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42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马文生的自我介绍之后,高若飞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道:“我正想是什么人能得到我的那位女弟子如此高的评价,原来是个年轻的书生镇长。”俩人握了握手,只觉得对方个头都不矮,手上也都极有力气。
  寒暄之后,高若飞听完马文生的来意,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跟着拿起电话正要拨,马文生却又说道:“我想再请高处长帮个忙。”

  高若飞一愣,心说这人也太不懂礼貌了吧,刚说了一件事,如今还要让自己办一件事。于是淡淡地答道:“你说。”
  “我想东郊路派出所肯定给王长根做了笔录,我想把笔录复印一份带走,”马文生答道。
  “这倒是怎么说?”高若飞皱起了眉头道。这个年轻人出牌似乎不按牌理啊。
  “是这样。现在都知道是别人**我在找您帮忙,可是回到我们县里,也许说法就不一样了,我想拿这个东西,也是为了自我保护。如果领导您认为不合适那就算了,其实我也只想拿一个复印件,”马文生实话实说道。他在被人挤压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凡事多了个念头,虽说不见得光明磊落,可**的事儿能说是正大光明吗?从他来省城之后,王长根就想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马文生又岂能不知对方的心意。万一回去对方倒打一耙,虽然自己有曹四海这样的人证,可这样的事越是有人作证越是煞有介事。

  高若飞暗暗感叹这个年轻人心机之深令人啧舌,却也答应了。官场之黑,是他从政法学院转到公丨安丨厅来之后慢慢摸索出来的。马文生这个要求,虽不合理却也合情。
  高若飞也不打电话了,索性出门坐进马文生的车里,陪着他去了一趟东郊路派出所。东郊路派出所见到省厅政治处高处长驾到,连忙放了王长根,连罚款的事也不再谈。见到高若飞要那份审讯笔录,也赶紧复印了,交到高若飞的手里。高若飞看也不看,就将笔录交给马文生。
  事情办妥,马文生连连向高若飞道谢,便说想请高处长吃顿便饭。高若飞乐了,摆了摆手道:“上午十点我还有个会,下次吧,你和我那女弟子过来,我来做东。”
  王长根回到酒店,对马文生千恩万谢,并说自己真的什么也没做,却被省城派出所抓了不放。“这要是在津县,我非得把派出所给砸了不可,”王长根气呼呼地说道。
  马文生见他越是如此,越觉得自己拿走那份笔录复印件的必要。正说话间,县财政局长柳拂尘来了条手机短信:马镇长,三千万已入县财政专户。回来我请你。马文生微微一笑,回复答谢不提。
  事情办妥,中午吃饭时,马文生便让曹四海加了两道菜,还特意叫了瓶五粮液,三个人分了。喝酒间,马文生频频向王长根敬酒,说既是给你压惊,也是向他伸手,“回去后,农委有好的带资金的项目,还请王主任多多关心啊。”
  王长根心事已了,加上省里资金到账,便以功臣自居了,洋洋得意地答道:“那是自然。别的乡镇不谈,你小马镇长那里,我可是记在心上。”马文生被他叫成了小马,曹四海心里气得直骂娘。

  马文生也不以为意,吃过饭,他让曹四海和小高去逛街购物,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也要买些东西。他自己先是睡了会儿,跟着也起床,买了套粉色春装,跟着又加了几套衣服,准备傍晚送给苗青青。这一次他认定了苗青青,心中就不再想这想那了。再不解决人生大事,事业不稳定不说,家中的父母兄长都在催促呢。
  等大包小包地拎着出来,他突然发现自己走不了了。因为衣服太多,他只得打电话叫来了小高。
  小高和曹四海不一会儿赶了过来,见到如此多的女装,不由发笑,向马文生打趣道:“这么多衣服,苗副行长可是要做两个衣柜装了。”
  马文生摇头道:“哪有那么多。不过,亲情爱情都是呵护的,不呵护,时间长了,就会变颀。”
  曹四海和小高见他说得认真,便相视而笑道:“马镇长,你有时不像是个镇长,倒像,”说到这里,他们没再敢说下去。
  马文生知道他们后面要说自己像孩子,便答道:“不像镇长也有不像镇长的好处啊。为了心爱的爱人,值得呀。”
  几个回到宾馆,却见王长根也买了些东西回来。几个人把东西放到一起,马文生顿时头大。小高开的只是一辆普桑车,这么多东西恐怕也弄不走了。
  傍晚时分,苗青青下了班,给马文生来了电话,约在他东风渡酒店相见。
  马文生便让小高送他去了,心里想着把礼物送给苗青青,这个女行长会不会决定把身子交给他了吧。马文生暗道。跟着他暗骂自己无耻加无良。

  吃了顿晚饭,苗青青收下了马文生的礼物,便和马文生开了房间。
  马文生进了屋就开始亲苗青青。一直亲到苗青青情难自抑,一个劲儿地叫着热时,马文生便动手脱她的衣服。
  苗青青醒过神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轻声说道:“这个还不行。我,我送你的礼物,是给你亲亲我。”
  亲亲我?只是亲亲吗?现在不是正在亲吗?马文生有些疑惑,还有点不开心了。
  苗青青看着他猴急猴急的样子,不禁笑了,又羞又恼地闭着眼睛道:“你说亲亲哪里?”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已小到不可耳闻了。
  马文生当即动手,吻够了一只,又吻另一只,嘴里还嘟哝着不能厚此薄彼。苗青青觉得这人此时有些傻劲,却被他吮吸得春潮涌动,忙不迭地撤回了身子道:“不,不要了。再要你受不了了。”
  马文生轻轻摇头,“没事。我受得了。”
  苗青青死活也不肯再让他亲吻那里,便答道:“你呀,你受得了,也不想想我呢?”
  马文生一怔,跟着便嘿嘿地笑了,“等下次再来,或者你回去,我好好地来收拾你。”苗青青就是大朗人,这一点马文生已经知道了。

  马文生那话里已有其他含义,苗青青哪里不知,只羞得一双手乱拍着马文生的背部,恨恨地说道:“你,你想得倒美。不过我回去,可要等周末呢。”
  “这个周末?”马文生问道。今天已是周三,周末也不过是两天的事。
  “嗯。我周六晚上坐车回去,你来长途客运路接我吗?”苗青青问道。她已整好衣服,脸上红霞乱飞。如此一问,便是答应了马文生周末来和她的欢会了。
  “来。保证来,”马文生应道。俩人先后出门,马文生下去用最后的一点钱结了账,正要离开。苗青青拿出一张卡来,告诉他道:“这是我们农商银行发行的卡,你拿着,没钱的时候就去取,密码是我的生日,我写给你。”
  马文生哪里肯要。苗青青却正色道:“你别婆婆妈妈的了,我知道你有钱,可现在是在外地。以后你的钱都是我的,何必分得那么清呢。”
  马文生听到这话,微微一笑。可能他早有意识会有那么一天,有个女主人要来接管马自己的一切。
  马文生把苗青青送到她所住的宿舍楼下,刚刚道别分手,那边王茵打来了问他在哪里。
  马文生愕然,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在省城,这一回你不可能又在省城吧?”

  王茵笑了,“正是。我姐说你在这边办事。事办妥了吗?我们一道回去吧。”
  马文生心头一颤,他觉得自己估计要欠债了。这份感情债,他不还也得还,还又如何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