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37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话说得极是客气,农委主任不由得一惊。小高要是真按马文生的要求做了,那就得跟他到农业厅。他的批文拿到了手,再去农业厅,和人家汇报什么呢?
  直到这时,农委主任才意识到马文生这人表面看着文气,可内骨子里却是有独到的狠辣。他一出招,就把自己给制服了。
  “马镇长,我们先跑趟财政厅吧。农业厅已经答应了我们的申请报告?”农委主任艰难地说道。
  马文生哦了一声,直视着农委主任,故作惊讶地问道:“是这样啊。他们是口头答应的,还是有正式批文?”
  农委主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要是回答说有正式批文,那昨晚他说的话就是放屁。要是说口头答应的,马文生可能会让他再去农业厅。
  “口头的,”农委主任决心把这个谎撒到底。他说了这三个字,等着马文生的出招。
  马文生微微一笑道:“我说主任哪,你是领导,我自然不敢说什么。可是有件事您忘了,政府办事,没有文件,口说无凭哪。你还是亲自再去一趟农业厅,让他们把批过字的公文交到你的手里。我们好再去财政厅。”
  农委主任见马文生果然按他预想的出招,便硬着头皮答应了。事到如今,只要再跑一趟农业厅,哪怕是打个圈儿回来,面子上也能过得去。自此,他不敢再小看马文生了。可他心里暗恨马文生,便没和马文生在一起吃早饭,叫上小高就走了。
  马文生和曹四海呆在稻香村酒店里。曹四海看出自己年轻的镇长给农委主任一个下马威,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他们来了四天了,这段时间农委主任动不动向曹四海要经费,可把曹四海闹烦了。
  “镇长,我们今天去哪里?”曹四海问道。
  “上财政厅,”马文生答道。
  “可是我们没批文呀,”曹四海答道。
  马文生微微一笑道:“不用急。我们慢慢吃过早饭,批文就来了。”俩人下了楼,在稻香村二楼的早餐供应部各弄了碗稀饭,又弄了些馒头,便开始吃了起来。正吃着,马文生却又拿来两盒牛奶和几个煮鸡蛋,笑道:“四海同志,这饭不管我们吃多少,反正是自助餐,钱可是一样出的。必须填饱肚子,午餐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呢。”
  曹四海接过马文生递过来的牛奶,不由得一阵感动。他见过的领导,不管年龄大小,谁不是谱儿摆得足足的,还会替你拿吃的?休想。
  等他们把肚子填得圆了,这才再次折回楼上。曹四海笑着向马文生说道:“马镇长,我说句您不爱听的话。你像个书生,饭量却不亚于农民。”
  马文生也不生气,摆手答道:“什么不亚于农民?我就是农民啊。实话告诉你,我们国家不管是什么人,往前推五六辈,都是农民。这个词不是贬义词,我反倒觉得,被叫做农民,反而是一个夸奖,是厚道的意思。”

  曹四海没想到马文生如此,心里暗暗拿定主意,以后要跟着马镇长好好干事,不要让这个年轻的镇长小瞧了。
  孰不知马文生知道曹四海是财经大学正儿巴经的老牌毕业生,也动了用他的念头。
  回到楼上,也不过坐了半个小时,那农委主任就笑容满面地回来了,“马镇长,你看看这事办的效率。人都说省里的衙门难进,我看也未必,这不,我都办回来了批文。”
  马文生说了声辛苦,向农委主任将批文要到手里,眼睛却定在审批时间上不动。

  农委主任先是觉得奇怪,等他看到马文生目光所盯的位置,脸腾的一下红了。玩了一辈子的鹰,最后被鹰啄了眼。他也是太轻视马文生了,这才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不管他怎么编,那审批时间是他改动不了的。
  马文生见到目的达到,也不点破,淡淡地说道:“领导你辛苦了。上午就呆在宾馆休息,我和曹四海跑一趟财政厅,小高送我们一趟。”
  农委主任其实已去过财政厅了,他在那里吃了个闭门羹,有心不想再去,正想把这事推到马文生头上,谁知人家主动要走了批文,还要让他宾馆休息。这倒是他始未及料的事儿。
  快到省政厅时,马文生向曹四海问了一句,“那里面,有你的同学吗?”
  曹四海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人来。那人叫姓彭越,当初毕业时的确分在了财政厅,就是不知道他是什么职务。
  马文生笑了,只要能认识人,就有了办成的机会。不见得非要找领导。他让曹四海买了条好烟,装进包里,便和曹四海一前一后地走进楼里。

  打听到彭越的办公室,马文生有意地走在后面,他还把曹四海的包接到手里,装成了曹四海的跟班。
  曹四海一阵大窘,可想到马文生估计另有想法,便扭捏地走进了彭越的办公室。
  彭越恰好是行财处副处长,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品茶,见到曹四海敲门进来,先是一愣,跟着盯着曹四海看。“你,你是曹四海?”彭越惊喜地说道。
  俩个同学见面,聊了几句,切入正题。

  彭越在省城坐机关久了,那眼睛早已炼成火眼金睛,他看了一眼马文生,向曹四海问道:“你和你的领导来财政厅办什么事?”
  曹四海被他这么一问,顿时傻眼,他还以为这样进门会让彭越产生错觉正不好意思呢,谁知彭越竟一眼看出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领导?”曹四海问道。
  彭越微微一笑道:“越是基层领导,往往喜欢摆谱。上层领导嘛,喜欢讲亲民。你的领导嘛,不好说,不过比你有气质。”
  曹四海叹了口气,委屈地说道:“敢情我没当上领导,是因为没气质啊。这回玩了,学历可以买,年龄可以造,气质这玩意儿,谁能弄得假来?得,还是我们领导来说吧。”这人说话直来直去,要是换个场合,估计那些花钱买学历的去公丨安丨机关改年龄的领导一定把脸阴沉下来,可是这里的另两个人笑得喘不过气来。
  马文生被推到了前面,便把来意说了,又走过去,轻轻拉了一下彭越的抽屉,将那烟塞了进去。
  彭越一眼瞟到是条上等烟,足足有上千块,便若无其事地答道:“省里机关不比基层杂乱,分工很明确的。钱没到我这里,我也不好插言。”
  曹四海见到一条好烟只换来这样的一句不痛不痒的话,肺都气炸了,他正要说什么,却见马文生赔着笑脸道:“领导的难处我们这些乡下百姓是能理解的。可是综合处那边,还想让领导给我们一个方向。”
  彭越不由暗暗点头,这人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如此之低,言语之恭敬谦卑,委实不易。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样级别的干部,便笑道:“方向我谈不上。你可以找综合处陈处长试试,不过前提是要有人引见。”
  曹四海更是生气,心说你们一个单位的,你出面在我们引见一下不就成了吗?
  日期:2018-11-1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