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182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约定,在高考结束后的第十天左右的下午,在宣武区最大的一家新华书店里碰面,到时候身为主人的王佳慧,还要请他吃全聚德的烤鸭呢。
  见面的暗号是,王佳慧穿着白色连衣裙,手拿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宁娜》,而关晓军则拿着一束鲜花,身穿照片的装束,来书店门口汇合。
  想到要见到一直书信联系而素未蒙面的笔友,王佳慧难以自抑的生出激动的情绪来:到时候见面了我应该怎么说?是应该说“你好关晓军”,还是说“欢迎来到燕京”?或者应该说“你好,朋友,我是王佳慧。”?
  因为没有说好具体时间,王佳慧只能每天下午都拿着书籍往新华书店跑,一连跑了几天,关晓军还不来,王佳慧难免有点泄气,心道:“他大概是不会来了吧?不会是故意骗我的吧?可是他没有必要骗我啊。”

  少女渐渐焦急起来。
  忽然有一天,来新华书店买书的人猛然多了起来,多到甚至买书都要排队才行,王佳慧知道这些人要买的书叫做《关帝庙》,是一名叫做关子川的十三岁的孩子写的,据说写的非常不错,王佳慧也想买一本来看看,可是排队的人太多,她又不想错过见到关晓军的机会,于是只能来到书店门口的台阶坐下,将《安娜科列宁娜》横放在膝盖,只盼关晓军能第一时间看得到自己。
  在一群人排着队买书的新华书店门口,一名白衣少女手捧一本厚厚的蓝黑色的硬皮大书,抱膝坐在台阶,风吹来,吹的她发丝飞起,露出红扑扑的脸庞,与晶莹的耳朵。
  王佳慧坐在台阶,看着买书的人越来越多,然后越来越少,渐渐的天气也开始慢慢转凉,而自己等的人还没有来,忽然间生出一股子委屈,人家这么热的天在这里等你,而且还等了你好多天,而你竟然不来!
  她决定以后再也不理关晓军这个笔友了,这个可恶的大骗子!
  当天色慢慢转暗,买书的人逐渐离去的时候,王佳慧叹了口气,捧着书本从台阶站了起来。
  当她抬头的时候,看到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好,王佳慧!”

  少年咧嘴轻笑,露出一排白生生的牙齿,“我是关晓军!”
  在看到少年笑容的一刹那,王佳慧忽然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而阳光起来。
  “你好,关晓军。”
  她轻轻的略显羞涩的微微低下眼睛,说道:“我等你好久了。”

  在经历过八九十年代的少男少女们,或多或少的有会有那么一个两个笔友,这个年代,交笔友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像后世在社交软件交友一样,你要没有几个陌生的友,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不过这个时候的笔友与后世的友不同的是,绝大多数只是笔友,都是书信来往,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一次面。
  但也这样也恰恰保证了这种友谊的纯洁性,大家都不图对方什么,只是想找一个倾诉对象,有一个在遥远的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回去的地方的推心置腹的朋友,这对这个时代的少年少女来说,颇有一些浪漫的感觉。
  很多人是因为这种感觉,或者是淡淡的虚荣感,才会对交笔友的事情极为心。
  关晓军在前世初高的时候,曾交往过两三名笔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笔友便慢慢的失去了联系,有时候回想起来,似乎这交笔友的事情是一场梦境,在记忆的不确定之下,他甚至都难以肯定自己到底有没有交过笔友。
  有时候人本身的记忆都不可信,它会自动美化修正记忆的一些事情,使美好的愈发美好,丑恶的越发丑恶,而也会使得一些记忆犹如荡漾水面的梦境,连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经历过。
  像交笔友的事情,关晓军曾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忆出现了偏差,把别人的经历,或者书的情景带入到了自己的记忆去,直到在收拾旧东西发现多年前的信封之后,才确定了自己确实交过笔友,因为当初充满了幼稚念头的书信还在。
  在这一世,关晓军又交了几个笔友,他觉得自己只要有机会的话,应该与这些素未蒙面的朋友们见一下,免得成为以后的遗憾。
  这也是他要见王佳慧的主要原因。
  于是在这个夏日的黄昏,他独自出门,来到这个宣武区最大的新华书店门口,来履行一个少年与少女的约定。
  面前的王佳慧眉眼如画,白色的连衣裙在晚风的吹拂,裙角轻轻摆动,她似乎有点害羞,不敢直视关晓军,说话的声音变得轻轻的,晚风也大不了多少。

  不过等她看到关晓军怀里抱着的花盆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关晓军,这是你说的手里拿着的一束花么?”
  他们两个本来的约定是,王佳慧手捧书籍身穿白色连衣裙等他,而关晓军则穿着白衬衫牛仔裤手里拿着一束花,这本来是非常浪漫的事情,可是当“一束花”变为“一盆花”的时候,浪漫的气息顿时消失大半,反倒令人生出几分好笑来。
  关晓军嘿嘿笑道:“这是我们家乡特产的牡丹花,前几天我爸来燕京的时候,捎来了几分,我特意给你留下了一盆。”
  他将花盆递给王佳慧,“养花其实是一种挺好的爱好,希望你能喜欢。”

  王佳慧伸手接过花盆,眼睛弯弯,抿嘴笑道:“这牡丹花怎么养啊?”
  关晓军不慌不忙的从双肩包里拿出一本小册子来,“这是养花的技术手册,我都为你准备好了,等到时候实在不懂,你可以写信问我,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一个种花高手。”
  王佳慧好笑道:“那么请问种花高手,你在燕京城的事情都办好了没有?”
  关晓军笑道:“都办好了,如果不是为了见你,我昨天要返回云泽了。”

  王佳慧心生出失落之感,“你明天要走了吗?不是说好了么,我还要请你吃烤鸭呢!”
  关晓军道:“见了这么漂亮的女孩,我怎么可能明天走,起码也得后天走。”
  王佳慧低头下了笑了笑,“没想到你嘴还挺贫。”
  关晓军哈哈笑道:“我这可是大实话,实在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漂亮,照片要漂亮多了!”
  王佳慧心道:“其实你也照片英俊多啦!”
  不过因为心害羞,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两人在大街缓缓行走,王佳慧抱着怀里的一盆花,不时的好的用手触摸牡丹花枝粗糙的表皮,“陶渊明爱菊,周敦颐喜欢莲花,他说菊花是隐者,莲花是君子,牡丹是富贵者也,这牡丹真的是富贵者吗?”
  关晓军笑道:“爱莲说里,最后一句你忘了,他说牡丹是宜乎众矣,可见平民百姓最喜欢的还是牡丹花啊。”
  “我们不是君子,也不是隐者,都是平常人,这牡丹其实最适合我们,而且花开富贵,寓意吉祥,挺好的。”
  关晓军对王佳慧笑道:“有空可以看看《镜花缘》,里面有牡丹仙子的故事,在这本书里,牡丹已经不仅仅是富贵者了,而是有骨气的花儿。”
  两人沿着大街行走,夏日的傍晚,暑气未消,街边坐着三三两两的老人孩子,老人拿着蒲扇,在下象棋,孩子则在追逐打闹,街心到处都是骑着自行车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