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43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好,我还有一些行李,要回去取一下,”马文生答道。
  王茵知道这次县里派出的攻关组不是马文生一个人,便说告诉他说自己在滨河路出口那里等他。
  “你自己开车来的?”马文生问道。
  王茵嗯了一声说是的,“如果不是我一个人,你想这车上还能有你的位置吗?”她要是身边有人,再和他在一起同出同进,很快就会流言满天飞的。
  “你自己开车,不安全啊,”马文生听到她是一个人,心里当然高兴。可高兴归高兴,他还是有些担心她的安全。
  “那还不是因为你吗?得了便宜还卖乖,”王茵嗔了一句。他们都预感到这个春意浓浓的深夜,将会发生什么。
  马文生回到稻香村宾馆,说要马上离开,曹四海惊讶地说道:“马镇长,现在回去,这一晚可就得在车上度过了。十个多小时的车程呢。明天我坐长途车回去,小高送你和王主任。”
  马文生摇头谢绝了,只说镇上有事,农县长让他早点赶回去办事。“明天我就有活,不能再耽搁了。”
  曹四海见他拒绝得彻底,又要提他拿包裹。马文生只让他送到楼下,便打车离开了,直奔滨河路而去。
  曹四海回到楼上,只见王长根慢悠悠地说道:“我敢肯定,带你们马镇长回去的,一定是个女人,而且还是漂亮的女人。”
  曹四海瞪着他说道:“王主任,你可别乱说。就算是女的开车,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们马镇长可是行得正坐得端的,你看他的女朋友,那可不是一般的漂亮。”苗青青算不上漂亮,只是有一种不可亵渎的气质,在曹四海看来,那就是漂亮了。
  王长根嘿嘿一声冷笑,不再说话。
  曹四海直替马文生叫屈。马文生去公丨安丨厅搬来救兵,这才把这个贼老头从东郊路派出所救出来,如今这人却在背后说马文生的坏话。这个世道,还真是没有天理了。
  曹四海此时哪里能想到这只是开始呢,后来这王长根更是要对马文生使绊子下毒手呢。
  马文生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赶到了滨河路的出口下了出租车,只见周围一片黑暗,滨河路已是省城出城的偏西路段,不是城市的主干道,通车也不久。道路设施还没跟上,路灯也没有。
  忽然两道雪白的车灯光照射过来,跟着那光越驶越近,不一会儿就到了眼前。

  王茵下车,帮着马文生把包裹一一提到车上,回到车里这才问道:“买了这么多东西?”
  马文生买的衣物他都记在心里,头转到后面,取出为王茵准备的那件套装,递了过去。说来惭愧,这套衣服是他见了苗青青后,把衣服送过了之后再准备的。
  王茵接在手里,很感动地问道:“有我的?”
  马文生点点头。女人便凑过脸来,在他的脸颊上深深一吻。“谢谢你。文生,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心都是定的。”
  马文生一颗心又提了起来。他看得出,王茵是认准自己了,不放手不放手了。
  那王茵却看着他,问道:“要不我换上试试?”
  马文生一愣道:“现在?”

  王茵点点头,又向马文生娇声说了句:“我要关掉车灯,你可不要借机揩油哟。”她这话说得挑情至极,说是不是要揩油,言下之意却是让马文生揩油。
  王茵把车开到路侧又向前驶了一段,这才关了车灯,摸黑脱起衣服来。
  马文生适应了车内的黑暗,却发觉这夜也不像他想像中那么黑,隐隐约约间见到王茵脱上了衣,露出光洁的背来,马文生把握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遇,他把手扶在王茵的腰上,跟着脸也凑了过去,趁着隐隐的光线,在她的身上啃起来。
  俩人就这么荒唐地差点把所有的事做完了,好在王茵尚有理智,在最后一刻坚决不允。马文生这才作罢。
  回去的路上,王茵等到了路宽车少之际,她便教马文生加油门踩刹车,然后让马文生开车。
  马文生胆子也肥了,跑了上百公里,竟然把车开得有模有样,喜得王茵连连亲了马文生数次,“文生,你可真棒,回去就能弄部车开开了。”
  马文生听到这话,也很开心,想着回去就让郭采妮替他办一本驾照,应该是不难。
  开车如此简单,也是他没料到的。照这般发展下去,他回去再让司机小高指点指点,以后倒是可以自己开车出门了。
  车在第二天凌晨四点到达了津县。王茵特地选择从腾龙镇那边经过,她把马文生放下了车,却不舍得他立即离开,只是闭着眼睛道:“文生,再吻我一次。”
  马文生知她留恋这一夜的时光,便用力地拥着她,亲了过去,缠绵不已,足足花去了数十分钟,俩人都觉呼吸艰难,这才作罢。
  王茵将车开着走了。马文生将那些包裹一一提起,反背在背后。他这副模样,加上这个时间走在路上,看起来是十足的流浪汉。偶尔经过的路人看到他,不住地打量着他,又暗暗摇头,说这个年轻人斯斯文文,却坏了脑子,真是可惜了。
  马文生听到几句咕哝,不由得感到好笑。他还从来没有把自己和神经病连在一起过,没想到这回到了腾龙当镇长,还当了回神经病了。
  不过马文生在这个时候想到了农加国说的白肉市场,心说这样也不错,正好可以到白肉市场去看看情况。

  马文生问了路边的一个刚刚开门的小卖部,打听到腾龙白肉市场原来就在东侧不远,便顺着路一路前进,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看到白肉市场的影子,正疑惑间,冷不丁看到路边有个屠宰场,上面写道:“大朗城东定点屠宰场”。
  原来这里并不是腾龙的管辖地。腾龙虽然面积不小,可是马文生在这里干过,哪一块他都清楚。这个地方应该是青水镇划过来的。
  于是连同定点屠宰场也划了过来。
  马文生要解决这里的问题,于是抬步走了过去。
  他身后不时地有汽车鸣笛声音,一辆一辆焊着栅栏,满载着一头头生猪的货车便往屠宰场里开。来到门前,只见几个戴着蓝色大檐帽的检疫人员正拦在那里。那些生猪货主便从车的副驾驶里跳下来,先敬烟,接着又拿出几张灰色的百元钞票递到检疫人员的手里。
  马文生把这一幕清楚地看在眼里,他不动声色地看着,跟着塞过钱的车先进去了。那些不知道塞钱的车还停在外面,检疫人员煞有介事地拿出一本本簿子来,说要签字登记生猪来源地点,以及货主姓名等等。

  马文生注意到屠宰场前端还有一扇小门,便绕过大门,经小门走了进去。那小门边却是另一帮检疫人员,正捏着检疫章,往桌上的蓝印泥里捣一捣,然后对着那些猪贩子喝道:“过来过来,盖了章就能拿到白肉市场去卖了。”
  日期:2018-11-2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