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90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这么一个丑陋的包装,在九十年代的保健品市场却创造了年销售额九十亿的惊人数字,这个数据无论是以前还是以后,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所有的保健品都不曾达到这个高度。

  这种火爆的销售额,也成了三株集团的传,然后昙花一现,便自己作死再加外界助力,终于轰然倒塌。
  “这包装太丑了!”
  关晓军将口服液的瓶子拿到手,笑道:“你看这瓶子,跟敌敌畏的包装有啥区别?看着觉得落后不舒服。”
  他将瓶子打开后,轻轻喝了一小口,“酸酸甜甜,味道不错!”
  关宏达笑道:“我问老吴了,他说这个改良肠胃的效果还是有的,研发的产品在倭国都开始注册了,以后这款产品的生命力肯定很强,老吴说了,要把这个口服液做到全国最大,不过他口气太大,我有点不太相信。”
  关晓军道:“我也不信!步子迈得太大,总会出问题的,当初的大跃进是例子。光求快,求大,结果‘快’变成了‘慢’,‘大’变成了‘小’,口号喊的大,结果却不太好。爷爷,我觉得,咱们还是好好的卖咱们的凉茶好啦,反正好东西不愁没人买。”
  关宏达点头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咱们的凉茶卖的不错,已经开始回本了,以后专门卖凉茶行,这个吴秉心嘛,他的公司,里面虽然有咱们的钱,但是人家做生意,我去指手画脚,也不像那么回事。说多了,他们肯定不乐意,也不一定会听,我觉得咱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分钱吧。反正我觉得这保健品赔不了钱。”
  关晓军心道,保健品什么时候都不会赔钱,再过三十年,照样有各种各样的保健品隔三差五的改个名字冒出来,照样有老头老太太去买。
  是人都怕死,怕死想买保健品来养生,然后死的更快,这是国一部分退休老人的生命轨迹。
  之所以说是退休老人,是因为除了山竹口服液在农村热销过之外,其余的保健品的主要销售对象,还都是有退休金的城市老人。
  至于农村老人,六十、七十多岁还有很多人都要去工地干活,谁也没那个闲钱买保健品喝,等到觉得自己需要喝保健品的时候,身子差不多也垮了。
  见关宏达对吴秉心的保健品充满了信心,关晓军笑道:“我也觉得可以赚钱,爷爷,我觉得这个装口服液的瓶子不好看,至于别的现在都还没有看出来。”

  关宏达挠了挠脑袋,“我觉得这瓶子不错啊,这么大,多实在!看着厚实。”
  关晓军:“……好吧,我随便说说,或许现在的人,都喜欢这种包装呢。”
  两人在屋里说了好半天,期间关阳回来了,卢新娥也回家了,等一家人吃完一个西瓜之后,太阳眼看着偏西了。
  “我爸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关晓军看了关宏达一眼,“爷爷,要不咱也去郝广家里看看去?”
  关宏达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山这事情,知道的越多,对郝广越不利。”
  关晓军道:“昂,那咱继续等呗。”
  一小时后。
  关宏达与关晓军来到了郝广所在的大院门口,在门卫通报了之后,两人进入了院子里,竟然出乎意料的顺利。
  等进入郝广的屋内后,看到了跪在遗像前的庞山,一名老妇人手掌不断拍打庞山的身子,边拍边哭。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啊?庞山,你跟良才可是过命的交情啊!”
  于胜男不断捶打庞山的身子,边打边哭,“你救过良才的命,良才也救过你的命,你们关系这么好,怎么忽然翻脸了?你还杀了他!”
  庞山跪在大厅之,任由于胜男捶打,一动不动。但是额头的汗水却是越冒越多。

  关晓军看到眼前一幕,急忙跑前去,“二爷爷,你没事吧?”
  他扶着庞山,看向于胜男,“这位奶奶,你们再有仇,总不能杀了我二爷爷?他也是七十来岁的人了!二爷爷,二爷爷,你怎么了?”
  关晓军忽然感觉不对,低头看向庞山,只见他浑身出汗,脑袋低垂,喊了几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关云山吃了一惊,“怎么了这是?”
  旁边的郝广也吓了一跳,便是于胜男也止住了哭声。
  关晓军扫视了一眼郝广与于胜男,“快叫救护车!真想他死在你们家?”
  郝广不敢怠慢,急忙拨通救护车电话。
  地区专员打来的电话,医院自然不敢怠慢,不出几分钟,救护车便狂飙到了院子里,几个身强力壮的青年小伙,将昏迷的庞山抬到担架,快速往医院跑去。

  救护车走的时候,关晓军一家人也随着去了医院,屋里只留下郝广与于胜男两人,整个屋子安静了下来。
  看着昏迷的庞山被救护人员抬走,坐在沙发的于胜男心潮起伏,多年前与庞山的恩怨情仇一一浮现在脑,几十年的事情,犹如还在眼前一般。
  她静静坐了好长时间,忽然抬头对郝广道:“让人好好治疗他,别……别真让他死了!”
  郝广看向自己的母亲,“妈,那我爸的仇怎么报?”

  于胜男道:“不知道!”
  她对自己的儿子轻轻道:“看他现在老成这样,我忽然不怎么恨他了!你爸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想杀了庞山,为他报仇。可是现在看到庞山这个样子,算我们不找他报仇,他也活不长啦!”
  老妇人摇摇晃晃起身,“我们都老啦!也都快要死啦!多年前的事情,我现在想想,像是做了一场大梦,这梦里有我,有你爹,也有庞山。可是都是过去的事了,广啊,这是我们这一代的事情,你不要掺和啦!”
  郝广道:“他杀了我爹,这是我的事情!”

  于胜男道:“可是,广,你又能把他怎么样呢?你能杀了他吗?”
  郝广默然不语。
  过了片刻道:“那也不能这么算了!”
  于胜男道:“他也没几天可活了,你杀了他心高兴吗?他已经是个糟老头子了。”
  老妇人流泪道:“广,我要回去了!我不在云泽待了,我以后是不会再见庞山了,我看着他我想起你爹,可我又不能杀了他为你爹报仇。我还是回家纺花养蚕去吧,等我死了,你把我跟你爹合葬到一起行。”

  郝广道:“娘,我是不是很没用?我连杀父之仇都报不了!”
  于胜男道:“报不了报不了吧,能做一个好官,什么都好!好好工作,好好做事,算是真的报不了仇,相信你爸在天之灵,也不会责怪你的。”
  郝广抱着父亲的遗像放声大哭,多年的仇恨在今天见到庞山晕倒后,忽然变淡了很多。
  这仇恨压在他们娘俩心底许多年,直到今天才宣泄了出来。
  关云山一直在医院里照顾了庞山一周,一周后庞山出院,想要再见一下郝广,却被郝广拒绝。
  打听一下于胜男的行踪,好像也已经返回了南方的老家。
  庞山失落无,一蹶不振,连刨花板厂的生意都顾不得了。
  这种事情大家劝都不知道怎么劝,这事情本身是庞山做的不地道,这老头心里再不舒服,那也只能自己忍着。

  不过担心他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是大问题了,关宏达找到庞海一商量,决定把庞山的儿子叫到大陆来,真要是有什么事儿,也好能说得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