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89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对关宏达道:“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摆在明面,有什么事情,当面说清楚,未必不好!”
  关云山说到做到,到了第二天,找到庞山,把自己的想法给他这么一说,庞山一心赎罪,自然毫无异议,两人到了晚,直接赶往郝广住的大院里。
  此时在郝广家里,他七十来岁的老母亲刚刚从南方赶到云泽市里,特意来探望自己的儿子。
  郝广在外为官,一年都不能回一次家,家里的老娘都是让自己的弟弟弟媳照顾,现在他的老娘想儿子想的不行,非得要来云泽看儿子,于是二儿子郝成便把老妇人送了过来。
  郝广见自己的老母七十来岁,不顾年迈,千里寻儿,心愧疚实在难描难写,跪在老娘面前泣不成声。
  娘俩好不容易恢复心情,这时候关云山与庞山前来拜访。
  “他来干什么?”

  听到是庞山来访,郝广脸色一变,对门口警卫道:“告诉他,我不在家!”
  对面的老妇人见郝广面色有异,问道:“广,谁啊?人家来见你,你为什么不见?你也算是地方父母官了,哪能不见人?”
  郝广解释道:“妈,这人很讨厌的,根本不用见,让秘书处理行了。”
  老妇人怒道:“你是这么做官的吗?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嗯?人家来找你,肯定是有事情,你怎么不见?”
  郝广一脸难色,“妈,这人是个送礼行贿的家伙,我都拒绝他很多次了,这次肯定也做同样的事情……”

  老妇人察言观色,已知不对,摇头道:“广,你在说谎!”
  她盯着郝广的眼睛,厉声道:“说,到底怎么回事!”
  郝广话说到半截说不下去了,“妈……这人是个臭无赖,我没有骗您。”
  “这里面一定有事情!”
  老妇人伸手指向郝广,“广,你是不是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害怕我知道!你难道腐化了?”
  郝广道:“我没有!”
  “那见一见来人!”

  老妇人生怕自己的儿子做出不好的事情来,见郝广目光躲躲闪闪,心下更是担心,“把人家请进来!”
  郝广见隐瞒不住,只好坦白,“妈,这人是庞山!”
  “庞山?哪个庞山?”
  老妇人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整个人哆嗦成一团,“庞山?他还活着?他还没死?”

  她立足不稳,一跤摔在沙发,“他竟然还活着!”
  郝广急忙搀扶老娘,“妈,你没事吧?”
  老妇人不理会郝广,挣扎起身,咬牙切齿道;“好啊,好啊,真好!”
  她对郝广道:“你把叫进来!”
  郝广担心老娘情绪不稳,生怕见面会出事情,犹迟疑道:“妈,这这种人有什么好见的?让我来处理吧。”
  老妇人道:“把他叫进来!”

  郝广道:“妈,您先冷静一下。”
  老妇人眼睛发直,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你把他叫进来!”
  郝广无奈,打电话告诉门卫,“让他们进来吧。”
  在大门口子站了一阵子的庞山,心五味杂陈,对关云山道:“看来他是不会见我了!”
  关云山道:“咱们再等等,真要是不见,再想想别的办法。”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门卫对两人道:“好了,进去吧!”
  庞山与关云山对视一眼,将车子缓缓开到院子里的一栋砖混小楼前停下,开始敲门。

  郝广阴沉着脸打开房门,“进来吧!”
  庞山刚进入屋里,见到一名老妇人扑了过来,随后脸一疼,已经被老妇人抓了一下,一道饱含怨恨的的声音响起,“庞山,你个畜生,你还活着!”
  庞山被老妇人抓的懵在了当场,片刻后才回过神来,待看清老妇人的样子后,失声叫道:“胜男?你……你还活着?”
  “是啊,我还活着,可我没想到,你竟然也活着!”
  老妇人于胜男看着庞山,一脸的疯狂之色,“老天爷不长眼,怎么不收了你!庞山,你还有脸来我家?”
  庞山在初始的惊诧之后,渐渐回过神来,“是啊,我是没脸来,但是没脸来,也得来。我今天是来登门请罪的。”
  他轻声道:“我从前天猜出来广的身份后,我想好啦,当初良才是我杀的,你们怎么对付我,都不为过。”

  “我一直都以为胜男你也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那真是太好了!”
  庞山慢慢屈膝下跪,面对于胜男,道:“胜男,你来报仇吧!我早该死了!”
  “你……你……”
  看着当年目无余子,号称不跪天不跪地的狂徒庞山,此时竟然给自己下跪,于胜男老妇人身子一震,手指向庞山的面孔,一霎时气梗咽喉,说不出话来。
  过了片刻后,方才怒道;“你现在知道跪下了?早干嘛去了?嗯?你杀良成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过今天?”
  庞山跪在于胜男面前,默然不答。
  于胜男骂了庞山好长时间,见庞山只是跪着不动,对身边的郝广道:“去,把你爸的相片拿出来!庞山,你不是喜欢跪下么?好,今天你在良成的遗像前跪着吧!”
  此时的庞山也已经七十来岁了,身子又胖,跪在地时间长了,呼吸渐渐变粗,额头开始冒汗。
  关云山看着心疼,想要开口为庞山求情,但是想到庞山毕竟是杀了老妇人的丈夫,这求情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到了这个时候,关云山开始想到关宏达与关晓军了,“要是爹爹与小军他们两人在这里,肯定不会这么干站着不说话!”
  而被关云山惦记的关宏达与关晓军两人,正在院子里商量一些事情。

  如今的关宏达已经不把关晓军当小孩子看待了,最近的一些列事情发生后,关晓军的一些做法与言谈,在关宏达看来,一般的成年人都要强,自己的儿子都不过自己这个孙子。
  尤其令他佩服的是,自己这个小孙子,小小年纪,竟然写了一本厚厚的大部头书,这才是最让关宏达高兴的事情。
  因为不识字,所以关宏达对字格外敬畏,虽然今年开始跟人学识字,但人老了,事情又多,到现在看报纸还有点吃力。
  连看报纸都吃力,自然对写出长篇小说的关晓军更加佩服,百万的字,在老人看来,简直不是普通人能完成的。
  现在的关晓军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天才儿童,而在天才光环的笼罩之下,即便是最亲近的人在面对他时,也会带有一种隐隐的敬畏感,那不是对关晓军的敬畏,而是对“天才”二字的沉甸甸的的期望。
  “吴秉心山竹公司最近研发出来了一个保健品口服液,说是叫做山竹口服液,吴秉心说了,想要把它推到市场去,问我有啥意见。”
  在屋里,关宏达从自己的皮包里掏出一个包装盒来,从盒子里拿出一个紫黄色的玻璃瓶子,面标着“三株口服液”几个字。
  这个包装以后世的眼光来看,简直丑的不能再丑,这瓶子与如今的农药瓶子有异曲同工之妙,把敌敌畏的药瓶跟三株口服液的瓶子放在一起,同时撕掉标签,你一眼看去,根本分不出来哪一瓶是敌敌畏,哪一瓶是口服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