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48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才兵说道:“马镇长,要说这苗木花卉吧,最早种的是我父亲。听我奶奶说,他从小就是个好吃懒动的人。种地不愿种,手艺活又不会,能做什么呢?我父亲兄弟多,分家早。他分了两亩田,却不愿意种。好在那时他没成家,一个人,便跑到了南方,在那边学了些树木插枝和嫁接手艺,回来后,就把自己的那两亩荒地种上了香樟树。起先种的时候,左右隔壁的那些人家都和他吵架,说树行根快,一旦深到他们家地里,什么庄稼也种不成了。我父亲只好忍痛,把那些树苗全部挖了出来,放到自己家的自留地里。多的栽不掉的,全扔了。他死后,到了我手上,那些香樟树成了林,一棵棵有小缸粗了。六年前,有个南方人来买,我便卖给了他。一棵九百块。那块自留地,我卖了300棵,挣了27万。轰动了全镇,就连省里的电视台都来采访过。”

  说到这里,其他村干部们说话了,“说要紧的,马镇长哪想听你的发家史啊。”
  马文生笑了,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发家致富的故事,我喜欢听。我还想替王书记多找几个听众来呢。”
  王才兵被那些村干部一说,脸上本来有些挂不住。
  但马文生却让他脸上又有了光彩,他心道这个年轻的镇长还真能体谅人,又会说话。他侍候着青水那边几任书记镇长,青水那边肯听他说苗木花卉故事的领导,一个也没有。到了腾龙镇,至今也不过只有马文生一人。
  马文生听完了王才兵的故事,又细细地问了目前苗木花卉的销量和销路,以及这三个村现在的苗木花卉所占的田亩数,沉吟了一会儿道:“虽然目前势头不错,可是散兵游勇打仗,肯定不如人家正规军。你们以家庭为生产单位,也很难扩大规模。我觉得,如今田亩种粮不赚钱,要是全镇都做苗木花卉,倒是有前途。”
  如今上级注重环保,腾龙镇再像以前那样开山放炮搞石矿,不利于发展,也不绿色环保。放弃了石矿,搞苗木,那还真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马文生这话一出,众人一片沉默。马镇长这是要给他们找竞争对手啊。谁做生意买卖愿意遇到成堆的对手呢。有道是同行五里是冤家。
  马文生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从刚才村干部们你一言他一语中,他就了解到这些村干部也是户户种了苗木。
  “每天外地来运苗木的车辆有近千台次,一次装一百棵吧,就是十万的量。把你们三个村的苗木加一块儿,连同一年的嫩苗在一起,也不过一个月的量呗。还有剩下的11个月呢。你们别打岔,现在的苗木冬天也能栽种,只要技术能跟上。我替大伙儿出个主意,就是找一个村领头成立一个大公司,其他村户都以入股的方式加入这个公司,这个公司专门和外面的客商打交道,拓宽销售渠道。还有,已经掌握了栽种技术的,我们镇上了准备请了,送到镇上中学去开这样的一门栽培课,让那些不愿意读书的高中学生和初中学生也学门手艺。”马文生说道。

