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98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合适的机会,我会对目标进行催眠,在他的潜意识里种下一个概念,让他认为自己是王牌特工,有很多同事在隐蔽战线上牺牲了,以此激发他内心深处的爱国情操,把铁矿股份献给国家。”
  “很好,我批准这个方案,你不要经过地方公丨安丨,直接把人带到我这里,我有话问他。”

  “陈汝宁谋杀案那件事也撤了吧,现在不需要了。”
  上官谨迟疑道:“可是,那件事是您亲自交代必须办理的,和铁矿无关的啊。”
  “那个我不管,你记住,在签字之前,绝对不许伤害他,而且要用你的生命保护他,这件事关系到国家战略安全和中央领导的决策,你要明白,这是来自最高层的命令!”
  刘子光抽了口烟,喷在上官谨脸上,拉灭了电灯。
  一小时后,上官谨从睡梦中苏醒,刘子光坐在不远处沉睡着,小桌子上点着一支小蜡烛,自己的小包放在旁边,拿过来打开检查一番,手枪和证件都在,只有手机丢了。
  退出手枪弹夹检查了一下,子丨弹丨是满的,上官谨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刘子光醒来。
  又过了半小时,刘子光才醒过来,狐疑的看着上官谨:“你怎么没跑?”

  “不是说好了么,咱们现在是朋友,朋友是要坦诚相对的,你不会伤害我,我为什么要跑,再说,我还要帮你洗刷冤屈呢。”上官微笑着说。
  刘子光说:“好吧,我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了。”顺手脱下自己的外套丢过去:“天冷,别着凉。”
  上官谨穿上外套,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市里怕是要翻天了。”
  两人从地下室里爬了出来,此时才刚早上七点半,大街上早点摊子前熙熙攘攘,刘子光过去买了两杯豆浆两根油条,两屉小笼包,找了个位子坐下,又帮上官谨拿了一双筷子,说:“饿了吧,快点吃。”
  上官谨接了筷子,简陋的桌椅,廉价的塑料碗碟,酱油壶,肮脏的桌布,喧嚣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电动车、三轮车、农用车、城郊长途公交车来来往往,不禁触动了她心底深处的一些东西。
  “怎么?想起谁了。”刘子光问道。
  “这里和我老家很像,那时候我上高中,为了不给家里增添负担,把早点钱省下来买复习资料,从来没吃过早饭。”上官谨沉浸在少年时代惨痛的回忆中。
  “所以没发育好。”刘子光插了一句,立刻破坏了这种苦情戏气氛。
  “你!”

  上官处长显然对这种只有亲密朋友之间才能来开的近乎粗俗的玩笑很不适应。
  刘子光并不在意,吃着油条喝着豆浆,风卷残云吃完了饭,上官处长那边才刚动了一点,斯斯文文吃完了饭,刘子光又拿起桌上切成短截的卫生纸撕了一段递过去,上官谨连忙摆手:“我有纸巾。”
  吃了早饭,天阴沉沉的开始飘雨,城乡结合部根本没有出租车,只有长途车从旁边慢慢驶过,售票员从车门处探出身子说:“市区,市区,五块钱一个人,有座位了,上车就走。”
  “要不要体验一下生活?”刘子光问道。

  虽然完全可以打电话叫辆车来接,但上官谨还是选择了自己回去,她点点头叫停了汽车,上去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刘子光也上来在她身旁落座,拿出十元钱买了车票,车辆继续在郊区沙石路上颠簸起来。
  “我们去哪儿?公丨安丨局么。”刘子光问。
  “不,回宾馆。”上官谨望着车窗上雨点打出的花瓣说。
  车到市区后,两人转乘出租车来到上官处长下榻的宾馆,回到房间后,上官谨先找出一件新的外套换上,然后当着刘子光的面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专车和飞机,把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和刘子光一起下楼,一辆黑色军牌奥迪已经停在门口,驾车的是个穿空军制服的三级军士。
  “机场。”上官谨坐进汽车说道,司机一言不发,启动汽车疾驰而去。

  由于昨天的惊天大案,所有出城要道都增派了警力严加盘缠,出城方向已经积压了十几辆汽车,身穿反光背心的交巡警都挎起了79微冲,还有穿军大衣的武警,戴着钢盔背着八一杠,如临大敌一般。
  所有车辆一律进行严格盘查,检查身份证,后备箱,所以通过的很慢,上官谨拍拍司机的肩膀,小伙子拿出警灯扣在车顶,一踩油门从旁边窜了过去,丨警丨察伸手阻拦,司机踩了一脚刹车,不耐烦的伸出头来说道:“首长急着去机场。”
  丨警丨察们看到车牌号码和风挡玻璃下的警备字样,赶忙挪开路障,举手敬礼,司机鸣笛致谢,呼啸而过,沿着宽阔的机场高速开到了江北机场。
  江北机场是一座军民两用机场,除了固定班次的民航机之外,还有空军的航班和教练机起降,军车直接开上了停机坪,一架小型喷气式公务机已经滑入了跑道,等待起飞了。
  上官谨和刘子光下了车,登上舷梯,机舱门随即关闭,飞机开始滑行,等升空之后,上官谨才从座位下拿出卫星电话拨通了江北市局的号码。
  “韩局长,我是上官,现在机场,人我已经带去首都了,你们可以解除戒备了,就这样。”打完电话,啪的关了机丢在桌子上,乘务员送上两杯香浓的咖啡,刘子光端起来呷了一口,赞道:“正宗的蓝山。”
  “你先休息,我和首都方面联系一下。”上官谨解开安全带,走进了驾驶室。驾驶室里有个小小的监控屏幕可以看到机舱里刘子光正在喝咖啡。
  上官谨放下心来,拨通了号码:“谭主任,我是小王,k已经落网,不过计划略有更改,这个人的能力确实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真不知道永昌都教了他些什么,地方公丨安丨力量不足以进行抓捕,反而激怒了他,单枪匹马从公丨安丨局里把我绑架出来,嗯,我现在很安全,昨晚我对他实施催眠的过程中,他甚至对我进行反催眠,呵呵,谭主任您放心,他的反催眠无效,我伪造了一段童年经历去争取他的认同感,结果他反而利用这个来勾起我的记忆阴影,这当然是不成立的,是,我明白,再见。”

  忽然,驾驶舱内的报警灯响了起来,飞行员说:“机舱迅速减压,有人把舱门打开了。”
  上官谨大惊失色,再看小屏幕,座位上的刘子光已经不知所踪。
  冲回客舱,发现舱门大开,一朵白色的伞花已经远去,呼呼的冷风灌进机舱,机务人员好不容易才把门关上,大家都吓得冷汗直流,上官谨更是心惊肉跳,难道这个刘子光发现了什么?
  再次回到驾驶舱向谭主任报告:“谭主任,k逃脱了,在天津上空跳伞了。”
  “知道了,你先回来。”谭主任的声音听起来很不愉快。
  飞机在首都机场降落后,一辆黑色轿车驶到舷梯旁,两个陌生男子等上官谨下来之后,抓住她的双手戴上了手铐。
  日期:2018-11-19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