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屋外》
第134节

作者: 邻山古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边杜向阳却给伍长华打了个电话,问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马文生走了,刘安国留下来了,”伍长华答道。
  “你过来一趟,”杜向阳说得很简洁。伍长华以前跟的是王谨,在王谨中风之后,伍长华随即投到了杜向阳的阵营里来了。公丨安丨口,能保证他的业务安全。在津县这个地方,要想做大做强,没有公丨安丨口的强有力支持是不行的。
  伍长华走进了杜向阳的房间,只见屋子里的空调温度打得很高,杜向阳裸着上身,趴在床上,让那个旗袍小姐为他做按摩。
  “杜书记,”伍长华恭敬地叫道。
  “你的消息绝对可靠吗?”杜向阳又问了一句。
  伍长华答道:“杜书记,绝对可靠。我在省里参加优秀私营企业主表彰会的时候,省里的企业家协会主席说的,错不了。”这个话,杜向阳已经问了三遍了。可是伍长华不敢这么回答呀。
  杜向阳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叹道:“这么说,他的运气也的确是不一般啊。”
  伍长华答道:“杜书记觉得他的酒量怎么样?”
  杜向阳撇了撇嘴道:“你当我真相信刘安国的鬼话,说他喝多了,吐了一身吗?我看,他要真喝起来,酒量应该远在我之上。”
  伍长华听到这话,不由得惊道:“那他岂不是能喝两斤吗?杜书记,现在他在城关镇,免不了有向你求援的时候,你帮他一把不就成了?”

  杜向阳心说老子这个话还用得着你教?他淡淡地应了一声,那边伍长华便知趣地走了出去,就在他带上房门的那一刹那,只听得房子里那个女子一声娇呼,跟着又像是银铃响起一般咯咯地笑了。
  伍长华又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那里也有一个娇艳的女子在等着他,见到他进来,那女子走过来拥抱住他,轻声问道:“那些人都搞定了?”
  伍长华嗯了一声,“当然搞定了。这帮人,有奶不就是娘吗?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女子轻声一声道:“你这个比喻,还真是有意思。你也想要吗?”
  伍长华叹息道:“我这个老迈之人,越来越是不中用了。你跟了我,可是亏了。”他喝了鹿血,却没有增添半点精气,倒是越发感觉到心跳加速。
  那女子摇了摇头,“我跟你,是你送我读大学,给我的母亲治病,我感激你,这才愿意侍候你,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亏不亏的事。”
  马文生到了迎宾宾馆的门前,便下了车,由孙才旺将他送到了里面。这里是县里的接待宾馆,以前王谨长住在这里,所以马文生到了这里来,也不觉得陌生,他只是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也住在里面。

  “马镇长,您这个时候还要见客人?”孙才旺问道。
  马文生没有把自己住在这里面的情况告诉孙才旺,而是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吧,那边也不要去了。”
  孙才旺对于今晚发生的事,也是一阵后怕。这哪里是请客这么简单。稍有不慎,就会陷入泥潭之中不能自拔呢。
  孙才旺想到刚才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旗袍女郎,心里却又有些不舍,但是,他最终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马镇长都装醉回来了,自己再去,又算是哪门子的事呢。那不是傻吗?
  孙才旺走了,马文生这才走向七楼。
  八楼上,都是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定的房间。领导都乘电梯上楼。而迎宾宾馆电梯和楼梯的通道隔得很远。
  李田安排的时候,有意地避开了八楼,这也显得李田这个看起来粗犷的人,内心还是细致的。
  马文生进了房间,先是放了热水洗了把脸,然后对着镜子照了照。他喝酒不上脸,明明喝下了近一斤酒,脸上还是神色如常。跟着他掏出手机来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九点。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从外面被轻轻地推开了,马文生走出卫生间,看到郭采妮走了进来,他却没有出声,而是等她走了过去之后,这才蹑手蹑脚地关了外间的门,然后跟在了她的后面。
  “文生,”郭采妮叫道。她没有听到马文生的声音,自然继续往里面走。这个时候,马文生伸手从后面将她的眼睛给捂住了。
  郭采妮的反应奇快,跟着往前一扑,那手已擒住马文生的胳膊,正要往前一拉,想将他翻摔过去,马文生已叫了起来,“哎呀。饶命。”
  郭采妮手一松,马文生已收足不稳,但他身形晃了两晃之后,还是站住了。“好厉害,”他惊魂甫定地说道。
  “哼哼,瞧你那样儿,还想偷袭我呢,”郭采妮刚才并不能确定是马文生在她的身后,如果知道的话,她肯定不会这么做。
  “我没有偷袭你,只想给你一个惊喜,”马文生故作委屈地说道。

  “惊倒不假,喜却没有,”郭采妮回答得很是简洁,“你喝酒了?又跑到哪里花天酒地去了?”
  马文生便把晚上和杜向阳在一起吃饭的事儿说了,他一边说,一边看着秀色可餐的郭采妮。她今晚没有穿警服,而是穿了件铁锈红的风衣,风衣敞开着,下面是一条紧身裤,脚下穿着双高帮的皮靴,看上去更显得英气逼人。
  “女侠,你吃过饭了吗?”马文生拿她开了句玩笑,不过问话却极是真诚。
  “我吃过了,等你的话,我早饿死了,”她嗔道。
  “我说,文生,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怀疑这也是杜向阳和你套近乎的原因,”郭采妮忽然又说道。她从她丈夫那里得知市委领导班子还要再调整,甚至连市委书记都要换。

  “管那做什么呢,不管谁是新领导,我们做我们的小兵总没错。阿妮儿,来,让我亲一口,”马文生说着,一把抱住了郭采妮。
  “死相,”郭采妮气得用手指一戳他的额,可最终还是乖乖地呆在他的怀里,任由他胡作非为。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文生这才沉沉睡去。等他一觉醒来,却又不见了郭采妮。他奇怪地下了床,走进了卫生间,那里也是没有她的身影。
  等马文生撩起窗帘来往外一看,只见天已亮了。他便穿好了衣服,正想给郭采妮打电话时,她的电话却先进来了,“文生,你醒了吗?我先走了,走迟了不好。”
  马文生明白她的意思,便嗯了一声。
  “你睡觉的样子,好帅,”这是郭采妮对他睡姿的评价。
  马文生听了,好不快乐。俩人又说了几句话,这才挂断了电话。
  这一天已是这一年最后一天上班,马文生从迎宾宾馆走了出去。他没叫周才能来接自己,这是为了避免被人发觉他住在迎宾宾馆里。
  许彩风让李田住进他的房子里,肯定会有用意。马文生在没有确定之前,自然也不去想这些事儿。
  等到了政府之后,王明芳先是通知开个机关干部会,她到了马文生的办公室里,亲自来问马文生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日期:2018-11-19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