  马文生的这种提法,村干部们还没有想过。不过他们在经营过程中,的确遇到了很多问题,比如,人家车来了,自己供的苗木数量不够,找别人家买呢,人家漫天涨价,结果客户被吓跑了。要真是成立个公司,有公司来统一安排,利润再划到各家各户,估计销量成倍增长。
  马文生见到大伙儿都在想着,也不再说了。凡事都有一个过程,他也不想一步做到位。
  于是马文生亲自拿起酒来,给村干部们斟上了,一一敬了杯酒。这一顿,他喝掉了一斤白酒,感觉却是挺好。也许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酒量有了长进。马文生暗暗想道。
  下午王明芳又把马文生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商量着政府最近的日常工作安排。王明芳中午也喝了不少,脸红润润的,眼睛似睁似闭,人靠在老板椅上,胸前的套装扣子都散开了,隐隐露了,可她浑然不觉。
  “文生同志,你主抓经济,我主管全盘。说真的,我在城关镇,就觉得你过于年轻,缺少工作经验,可是今天看了,事实并非如此啊。你还没正式上任,就到省里拿到了三千万专项资金。今天到任,整顿了白肉市场秩序。我刚才这一会儿接了很多电话,都是夸我们腾龙镇行动迅速,打击市霸动作有力呢,”王明芳说道。她不知不觉间,把发展经济的任务丢了下去。
  只要在这个地盘上,是自己说了算。任他马文生如何发展经济,最后都是她的功劳。王明芳想道。
  马文生见她能主动地说出对自己有抵触情绪,便知道这个女人开始能接受自己做这个镇长了,心里也有些高兴。
  合则双赢,斗则双败。马文生最怕看到腾龙出现当初自己和她在城关镇那种明争暗斗的事儿,所以他一直在王明芳面前保持低调。只要对方不过分地束缚自己的手脚,能忍的事,他尽量忍了。

  镇上工作其实也是千头万绪。计生综治农业税收退伍军人安置加上五保户的费用发放,还有划拨土地建房,道路维修,不一而足。两人商量了很久,到最后王明芳也不知是累了还是醉了,趴到了桌上,就这样呼呼沉睡了。
  马文生看着敞开的窗户里,有阵阵风儿吹过,便将自己的休闲西装脱了下来,盖在了王明芳的身上,这才起身出门,走时又把王明芳办公室的门给带上了。
  傍晚时分,马文生放下自己正在看的经济学方面的书,打电话叫来了小高。他和郭采妮有过约定,晚上他要去看她。他可是在省城替她买过衣服的。
  小高把马文生先送到距离镇政府不远处的一个小区里,那里有几十幢别墅,靠里面还有十几幢多层楼房。小区里绿化也不错,估计这与附近几个村庄是个苗木花卉大村有关系,只见四处郁郁葱葱,间隔几处,便有一棵桂花树,坐在车里,马文生都闻得到这树的香气。
  他透过敞开的车窗向外看了一眼问道:“小高,我们这是去哪儿?”
  小高恭敬地答道:“马镇长,我先送您回住处。镇政府没有宿舍,便租了一些民房,用来给领导住。您的到了,就是这个。”
  车停在一个别墅门前。马文生有些犹豫了,他一个人,能住得下这个看上去足有两百个平方面二层别墅吗?
  “租金多少钱一个月?”马文生问道。
  “五百。政府掏三百,个人出二百,”小高答道,“马镇长,您就放心吧。要是私人租,才四百块呢。人家一听说是政府租,马上价就涨上了来了。”

  马文生这才放下心来,他拿过小高手里的钥匙,开了门,只见屋里的布置整齐,完全就是居家过日子的人家模样,甚至连太阳能热水器刚才他都看到了。
  “这些,是政府买的?”马文生问道。他看到自己买的那些衣服,被小高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屋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不是。东西是房主的,”小高答道。
  “镇上还有其他干部也住在这样的地方吗?”马文生问道。
  “只有您和王书记。王书记的房子在您的后面那一幢。其他人在镇上都有房子,不过不是在这里,是在集贸市场,也就是在镇中学那边。田主任让我把衣服放到这里面了。我过来时,顺便把里面打扫了一下,”小高回答道。
  马文生哦了一声。正说着,他看到王明芳坐的那辆黑色大众车从门前驶了过去。
  马文生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找到替郭采妮买的衣服,锁好门,便上了小高的车。

  “你住哪儿?”马文生问道。
  “我家在县城里,妻子是城关小学老师,”小高答道。
  马文生点点头,“那好,你送我到公丨安丨局之后,就能回家了。晚上还有事。”
  小高答应着,也不多问。领导总是要有私人见面时间,打听的过多,会让领导不高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