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5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村的村干部也纷纷告辞,马文生却又添了一句,让他们多找些群众,把长兴街道路边地里的长茅草给割了。
  “每个村派20个人,够不?”王才士问道。
  “足够了。我估计只要你们派了人去割,长兴街道的老百姓估计也会去割,今天下午可能就能完成任务了,”马文生答道。他上初中的时候家里种西红柿,结果全村都种西红柿;后来父亲养鸭子,结果全村家家户户养鸭子。跟风,是这个国家的特色。谁在短时间内也改不了。
  村干部们兴奋地走了。办公室里剩下马文生一个人,他正想着去食堂弄点吃的,忽然手机滴了一声来了条短信,他翻开一看,却是杨兰发的。
  “文生,我和王茵到了一起了,共同开服装店,还准备开一个影楼。”
  马文生呆了呆,想想杨兰,又想想差点和自己发生了亲密关系的王茵,再想到王明芳,脑子一乱之后,轻轻地摇摇头。
  马文生正在心乱之时,一阵叩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跟着一个黑瘦的老年人走了进来,向他叫了声马镇长。
  马文生疑惑地看着他,站起来问道:“您是?”
  马文生的谦逊,让那人却是吃了一惊,那人忙道:“马镇长,您,您太客气了。我是农技推广员茆令江,听大王村村干部说您想在中学里开苗木花卉种植课?”
  马文生嗯了一声,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沙发道:“你坐。我们慢慢说。”
  茆令江迟疑着坐了下来,却是半边屁股落在沙发上,那身子前倾着,模样极是恭敬。
  马文生暗暗摇头,他也不好说什么。官本位的文化,导致了下级见到上级无不如此,他见上级领导时,也是这样呢。

  “我有两个疑问和一个想法,正想和你聊聊,”马文生慢慢地说道,“一个疑问是初春季节苗木花卉的成活率高不高,二是苗木花卉种植能不能在全镇推广;一个想法就是,把这个苗木花卉整合起来,张家种香樟,李家种桂花,赵家植草皮,形成规模化订单作业。就这三个方面,你谈一谈吧。”
  茆令江听到马文生这几句话,暗暗吃惊。这个书生镇长问的都在要害,也是他这20年来跑田埂时经常想到的问题。今天终于碰到了肯听意见的领导了。而且这个领导分明提前做了功课。
  “马镇长,”茆令江忍着内心的激动答道,“您说的,主要就是做大做强。做大完全可以,全镇土地除了大王小王和前青三个村,其他村的土地基本抛荒,村民也纷纷外出打工。这些土地既可以集中起来,再次以承包的方式交给这三个村的村民来种苗木花卉,也可以由镇政府来一次性流转,卖给那些需要扩大苗木花卉生产规模的村民。据我了解,有的村民完全可以有实力一次性买下上百亩土地。只是想买地买不到,想卖地的卖不了。至于栽培技术,一年四季都可以将树苗种活,要是需求量大,还可以在其他乡镇散养的那些村民手里购买。至于做成公司,我觉得暂时不必要。等土地可以转让了,有些人自然能做大做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到这个时候,必然会形成公司化经营。”

  马文生见到茆令江说得头头是道,不禁茅塞顿开,连声说好。他把发改委大院的绿化,以及长兴街道所辖的那条公路区域绿化的事告诉了茆令江,让他赶过去,帮助王才兵等人就移植树苗进行指导。
  茆令江答应着便离开了。
  王明芳这时也踱了过来,向马文生叫道:“你过来一趟,我有事和你商量。”
  马文生只好走向她的办公室。王明芳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只见这个女人身材圆润,走起路来恰如弱风拂柳一般,那雪白小腿不住摆动,倒是让马文生饱了眼福。

  进了王明芳的办公室,王明芳谈的是党风廉政建设的事儿。“好些官员倒下去了,我们要吸取教训,不能重蹈覆辙。所以,在全镇范围内加强党性修养,提高党的理论学习,整顿干部队伍我看很有必要。你觉的呢?”
  马文生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脑子里转了转,便笑道:“王书记掌握方向,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便是了。”
  “那就好,”王明芳微微笑道,“有人向县纪委举报,说镇上有干部作风不过硬,经常赌博嫖宿,我也准备建议让纪委来查一查。马镇长,你觉得合适吗?”说到这里,王明芳认真地看着马文生,观察着他的反应。
  马文生更觉得这话说得莫名其妙了。捕风捉影的事儿,谁都可以说,反正说了也不用上税。可是真查下来,却是要讲证据的。于是他便答道:“证据确凿,可以让镇纪委先查着,如果情节恶劣,再上报到县纪委也不迟。镇纪委每年不都是有办案任务的吗?让纪委书记查一查,做个笔录,也是完成了上级交办的任务。”
  “马镇长自己是不是也要写一份情况说明这样的材料呢?”王明芳见到马文生不开窍,追着问道。

  “我写材料?我写什么材料?”马文生顿时火起,可是他随即把火气压了下去,“王书记的话,我听不明白。”
  “有人反应你在省城经常夜不归宿,还出入洗头城桑拿房,”王明芳也不甘示弱,继续说道。
  马文生微微一笑。王明芳这样一说,他反而心里明亮如镜了。一定是王长根这个农委主任鼓捣什么鬼话出来了。
  “王书记,我想纠正你刚才所说的话。第一,我在省城只呆了一夜,经常夜不归宿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呢?第二,出入桑拿房和洗头城,也要有证据。我想这次出门不是我一个人,其他同志也可以公开地找纪委谈心嘛,把真实的情况反映反映。如果是捕风捉影的事儿,我建议他不要再说。因为搬起石头的,往往砸中的是自己的脚,”马文生淡淡地说道,语气虽不凌厉,可话里之意却是犀利无比。

  王明芳听到马文生这么回答,心里也是拿不定主意了。王长根含糊其辞地说马文生在省城夜不归宿,出入洗头城,可他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她以为这事有隙可钻,便拿来试探马文生。
  谁知马文生乘势追击,倒弄得王明芳无法招架他的攻势了。
  “我当然相信马镇长是不会出现这样的事的,你这么三十岁不到就是镇长,年轻有为,怎么会扯上那些事儿呢,我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是不信,所以来问问你,别无他意,”王明芳把自己好不容易弄下了台。
  “那就好。党政班子关键在于齐心协力,我相信王书记也不会是个捕风捉影拨弄是非的人,”马文生刺了她一下,也不再多说,转而提到了农委主任的任命一事。
  “农委主任一直由郭家乐副镇长兼着,我想能不能增加点力量,也好让郭副镇长减点压力,”马文生准备提茆令江了。这个人虽然年纪是大了点,可他工作热情不减,对苗木花卉情况也熟。要是让他兼了这个农委主任,估计局面更容易打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