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02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思龙的傲慢和张狂让张承天面色一凛,随意瞥了张思龙一眼,双目中立现电闪雷鸣的滔天精芒。

  只有熟知张承天的人才深深的明白,张承天已然动了真怒。
  道尊的雷霆之怒。
  张思龙却是浑不介意,依旧笑容满面,哈哈哈的笑着,无比开心。
  艰难的挪动脚步,走下农家大院。
  “父亲,父亲……”
  “咱们先开墓,看看下面的情况吧。”
  “嗣天师封印的圣器坚固无比,一定还能保得住一两件……”
  “父亲……”
  张承天静静的注视着烂成一锅粥的墓坑,脸上的面色却是如死水一般的宁静。
  这时候久久未现身的袁延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张林喜的身边,恭敬无比的向张承天行礼,轻声说道。
  “道尊师兄,少天师说得对,当务之急还是先开墓,取出道门的至宝。”

  “就算有损坏的地方,也能及时修复。”
  “延涛愿意为师门尽力。”
  张承天目光凝沉,如亘古不变的星辰,轻轻瞥了袁延涛一眼。
  弯腰从地上捡起碎成几瓣的九老仙都君印,修长晰白的手轻轻擦去法印之上的污垢淤泥。
  张承天的动作非常的轻柔,就像是在擦拭龙虎山最珍贵的家族密录。
  旁边的人肃立当场,静穆不动,暗地里却是波涛汹涌。
  “士陵大伯兵解的时候可有遗言交代?”
  张承天随口散漫的问出这话来,声音却是凝聚成一条直线,直直打在袁延涛的脸上,如刀割一般生疼。

  袁延涛低着头弯着腰,言语谦卑语气轻缓的向张承天禀告。
  这一刻,袁延涛早已把自己当做成了龙虎山的一份子,而把晕迷不醒大势已去的夏玉周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你和金锋都是天工,也都是享誉国际的大宗师和鉴定师。”
  “金锋这些年带了不少的镇国之宝回来,是堂堂正正的民族英雄。”
  张承天的思维跳跃得很快,前一秒还在询问张士陵的遗言,下一秒又跳到了金锋这里,叫人难以捉摸。
  袁延涛低头应是,轻声说道:“道尊师兄教训得极是。延涛记下来。”
  张承天哦了一声:“你真的记下了!?”
  轻飘飘毫无份量的一句话射在袁延涛的耳朵里,却是如手雷炸响。
  “是的。延涛记下了。”
  袁延涛声音变得更轻,脸色更加谦卑:“日不落皇室博物馆里有一尊天师金印。是飞元真君当年御赐的龙虎山正一玄坛之印。”
  “延涛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取回来献给祖庭。”
  袁延涛这话出来,现场的真人大真人们纷纷露出深深的惊喜与惊叹。

  龙虎山正一玄坛之印,那可是道门的七大法印之一。
  飞元真君也就是最好神仙道术的嘉靖皇帝,除了自封飞元真君之外,他还封了自己为紫极限翁。
  不过相比起宋微宗自封的教主道君来说,嘉靖还是有自知之明。并没有跟宋微宗一样来个什么教主飞元真君皇帝或者教主紫极限翁皇帝。
  袁延涛嘴里所说的那枚龙虎山正一玄坛之印是嘉靖御赐给四十九代天师张永绪的。
  同时他还册封了张永绪为正一嗣教葆光大真人,掌统天下道教一应大事。
  迷恋道法的嘉靖尸解之后换了明朝最窝囊最好色的隆庆上来,转手分分钟就给龙虎山给灭了。
  说到隆庆皇帝也是个奇葩。
  明朝十六个皇帝中个个都是奇葩,隆庆也不例外。
  他一生碌碌无为,胸无大志。加之自己的老母亲杜康妃不受嘉靖皇帝待见,自己独自生活在冰冷无人过问角落里,生活那是极度空虚和悲凉的。
  然而好事却是偏偏落在了他的头上。
  他的四个弟弟死了……
  他的两个哥哥……也死了……

  身为第三子的窝囊废裕王撞了天运做了皇帝。
  隆庆皇帝在生前窝囊到了什么程度?
  好几本史书中都清楚的记载了隆庆皇帝在做裕王的时候随时随地被户部管宗室俸禄发放的小官拿捏卡要,堂堂王爷竟常要举债度日。
  就算是做了皇帝之后,隆庆的窝囊也是六年如一日从未变过。
  很多皇帝巴不得一日登基大权在握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做出一番开天辟地的黄图霸业以图青史留名彪炳千古,但隆庆却是能推能推能躲则躲。
  不能推不能躲的那就是装泥菩萨。
  史书中记载,内阁们的徐阶、高拱、陈以勤、张居正吵得面红耳赤撸袖子大打出手的时候,隆庆皇帝就好好的坐在那张宝座上打瞌睡。
  最后隆庆皇帝干脆垂拱而治,放手让内阁去管。自己只管点头盖章就是。
  这个内阁制度可以说是最早的君主制度,后来被西方白皮学了去,变成了君主立宪制度。
  也就是这个窝囊废的隆庆皇帝在上台之后出人意料的对龙虎山下了死手。
  本来在朱元璋的时候,龙虎山的天师称号就被取消改成了大真人。
  到了隆庆皇帝这里,不但把张家大真人的帽子给摘了,还把玄坛金印也给没收充了国库。
  只是给了一枚小小的铜印就把张家人给打发了。

  至于为什么窝囊废隆庆皇帝会把如此的仇恨张家人?那是因为嘉靖皇帝最宠爱的一位道士陶仲文当年给他说的一句话。
  “二龙不相见,相见必死小龙!”
  就是因为这句话,嘉靖皇帝一辈子都没见自己的两个儿子一眼,直到尸解殡天。
  而陶仲文则是龙虎山的弟子。
  对于打小就不受待见又几十年没见着自己亲生父亲一眼的的隆庆皇帝来说,这个仇恨永生不忘。
  不过隆庆皇帝还是听窝囊的,只是剥夺了张家的大真人称号,没有对张家人赶尽杀绝。
  到了万历皇帝的时候,张家人熬过了艰难的岁月,又重新得到了万历皇帝的宠信,一应称号全都回来了。
  只不过失去的龙虎山正一玄坛金印却是再没要回来,而是换成了正一嗣教真人的金印。

  从此,这枚龙虎山的七大法印也就没了踪影。
  对于现场的众多道门真人们来说,袁延涛所说的真的是一个好消息。
  九老仙都君印碎成了渣,却意外的得到了另外一枚法印的下落。
  张承天不动声色将九老仙都君印擦拭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右手轻轻一握一捏,碎裂的法印魔术一般堆叠在一起。
  静静的看着复原过后却满是裂痕裂纹的道门法印,张承天深不可测的眼眸中闪过一痛色。
  左手手腕下垂,中指食指一勾,一道符咒便自从青色的玄衣袖口中到了手里。
  小心翼翼的用符咒将复原的法印缠绕封紧,左手捏着法决轻轻往法印上一点,随手便自将法印交给身边的一位长老。
  日期:2018-12-3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