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55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过段时间,估计还要调回来。那就是大朗市农商行行长了。出门没辆车开,肯定是不行的了。我想呀,要辆宝马。还有,我嫁给你,总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起码我得要孝敬老人,所以嘛,我还得去拜见你的父母双亲。另外嘛,我还要一百万的彩礼,”蓝青青慢慢地掰起了指头。

  马文生被她唬住了,赶紧答道:“得,我不娶你了。”
  蓝青青本来说着玩,听到他这么回答,泪水顿时在眼里打转,正要哭出来,却听到马文生这样说道:“我不娶你,让你娶我。我也不要车,也不要彩礼,只要你天天做饭给我吃就行。”
  蓝青青听到他近似无赖的话,扑嗤一笑。
  这一天马文生和蓝青青下去吃了午饭和晚饭,整整一天都窝在屋里聊天。
  马文生也要认识苗家长辈。既然打算结婚,就不能太过于随便和草率了。
  蓝青青却不肯说,被马文生绕着弯子问了几回,蓝青青便答道:“文生,我们还没有结婚,等到办手续之前,我一定带你去见我家人。我母亲已经去世了,只有父亲一个人。还有一个阿姨,哼。”

  提到阿姨,蓝青青鼻子里哼了一声。显然她对父亲再娶的事很不高兴。难怪她不愿意让马文生去见自己父亲,原来症结却在这里。
  见到马文生沉默,蓝青青忽然说道:“文生,我告诉你一件事儿。”
  马文生嗯了一声,看着她。
  “你还记得上次和我一起去南至庙里的池薇吗?”蓝青青问道。
  马文生他当然记得。他记得还很清楚呢。
  “怎么了?”马文生答道。
  “那你猜她是什么人?”蓝青青故意卖着关子。

  “我觉得她是个领导,而且官应该很大。就是不知道她在哪里当官,我看过市里的文件,上面从来没有提到池薇这个名字,”马文生答道。他早就料到池薇是个官,当初她为什么会坐车回家,马文生也有了答案,估计她那时想私访,了解情况。
  “她原本是省里驻大朗市巡视组组长,最近省里有了意向,准备让她任大朗市代市长,市委副书记,文件应该很快就要到了,”蓝青青答道。
  市长?马文生吓了一跳。那前段时间下来的那位李副市长,就一直是副市长了?当初县里有人说,市府的位子空着,等的就是那个省财政厅下来的那位。
  现在看来,有些时候,猜测也许就是猜测。
  马文生吃惊得合不拢嘴。他哪里会想到池薇竟然是市长呢。跟着他便尴尬起来,那个女人,他可是产生过幻想的。要是被蓝青青察觉了,那他估计耳朵会被拧下来。
  蓝青青见他不出声,便笑道:“你也不用怕啊。你连银行行长都敢来硬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怕的事吗?”
  马文生也乐了,一拍腿道:“对呀。市长怎么了,不也一样要吃喝拉撒睡,不也一样要搂着困?”

  蓝青青见到他这话说得变了味儿,忍不住捶了他一下,骂道:“你怎么把这事当成了自己的本行了?三句都离不开。”
  马文生笑得眼眯成了一道缝,“咦,青青,你可别说,人家市长尝过的滋味儿不见得比我们家青青尝得舒服呢。”
  蓝青青见他越说越不像话,便冷了脸道:“你有完没完?我告诉你这事,可不是让你拿来取乐的。既然你认识她,以后遇到困难,便可以找她想想办法呢。”
  马文生觉得这倒是句正话,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我一个小镇长解决不了的事,她一个大市长也未必放在眼里。”
  蓝青青摇头道:“这也未必。我告诉你,上回你在津县城关镇做的那一套,可是折服了很多人呢。市里县里领导班子都传遍了,要不是你起点低,估计这会儿你得是个县委书记县长什么的了。你这个副县级呀,只能算是勉强,因为太过于年轻了,又没成家。”
  “没成家是什么意思?”马文生诧异地问道。
  “没成家性子野,管不住呗,”蓝青青撇了撇嘴。
  “早知道你就应该早点结婚,你现在就是名符其实的副县级了。”蓝青青笑道。
  马文生见她娇柔可爱,忍不住在乱摸道:“现在是不是后悔了,那时就应该早点给我。”
  蓝青青听到他这么说,羞红了脸,却又忍不住道;“我们干脆还是星期一把结婚证拿了吧。这样疯狂地下去,没准儿就真有了。”
  马文生抱着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蓝青青见马文生不说话,以为他还沉浸在马上就要结婚的喜悦里。
  在屋子里腻了两天,到了傍晚,马文生接到王才兵的电话,说发改委大院已经花草已经全部弄妥了,就连里面也全收拾干净了,想请马文生过去看看。
  蓝青青在旁边听清了,她也想去,可刚站起身,身子就不停地打着晃。
  “都是你。我,我这可怎么出门吧,”蓝青青不无羞恼地打了马文生一下。
  马文生便劝她留在家里休息,自己穿衣出门。然后叫了辆车,直奔发改委办公楼而来。
  下了车,只见院子里和他周五来时已大不相同。院门开处,左右各有一棵雪松高高挺立,枝叶碧绿,水泥墩柱暗显青苔,哪里有半点刚刚完工的模样。
  踏入门内,映入眼帘的是花团锦簇,数百盆鲜花围成花坛,黄白红紫,端是的是姹紫嫣红。马文生虽然不知道花名,却也暗嗅其香。
  入内之后,便见院里已不再空旷。矮矮的万年青栽种在红砖砌就的矮圃内,却将入门的道路隔成数段。再往左看,却留了一个空旷之地,便于车辆驶入。
  等马文生来到办公楼前,却见墙根处植被又是一种造型,草皮植处,却又栽上疏落有致的矮树,那矮树却拼成四个大学,左右各两个,念道“与时俱进”。
  马文生暗暗点头。他一圈转过来,却没看到王才兵,正纳闷间,却见王才兵在门卫室跑了出来,向马文生笑道:“马镇长,您,还满意吧?”
  马文生用力地握了握王才兵的手,也不回答王才兵的问题,却问起了这次的花费。
  王才兵说了,马文生暗暗记在心里,便让王才兵回去,明天他再和王才兵联系。
  王才兵知道这次绿化发改委大院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他原本以为马文生会好好夸上他几句,可是这个年轻的镇长只字不提,只是和他握手。王才兵细细一想,顿时明白了,这发改委大院里当家作主的可不是马文生。马文生说好,也没有任何用处。只有等到了正主儿丁茂盛过来夸奖,这才是真正过关。
  王才兵不由叹服。这个马镇长,当真是小瞧不得。别人叫他拼命村干部,可王才兵却渐渐发现马文生内心深沉,远非一般乡镇干部能比得了的。就是县里的那些大官,喜怒不形于色,也未必比马文生强。管他叫村干部,是那些人没眼色。

  王才兵哪里知道马文生原来就是一个村干部呢。这些话,在腾龙反正是没有敢再提起了。
  日期:2018-11-2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