘸干净了以后,东西还没来得及放下呢,年风行就毛手毛脚地贴了上来,又拿又捏,连吃带咬,就是……不太争气!
  娄嘉仪十分配合地在裕袍内控寻着,那轻重缓急的度掌握得十分巧妙,再加上这手心微凉,触感之美妙,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
  来了!有感觉了!
  兴奋的年风行终于找到了一丝还中用时的感觉,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分神,所以再不用自己去寻找那种刺激,停下了手上动作,双手往两侧一摊,任由娄嘉仪引导着他,一次次地勾起他雄性原始的**,他拼命地保持着那一丝的兴奋,就像最后一丁点儿的火种。
  年风行试图以腰身离开沙发垫子这样的动作来让自己更加雄伟,然而没想到的是,下一秒,那一丁点的火种熄灭了。
  呼……
  年风行像泄了气的皮球,重重地瘫在了沙发上,额头上带着些许发虚的牛毛细汗。
  娄嘉仪见状,没有嫌弃,更没有难过,只是一脸平常的表情,自然地将手从浴袍底下拿了出来,然后将年风行的头捧在自己的胸口,轻轻地抚着他的背,无声地安慰着。
  “嘉仪啊,是我对不起你!”
  听到这话时,娄嘉仪嘴角一翘笑得很妩,不过一瞬间,又恢复成那张处丨女丨脸。

  “老年,你知你最吸引我的在哪儿吗?是自信,不论何时何地,我都能在你的身上感受到那种气定神闲的自信,一切皆在掌握的样子,你可能都没时间照照镜子,你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你看起来有多帅。
  娄嘉仪为了完成任务,也是拼了,这么不要脸的话,她居然可以说得跟真的一样。就算他年风行只剩下尿尿的功能,也能开心得像个孩子。
  没有了刚才的颓势,此时的年风行一下子又有了精神,想到饭局时的娄嘉仪的不客气,顿时笑道:“你啊,这时候嘴这么会说,刚才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说话呢?”
  来了!
  娄嘉仪就知道这老东西憋不住。
  年风行如今在在省里任经济贸易办公室主任(正局级),二十多年前还在半岛工业大学任教,岛城一重分家的时候,他被调到二重去当总经理,一手把第一发动机制造厂给踹出二重的就是年风行。
  不得不说,年风行的眼睛还是很毒的,一厂里素尸餐位的领导层成群接队,有创新有生产架不住一群人在这里混资历捞油水。当时的年风行可从来没把钱放在眼里,因为他只想往上爬,爬得更高,去体验那种他还没有享受到的权力。

  在二重优化组建这一过程当中,他功居第一,捞足了资本,也一手将第一发动机制造厂变成了恶臭不堪的马桶,看似光鲜,装了一堆的屎。
  如今,年风行已经身居高位,对于他曾经管理过和亲手抛弃的第一发动机制造厂,嘴里喊的是亏欠。
  于是在这一次国有资本债物清算的改制重组当中,年风行负责的正是第一发动机制造厂。
  所以,一厂怎么卖,卖给谁……这些具体的决定,都可以由年风行一个人做决定,权力大到超乎想象。

  日期:2018-11-23 07: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