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41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文生知道对方这是送客了,便告辞出门,还没等他拉开门呢,门从外面被拉开了,一个身影守势不住,正撞到马文生的怀里。
  马文生下意识地往后退,那手也跟着扶了出去,一把捞到对方的胸口,他情知不妙,忙不迭地缩回了手,又往旁边站了一步。
  进来的那人果然是个女子。年龄约摸在四旬开外,穿着一件灰呢风衣,脸上化着淡妆,头发梳成了一个高髻,头却是仰头的,看上去很有一股高贵之气。
  马文生看着她,忽然脑子里想到一个人来。这人他在电视上看过,和眼前这个女人何其相似。电视里的女人是本省的省委副书记谢佳莹。难道她就是谢佳莹?

  陈星宇显然也没料到有这么一出,他走过来,瞪了马文生一眼,然后向这女人笑道:“姑妈,您老人家前来,有什么训示?”
  马文生借机溜走了。他一边走向行财处,一边想着刚才陈星宇叫那妇人为姑妈。那就说明,这妇人不是谢佳莹了。因为陈星宇姓陈,他姑妈显然也是姓陈。
  马文生来到彭越办公室,恭敬地叫了声领导。
  彭越昨晚被马文生侍候得极好,又拿到了不菲的红包。所以见到马文生进来,他很热情地替马文生泡了杯茶,然后问道:“办好了?”

  马文生嗯了一声,却不急着把批文交过去。
  彭越笑道:“那就好。剩下的事我来办,今天就能到你们那边的账户了。”说着,他要过马文生的批文,正待要走,马文生小声地问了句:“你们处长那边?”
  彭越答道:“没事。处长最近去了国外考察,还有一个月才能回来。我让处里同志到银行帮你划拨吧。”
  马文生这才知道彭越的谱为什么摆得这么大,原来处长不在,他在行财处当家呢。这正是有权不用,过期作货。
  马文生又请彭越帮他将批文复印了一份,自己带着。跟着他向彭越辞行,出了门,他就拨通了县长农加国的电话,恭敬地说道:“农书记,我是马文生。向省里申请的资金今天就能到账了。”
  农加国听到这话,大声地回答着马文生,“文生同志,我正愁你一直没有汇报工作进展呢。谁知道你才去一天多时间,就把钱拿到了。好,好,你回来,我要给你庆功。”农加国的话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谢谢农书记。这项工作,是在您的亲自指导下进行的,我只是跑了趟腿罢了,”马文生谦虚地答道。农加国其实是县长,马文生故意这么叫的,是想讨农加国欢心罢了。
  农加国对马文生的这个态度非常满意。他告诉马文生,可以在省城玩上一天,然后要尽快赶回。
  “腾龙那边,我听到情报汇报,说白肉市场很不稳定。你是镇长,要尽快把原因弄清,让群众安居乐业,”农加国交待道。
  马文生应着,心里想着这白肉市场会出现什么样的不稳定,让农加国都知道了呢?

  马文生不会知道刚才他离开陈星宇的办公室之后,那个高贵的美妇人正向陈星宇发问呢,“那人是谁?”
  陈星宇答道;“他叫马文生。是大朗市下面的一个镇长。以前受了伤,住在景蕊那个医院里住过一段时间,景蕊是他的主治医生,”陈星宇答道。
  这个美妇人恰恰就是马文生当初猜想的省委副书记谢佳莹。她和陈星宇不同姓的原因,是她的哥哥为了避嫌,故意让陈星宇随了妻子的姓。
  陈星宇的父亲最近改任另一个省的常务副省长,也是因为谢佳莹不久前由另一个省过来,到本省出任省委副书记。谢佳莹这么早赶到陈星宇这边来,是她耳闻了陈星宇在私生活方面的不检点,前来训斥他的。
  听到陈星宇这么介绍,谢佳莹微微点头,然后板着脸道:“你和景蕊都结婚了,就要好好过日子,不要在外面搞三搞四的。”说到搞三搞四,谢佳莹脸色有些红。
  陈星宇故作委屈地说道:“姑妈,瞧您说的。我哪敢啊。只是工作上的事,有时逢场作戏,我也没办法。”
  谢佳莹无奈地摇摇头,她虽然在工作上是个出了名的女强人,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没有结婚。随着她的官位越来越高,能和她般配的未婚男人自然越来越少,直到一个也没有了。说到这些话,谢佳莹倒是有了种说不出的滋味儿涌上心头了。
  马文生并没有立即赶回津县,小高把他送回到了稻香村酒店。曹四海还没有把农委主任带回来,这让马文生有些着急。他跟着又打电话到了津县财政局,联系上了财政局长柳拂尘,让他查一下县里的账户,看看是不是收到了省财政厅划拨过来的资金。
  柳拂尘和马文生工作一直没有交集,他在津县官场也经营了多年,是农加国一手把他提上来的,知道农加国很看重马文生,所以也很客气。他告诉马文生,钱还没有到账,不过省财政厅的拨款电传已经到了。估计下午钱就能过来。

  马文生这才放下心来。办妥这一头,他想想还是让小高送自己去了省城东郊路派出所。
  在路上,他又拨通了郭采妮的电话,问她在省城公丨安丨局有没有熟人。郭采妮答道:“那边公丨安丨局,我们很少有过业务往来。不过厅里我倒认识一个人,他是我在进修时的老师,叫高若飞,你有事就去找他。”说到这里,郭采妮警觉起来,“文生,你不会在那边犯了事吧?你的前途远大,千万别搞那些脏事。再说,要吃的,家里有。”
  马文生乐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坐在后排,小高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他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回头,仍然聚精会神地开着车。
  小高这一点,让马文生很满意。
  马文生告诉郭采妮,“我很好,你多虑了。就凭着家里的好吃的,我也用不着做那些勾当。姐,你这倒是小看我了。”
  郭采妮这才放下心来,又嘱咐着马文生路上小心,然后说她先替马文生联系一下高若飞,这样他去了,倒是更方便些。
  马文生很高兴,他让小高把车停在路边,又拨通了曹四海的电话。一问,果然那边出了岔,农委主任王长根死活不肯承认自己做过**的事儿,这让东郊路派出所也下不来台,三下两下闹翻了,曹四海再想交钱赎人,对方却不同意了。

  “他们说估计是弄错了,还得把那个坐台小姐找来核实情况,”曹四海委屈地说道。这个事,本来就不光彩。交了钱抓紧时间走人那才叫明智。那王长根脑子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马文生想了想道:“那这样,我去找人帮忙,你继续在那里等着。”跟着马文生让小高把车开往了省公丨安丨厅。在大门口,小高的车便被拦了下来。门卫非得问清他们的身份,又交验了身份证,问明白了他们找谁,这才拿起门卫室里的电话,拨了个号,和那边说了几句之后,门卫又出来了,态度变得客气多了,“高处长在三楼等你们,你们把车开进去,停在大楼的右边吧。”
  进去之后,马文生很快找到了高若飞的办公室。那高若飞年纪50来岁,穿着警服,却撑着副眼镜,这倒显得威武之中透着丝文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