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4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骑着三轮摩托的猪贩子将车骑了过来,检疫人员却不盖章,只将章捏在手里,眼睛斜着看着那几个猪贩子。
  猪贩子中有脑瓜灵的,还有和检疫人员打过交道的,知道这些人要什么,于是将一两张百元钞悄悄递过去,跟着那章便落到猪雪白的皮上,一个个蓝印。
  马文生把检疫人员的这一幕幕丑态清楚地看在眼里。那些戴着大檐帽的,帽子上可是有徽的呀。他怒不可遏,脸上却不动声色。
  那几辆三轮摩托向检疫人员塞了钱,很轻松地把车开了出去,却径直往里。
  马文生跟着那几辆车,这个时候他意识到白肉市场是在屠宰市场的里面,难怪他在公路上没看清。
  果然,往前走了一里来地,向东南方向拐了个弯,就来到了一个大大的菜市场。市场里各处悬挂着的都是白花花的猪肉,吊在木架的铁钩上。见到背着包裹的马文生,在市场入口处的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凶狠狠地问道:“喂,小娘爷们儿,要肉吗?”

  马文生看到那人满身油污,相貌相鲁,便皱了皱眉,摇头道;“我进来找人的。”
  “找人?这里哪有你要找的人,找肉还差不多,”那汉子说着,哈哈大笑。旁边的几个肉摊老板也跟着笑了。
  马文生继续往里面行进着。他出身农家,对菜市场这样的地方并不陌生,知道好的摊位,一般都是凶狠之人占了。弱者只有呆在里面,那里人流量少,生意差。可是在那些人嘴里,才能听到实话。今天马文生就是找情况的。
  果然,等他来到里面,一个肉摊老板正蹲在地上吸烟没过滤嘴的烟,见到马文生不住地向他打量,忙惊喜地站起身来问道:“老板,要肉吗?”
  马文生放下身上的包裹,从口袋里掏了包好烟,想想抽了一根递了过去,轻声问道:“你这里生意好吗?”
  那人见到马文生不像是买肉的样子,接过了烟,轻轻叹息了一声。等他把那烟捏在手里,用眼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老板,你这烟可是值五十块一包,一根就是两块钱呢。”

  马文生笑了笑,没出声。他等着对方告诉他真实的情况。
  果然,那人见到旁边的摊位陆陆续续有各个村的卖肉师傅进来批货,他这里连鬼毛也捞不着一根,便把烟点了,深吸了一口道:“你看我这样子,生意好得了吗?好摊位,你花钱都买不到。就这一米宽的摊位,一个月还要缴两千块钱租金。交了也就交了,还有人来收保护费。每个月的保护费也要五百块。一天也不过能挣上二百来块钱吧,交点到屠宰市场的那些老爷手里,再交了两千五百块,累死累活到了月底,能挣上口袋的,也不过就一千块钱。”

  马文生哦了一声,又递了根烟过去,问道:“那两千块钱租金交给市场的管理部门吗?”
  那人警觉起来,向马文生看了一眼,见到眼前这人不像有什么恶意,便答道:“你进来的时候,看到那个满脸横肉的人了吗?他占了最好的位置,却不用交摊位费,因为这里被他承包了。把我们的租金收上去,他不用卖肉,都有赚头。收保护费的,也是他的朋友,叫黑三。今天就是交保护费的日子。”
  马文生听到这话,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他把剩下的烟全部给了眼前这人,又打听清了黑三的真实姓名叫郑三。因为长得黑,手段黑,所以这里都管他叫黑三。久而久之,郑三的真实姓名反而不被人所知道了。
  马文生听说今天上午就是收保护费的日子,索性也不走了。他来到市场之外,掏出手机给郭采妮打了个电话,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她。
  郭采妮才到办公室一会儿,接到马文生的电话之后,她问道:“文生,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不管是腾龙,还是青水派出所对这里的情况不可能一无所知。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行动,所以就不劳烦他们了。我恰好就是白肉市场,想请你安排一个外勤中队穿便衣过来,将黑三他们一网打尽,不过行动可能要迅速一点了,”马文生沉吟着说道。
  郭采妮知道这是马文生在腾龙立威的机会,便答道:“好。我向局长请示一下,马上带人过来。”
  马文生深情地说了声谢谢你,姐。
  郭采妮嗔了句:“别来这一套。”
  在白肉市场外面,马文生把自己的包裹寄存在一家烟摊里。跟着他又来到白肉市场里,和刚才聊天的那人站到了一起。
  “我说兄弟,你是什么人?没事赶紧走吧。上个月黑三来收保护费,差点闹出人命。今天也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来呢,”那个姓熊的摊主劝道。

  “没事的。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研究生,正在做市场调研。我站在这里,也不碍您的事儿,完了我再给你五十块钱,”马文生恳求对方不要撵他走。
  熊师傅笑道:“我看你也是个学生样儿。只要你不怕,你就留在这里,不过钱我就不要了。学生的钱,我拿了伤德。”
  正说着,熊师傅紧张起来了,说话声音都微微颤抖着,“黑三来了。”他声音低低地说道。
  只见那熊师傅的话音刚落,摊位在入口处的那个老板领着十多个人鱼贯而入。领头的,却是一个中等个头的人,他敞着上衣,冷冷地把市场转了一圈。来到熊师傅那边,他还特意在马文生脸上瞄了一眼。
  马文生也打量着这人。只见这人面色黝黑,脸如刀削。看年龄,也不过三十来岁。不过胸口敞开处,隐隐可见一个亮亮的刀疤印迹。
  马文生忖度这人估计就是黑三了。他故意这样敞胸在市场里转一圈,是让这些操刀杀猪的肉贩子对他心生畏惧。
  果然,黑三一圈绕过,朗声叫道:“各位,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相信大伙儿心里都有数。我们兄弟在外面拼死拼活,保护着这个市场,让大伙儿有了碗饭吃。大伙儿也得体谅我们兄弟也要吃饭,对不?下面开始收钱了。”黑三说着,他走向门口第二家摊主,那个摊主虽然狠劲不如最外面的那位,可也不是盏生油的灯,他见到黑三向他拿钱,回望着其他上百个肉贩子,只见他目光过处,没有一个敢吱声的。于是这人便微微叹息了一声,拿了五百块钱递到了黑三的手里。

  黑三却也只收了这一户。其他的户,都由他带来的兄弟一个个地收着。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瘦高个儿来到了熊师傅的面前。
  熊师傅为难地说道:“大哥,这个月我老婆生病,看病花了两千多。孩子上中学,寄读,刚拿了一千块钱做生活费去了。今天我到现在还没开张呢。能不能,能不能宽限几天?”
  那瘦高个儿冷笑一声,高声叫道:“宽限?我没钱吃饭,也能叫人家饭店老板宽限几天吗?快点。”他不耐烦地催促道。
  瘦高个儿这嗓门一大,其他人的目光纷纷转到了这边。黑三的那帮兄弟也渐渐围了过来。
  熊师傅见势不妙,紧紧地握住了案板上的那把明晃晃的砍骨刀。
  黑三一个箭步窜了过来,冷冷地逼视着熊师傅,问道:“敢情你今天想和我叫板不是?来啊,你拿刀来砍我啊。快砍啊。”他把衣领口猛地一拉,那刀疤印彻底显露出来,却是从胸口一直延伸到肚子之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