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50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哈哈大笑起来,忍不住在郭采妮的脸上吻了一口,这才说道:“姐啊,你难道就这样光着穿吗?”
  郭采妮猛然醒悟过来,也扑嗤一声乐了,跟着回吻着马文生。
  她穿着这套衣服,越发显得如同火一般。瞬间就将马文生给燃着了。
  俩人事毕,却仍在一起。
  “我饿了,”郭采妮娇声地说道。她体力再好,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马文生点点头,胡乱穿了衣服,便匆匆地下了楼。
  “这人真不像是个书生呢,”郭采妮想道。她忽然吃吃地笑了。
  郭采妮休息够了,这才穿好衣服下楼去了。她没舍得再穿马文生给她买的那件外套,也没穿警服,只穿着衬衣便出来了。

  马文生已经将饭菜弄好了,摆在了厨房的桌上。见到郭采妮下来,他微笑着说道:“我正准备给你盛好了送上去呢。”
  郭采妮果然看到他准备了一碗饭。碗里放着一条鱼,几根青菜,还有一个荷包蛋。
  “你真好,”郭采妮叹息了一声。她在自己的家里,又何曾有过这样的待遇。葛家才如果能像马文生这样对她一次,她也不至于和马文生红杏出墙。结婚后,她倒是常常将饭菜弄好了,端到葛家才的手边。
  “姐,你怎么了?不开心?”马文生见到女人的神情有异,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姐很开心。姐在想刚才你是不是吃饱了,”郭采妮强笑道,两颗泪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马文生走过来拥住了她,轻轻地在她脸上吮着泪,“不哭。你一哭,就不是那个能干英武的女警官了。”
  郭采妮破涕为笑,侧着脸向马文生问道;“你真觉得姐英武?”
  “嗯。”马文生答道。
  “什么时候最英武?”郭采妮却不饶他,继续问道。

  “你说呢?”马文生忽然坏笑起来。郭采妮瞪着他,拿起碗筷吃起饭来,一边吃,一边说道:“等我吃饱了,再来收拾你。”
  第二天一早,正是晨光初见时分,小区里不见一个人影。外面的公路上,也不见车迹。郭采妮上了车,不一会儿就驶离了这里。
  马文生本来准备再回到楼上睡一会儿,可是他却忽然没了睡意。掏出手机看时间,猛然看到今天便是周五,蓝青青说周末回来,岂不是明天吗?
  第二天马文生早早地到了镇政府上班。他来了不久,政府干部陆陆续续都赶来上班。跟着便是各个部门的责任人走到马文生办公室来汇报工作,有发票的,还拿出发票来让他签字报销。
  马文生批了十多张,发觉自己已批出了七千多块,有些意外。政府这一天开门,到底要花多少钱?哪些钱是值得花的,哪些钱又是不值得花的,能不能列个条目出来,让人一览无余地对照进行。

  跟着他自己又摇摇头。上面不知出台了多少文件治理乱吃喝的风气,却一直没有管住嘴。他就算拿出这样的办法来,又能执行到什么程度呢。
  正出神间,曹四海也敲门进来了。这人正牌财经大学毕业生,却一直是办事员。没想到这次和镇长跑了趟省城,回来就是财政所长了。这实在让他意料不到,他想给马文生送礼,可怎么推测,也看不出马文生是个爱财的人。他要是爱财,那晚给彭越准备红包时,完全可以让曹四海多准备几个。自己拿大头,曹四海和王长根拿小头。可马文生没有。
  搞财政工作的比一般干部对钱反应更灵敏。曹四海认为马文生不爱钱,那自己必须好好工作,这样才能不辜负了马文生对他的提拔任用。
  “马镇长,我想向你汇报一下最近的财税工作,”曹四海恭敬地说道。
  马文生笑了,指着曹四海道:“曹所长,进入工作状态很快啊。好,我最喜欢办真事的人。你说吧。”

  曹四海汇报的过程中,马文生不时插话。这一段时间,他读的书中以经济学为主,钱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出去的,政府是如何运转的,都是他关心的问题。尤其中央那位懂经济的总理主政后,马文生越发对经济学有了兴趣。
  马文生发现,腾龙镇的财政税收主要来源集中在商业零售业和小微企业的税收收入、计划生育社会抚养费的收缴、镇里的饭店酒店和旅馆营业税收,还有就是刚刚纳入财政统筹里的白肉市场摊位费。
  “收入来源的渠道还是过窄了,”马文生摇摇头道。腾龙镇凭着这些收入能迈入千沟县的乡镇前三名,那只能说明青沟县太穷了。
  “镇上多少干部?拿工资的,”马文生问道。
  曹四海关心的也是这个问题。他告诉马文生,干部有110人,教师也有120人,这些人都要在镇财政上拿工资。

  “教师工资上划以县发放之后,县财政局也是直接在我们账户上划扣。县里也不承担一分钱,钱还是我们自己的,”曹四海摇头道。这种管理模式,也实在让人无语。自己拿钱,让别人来替自己给教师发工资。这个算盘,县里打得也太精了。
  马文生问起了企业运营情况。曹四海也如数说来,说镇上的乡镇企业有八家,主要集中在印刷这一块,污染大,收益少。加上这几年纸张价格不稳定,这八家企业都处在停产状态。
  马文生让曹四海尽快拿出全年工资发放总额,计划要做到年底。
  “如果有剩下的钱,就用来保运转,除了年终奖,不再考虑福利。”马文生指示道。
  曹四海答应着走了出去。刚才他有句话想告诉马文生,可想想又没说。那就是,现在账面上的钱只管发放全年的工资了,但是,新官上任,如果不给干部们发点钱什么的,大伙儿的积极性也不高啊。但曹四海知道,这钱的来源,最后还是要靠镇长想办法。腾龙镇去年年底还是向县财政借钱发的年终奖。
  没钱的家难当,没钱的大家庭主意更不好拿。马文生感叹着摇了摇头,随手拿起一份文件来,这是县政府转发市政府的文件,要求各个乡镇配合大朗市争创全国文明城市。不知为什么,马文生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在朗中市看到的那一幕。
  沿路两旁,繁花似锦,绿树蓊郁。道路宽阔,路面整洁。像朗中这样,争创文明城市应该毫无问题,而大朗市,估计可能性微乎其微。
  马文生想着,便有了去市区一趟的念头。他想跑一跑公路管理局。腾龙镇的这条省道他是清楚的,不过两车道。运送苗木花卉的车来多了,根本无法停。要是能将道路拓宽,再在中间以花草修成隔离带,那腾龙镇的城镇建设,估计能走在全市前面。
  马文生给王明芳打了个电话。王明芳还没有来上班,此刻她正在曹文雪的办公室里聆听教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